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16,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6

有時,破損無礙它的精緻。雖然,一點都不好吃。 我總覺得應該有人在這裡。 可憐的文件夾,又狹窄又焗促。 這是我的夢,以為空無一人時,原來遠處有一雙腳。然而,無論怎麼走,距離還是一樣。 哀悼善良的蚊,總有生死。阿叔說是水蚊,不叮人,慢慢的飛。我總怕牠們受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