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25, 2011

關於滑行


我的前世可能是一隻飛鳥,或一隻蒼蠅,或一隻蜜蜂。飛飽了,今世雙腳不能離地。

初中時,爸爸說如我在當天學會踏單車,便給我$500。結果,我當然是學不會啦,因為我是一隻飛飽了的飛鳥啊!而家弟呢?為了$50,一小時內便學會了。

今天,我做了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去做的事——滑冰去。友生日,朋友為她安排了滑冰和晚餐派對。雖然我是一隻飛飽了的飛鳥(夠了沒有?),但知道親愛的友愛熱鬧,心裡還真希望可以整整一天陪伴她,那就決定要去。

早到,就站在滑冰場外看,各種各樣的人,就像場內已是一個小國度。有很多溫馨的場面,父母與子女的、男與女的,又有一些滑冰高手,做著不同的花式,十分好看。

穿起滑冰鞋,在場外站著是毫無問題的,但一進滑冰場便出。事。了。哈哈! 真的很難滑啊。有些朋友像飛鳥一樣,自由飛翔;也有一些抓著圍邊學著學著,到慢慢不用扶。一位滑得很伶俐的友嘗試教我,我也有認認真真的學著一點,他扶著我走,結果我也有過三、四下滑行的感覺。可是,很快便不行,真的累得很呢。

或許是我的好勝心不夠,意志力薄弱吧。在這些小小的事情上,我總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成大事的人。共滑了3-4個圈吧,接著便走到場外休息。休息時,我默默地觀察別人的腳如何的滑,身體如何的動,然後在朋友們都能順利滑行時,我就悄悄地在近出入口的圍欄位練習,練習一會,再坐一會;練習一會,又再坐一會。最後覺得心都累了,就乾脆到場外買飲品休息。

明明看起來完全不費力氣的滑行,我卻連自己的身體都不信任,還能倚傍什麼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