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28, 2011

為我

友問我喜歡吃什麼東西,就突然說起麻婆豆腐。我說我喜歡吃不辣的麻婆豆腐,他有點不解。


不辣的麻婆豆腐,其實是媽媽弄的菜式。我很喜歡吃豆腐,但因為我不大能吃辣的,從前媽媽弄麻婆豆腐,人人都高高興興吃,我就只能眼巴巴看。也有試過吃,但又覺得太辣。如果為了遷就我而減辣,大家又吃得不快意。因此,媽便想到兩全其美的方法。就是下辣前先給我搯一碟無辣的,然後才加辣。每次吃這菜式時,我總有私人的一碟。

除了這碟特別為我而設的麻婆豆腐外,在我心目中,媽弄的好些菜式,我都覺得是屬於我的。唸大學時,因為住宿舍,很少回家。每次回家時,媽都會給我弄我最喜歡的生炒骨。為了讓排骨更入味又鬆化,她會早一天醃好。熱烘烘端出來時,即使上面有甜酸汁,那件炸過的肉排還是外脆內軟的。

還有南乳雞腳和鹵水雞翼尖。爸和我很喜歡吃南乳雞腳,間中,媽媽煲雞腳湯時,會特意買多一點雞腳,預好時間拿起,再用來炆。晚飯時爸和我總是最後才離桌,然後一桌小骨山。至於鹵水雞翼尖,以前鄰村有一個嫁到香港的外國婦人,會推著一車子魚蛋腸粉雞翼尖,我們吃得津津有味,我特別喜歡雞翼尖。媽常說自己弄也很易啦,雖然本身那雞翼尖是便宜小吃,但自己弄便更抵吃,所以間中會為我而弄。因此,每次有雞翼尖時,我又是最後離桌的一個啦。

因為和友的一段短短的對話,而想起這些。媽媽真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