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01, 2011

良藥。苦口。



再次的起心肝看中醫。

這段時間開始返夜班,早上看中醫,然後在外頭吃個午飯就最好。近來鼻敏感越發嚴重,內熱情況亦然,總之覺得渾身是毒,早就想調理身子,卻又動力欠奉。早兩天和上次和我一同看中醫的同事說起,她也正好不適想看醫生,便相約去了。


把脈時,醫師問:經期不準吧?然後同事說醫師問我們是否未結婚。哈,我們的脈象很dry嗎?又,說起熱的感覺,我說我常常在別人都不大熱的情況下,有種熱由心裡散出來。醫師說那叫「內熱」,我說啊:幸好不是潮熱呢。她就笑起來了。

今次是希望可以好好調理身子的,帶了七劑藥回家,吃完要再去看。這可是我的一個大轉變呢! 從前聽到要吃中藥便耍手擰頭,現在就自動獻身。所以說,人越大越怕死,怕的卻不是死本身。雖然萬般帶不走,但想到別離就會神傷吧。

已沖第一次藥,苦不堪言。幸好,有手渣餅和看醫生後的豬手米及蛋牛治安慰我。

3 則留言:

  1. aiya me too
    take care ar

    回覆刪除
  2. 鼻敏感越發嚴重,內熱 -- same

    回覆刪除
  3. 大家都要保重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