星期一, 3月 28, 2011

借屍還魂

他討厭她對男人打招呼的眼神,那樣的曖昧,像小腿被輕撫的騷癢。

就在大街上,那個男人走過後,他責難她說:你幹嗎總對別的男人拋媚眼?

她皺著眉頭說:我沒有。

他提升了聲線說:明明就是拋媚眼,你很喜歡和別人搞曖昧吧﹗為什麼偏要在我身邊向別的男人這樣不可?

她壓低聲線:別吵鬧好不好?怎麼你總要搞得這樣難看?

她甩看他拉著她那漸漸用力的手。她想:別硬生生把你前度的靈魂放進我身體,我不是屍體。

他的前度總是借屍還魂,出現在她、她、她的身上,他不知道。而她,其實也不自覺的討厭他如她前度一樣神經質的質問。

她是屍體,也是靈魂;他是靈魂,也是屍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