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03, 2011

傷害。決絕。

一段關係,最糟糕是血淋淋的傷害。


我有一段戲劇化的經歷。那時候,向舊人提出分手,結果對方呼天搶地,說不能和我一起便要死。他曾說自己在醫院,年少的我嚇得要死,難為友那時為我跑醫院卻又找不著(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可不可以這樣找一個人),在校園亂走又找不著。打電話到撒瑪利亞,姑娘覺得我較需要受輔導;打電話給世伯,世伯說無法處理。

後來又有一晚,他給我短訊,說如果我在0時0分不出現,便會有不堪的後果。這不堪的後果當然是指自殺。友叫我不要去,但不知是否人有時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真怕他會做出傻事,然後他的家人會很傷心,我也會內疚一世。於是,我還是找了他。

見面後,他要我上車,搶了我的電話,把我載到荒山野嶺。然後到車尾箱找來一些酒和藥,說要和我一起吃。結果,幾乎要哭崩長城的我把他嚇怕了,便把我載回去。雖然這件事深深的傷害了我,但隔了好些日子,他繼續苦苦哀求,應承我會把惡習改好。我細細的想,有人愛自己到這個地步,也就是難得。於是,我又再接受了他。

一個月後,他又故態復萌,讓我非常難過,又過了很多流淚的日子。終於,半年後,我又提出分開。而後來回想,可以預測地,他又說要尋死。經過很多掙扎,覺得實在無能為力,最後便沒有理會他。隔了一段日子,我暗暗的留意他,看到他過得好好的,心裡踏實,便沒有想跟進。

我想,當一個人為了維持一段關係而做傷害自己的事,是十分扭曲和可怕的。決絕一點,不要回頭,既是保護他,也是保護自己的做法。

2 則留言:

  1. 雖然沒什麼可回應,
    但還是想告訴你,
    看過這篇文章後的共嗚是前所未有的大。

    謝謝你的分享。

    回覆刪除
  2. 嗯,不用客氣。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