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01, 2011

關於看書

因為我是唸中文的,所以很多人都以為我看過很多書,其實不然。我忘了從前有沒有聊過看書這話題,只是突然想起,便寫寫。


媽媽很喜歡看書,家裡有很多書,金庸、古龍、衞斯理的最多,也有紅樓夢、聊齋、金瓶梅等,還有零零星星的武俠小說。當很多人都推祟金庸小說時,我也想要看,但總是這樣,有些事情你想做,但卻一輩子也沒做過。對,我是一部金庸小說都沒看過的。小學時期看得最多的是衞斯理小說,那懸疑感對當時唸小學的我來說可是非常吸引的呢。雖然都是科幻類別的小說,但有時看了會造噩夢,可是我還是看了很多本。

中一、二時,申請了公共圖書館的證,是姑姑陪我申請的。那時候還未完全電子化,那證其實是三張小卡子,即是最多只可借三本書。最初期,我借得較多的是亦舒的小說,大概是有著很多少女對愛情的憧憬吧。後來,看了幾本覺得沒什麼特別,有像tvb劇集的公式,便再沒興味看下去。

之後看書不多,暑期要做讀書報告,懶起來只書底便能寫。認真看過的就只有高中要呈分的讀書報告時要看的書,例如《棋王》,那時同學間牽起了下棋熱,每個小息、午膳後都不停的下棋,十分好玩。另外,印象較深刻的還有《圍城》和《紅樓夢》,《紅》在上大學時又再看了兩次,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受。然後唸大學時,也因為學習讀了好些文學作品;閒暇時也有讀一些,但都不多。

事實上,無論多出名的鉅著、橋段多引人的故事、讓人有多省思的文字,我多時看的時候感受很深,但讀完便不大會記起。因此,我總覺得要不斷的看,讓自己的腦袋做做運動,開闢思考的道路。

我從前常提醒自己,書是一本歸一本的看,像有太多情人,會難以兼顧。幸好,搞錯了書的橋段,不會像搞錯和情人的回憶那樣難堪,哈。不是,這陣子心思不好,沒了堅持,就開了很多書的頭,然後有時隱約有了無所依的感覺。

這些年在不同時期在看卻又未看的書有:
幾米《世界別為我擔心》、幾米《我不是完美小孩》、高木直子《一個人去跑步》、Edward de Bono《6頂思考帽》、顧媚《從破曉到黃昏——顧媚回憶錄》、卓韻芝《誰有下次誰沒有下次?》、卓韻芝《你的心不是公廁》、村上春樹《1Q84》、大衞伊葛門《死後四十種生活》、馬奎斯《百年孤寂》、《打鬼戰士——世界末日求生指南》、楊絳《我們仨》、《傲慢與偏見》、也斯《記憶的城巿‧虛構的城巿》、王安憶《長恨歌》……

嗯,其實應該不止這些。

就像一個超級大的爛攤子。很多時,我會選擇把書從頭再看。嗯,我會檢討一下。

2 則留言:

  1. 上面的書我也只看過部分的,
    <我們仨>真的值得推介,得不錯。

    回覆刪除
  2. 嗯,我會完成它的。
    不過,我在看《我們最幸福》。
    哎,死性不改?

    c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