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19, 2011

吃豬手,賀榮陞

為賀友榮陞之喜,我們約定了到尖沙咀河內道的Biergarten大吃一頓。

早到了,就靜靜地等著,看那全德英文的menu。食物款式似乎不算很多,不過總覺得德國餐廳的菜式不用十分多,反正都是想吃那幾款。

友穿起西裝進來,讓我眼前一亮,哈哈,突然覺得他「靚仔左」。嗯,修正,是有型了,因為西裝沒有整容功效嘛。

另外兩位友還未到,我們便先點飲品。看那英文的drink list,其實大部分我都不懂,而我又不想喝啤酒,便故亂的點了一款芒果味的酒,也忘了那個有點長的名字如何串,連讀也是胡亂拼的。不過友為我點,我只要等著喝便可以。
飲品來的時候,另外兩位友已來了。當侍應小姐端上飲品,四人不禁同時「嘩」了一聲,很。大。杯。啊。而且是芒果沙冰狀的。我看那杯子本來不大,心裡有點擔心,要是冰溶了,便會很狼狽吧。整晚邊吃邊聊天邊監視著飲品,哈哈,但還好啦,沒想像中那麼緊張。味道很好,友說,這樣易入口的酒才容易殺人。幸好,這杯飲品沒讓我喝醉,連微醺也沒有,只有一點點累,就像喝了芒果沙冰,很快意。
大家最想吃的,是德國鹹豬手,大概是吃德菜的首選。從前很怕那些像脂肪的感覺,但近年都不再怕了,只要弄得不太膩便可。這家的鹹豬手沒有上次king ludwig的鹹,不會要時常喝水那樣。不過,皮沒king ludwig的脆。可能是我們待了一會才開始吃?沒有了那熱騰騰的感覺。整體來說,並不大吸引我,但還好還好。
接著的是德國腸。單看menu,似乎沒有我們想要的雜錦腸,再問侍應小姐,才知道在另一份小餐牌上。我們點了雜錦德國腸,味道還好,有一款質感就像……德國腸味的手打鯪魚肉,十分有趣。好像沒了我最喜歡的灰白色腸?總之我沒吃過。 最後點了德國風味的芝士意粉配炸洋蔥(不是加脆漿那款)。友吃了一口,問:這是意粉還是芝士?對,就是芝士味太濃了,令人誤以為意粉也是用芝士做的。整碟汁也是滿滿的芝士,夾的時候有時會黏者芝士絲。我最愛芝士了﹗汁是很好的,但意粉的口感偏腍吧,吃下去又有點……粉粉的感覺,真的不大像吃意粉。如果有人說是用芝士弄的,我會比較偏向說是用薯仔弄的。我想,意粉也是自己搓粉糰弄的嗎?有一種粗糙的感覺,不像機器做的standard,更有親切感。

整體來說,雖然整體是不錯,同時又總覺得小店會比連鎖式的更地道更有誠意,但我還是喜歡king ludwig多點。嗯,很想知道兩家店調節了多少來符合港人口味。

嗯,說起來,又想吃熱騰騰又香脆的鹹豬手了。德國菜,也是多人一點會更好,可以選多些款式。而且德國餐廳本身就予人熱鬧的感覺吧﹗

又,當晚我說「點薯蓉吧」時,友說:薯蓉很肥啊﹗雖說,吃充滿膠質的鹹豬手和芝士滿滿的意粉的同時,說吃薯蓉很肥是有點荒謬的;然而,我也在想,是時候再開始我的燕麥之旅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