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14, 2011

黃枝記

和友聽完精彩的a cappella演出後,找地方吃晚飯去。

離開時已近11時,也沒有什麼好選擇。友說,那向蘭桂坊的方向走啦。起初打算去翠華,但其實如果有別的選擇,我是不會喜歡去翠華的。結果,我們去了黃枝記。

看門面像是一家老店,名字很熟,但卻沒吃過。後來向桌上的餐紙,像大有名堂地介紹麵食。我們坐得很近傳菜的位置,起初還以為店內養了雀鳥,後來發現是因為店裡有幾層,菜式都用專用的小電梯送到,食物送來時便會發出如小鳥在叫的聲響。
店的裝修以至logo都很有中國傳統的風味。雖然我問到澳式馬介休炒飯有多澳式時,年輕的店員答不上,只說好好吃,但態度還是很好的。
友點了豬手撈麵,這正好可以和深水埗新香園又或是好旺角比較一下。有點不同的是這是普通的炆豬手,新香園和好旺角的是南乳豬手。

肉的腍度:1st新香園;2nd黃枝記;3rd好旺角
汁的濃度與味道:1st好旺角;2nd新香園;3rd黃枝記(沒法啦,我較愛南乳)

至於麵呢,就真的不錯,軟硬度適中,容易入口,又不會太腍。雖然我已偏好較硬的口感,但好旺角的仍嫌較難消化。

其中,一位看來比較資深的肥叔叔侍應見我們分著麵條的狼狽相,拿來剪刀過來。我們立即縮起筷子,他二話不說便剪,然後什麼也沒說便走了。又酷又溫柔,哈哈﹗
這是侍應推介的澳式馬介休炒飯。我剛才說到的問題,不是要戲弄侍應,而是真想知道有什麼特式,還是那名字本和法蘭西多士一樣。

原來澳式是指加了一些澳門香腸,口感有點像臘肉。嗯,不過不失,我本身對吃炒飯方面不大有要求,因為可以選擇的話我都不會吃。只是被馬介休所吸引才會點。很喜歡馬介休為炒飯帶來的鹹香。
最後點了椒鹽雞翼,微辣,咬下去有汁的呢﹗又帶丁點酸酸的味道。除了熱氣和香口之外,不知如何形式。

整頓晚餐吃了約$140(?),大約吧,價錢還好啦。唯一要說的是,我想這裡的食物一定是狂下味精的吧。我這個吃慣味精、對味精異常遲鈍的人都大叫口渴,十分嚴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