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17, 2011

關於固執與意義

每個人都總有一些好聽是堅持,又或是固執的地方。

有些人偏要比別人優秀,明知會搞得自己很抓狂;有些人偏要知道真相,即使真相會讓人受傷。

我想,我偏執的地方,大概是對意義的執迷。比如活著的意義,或做著一些事情的意義等。有時候,我會覺得是搞不懂意義而感到空虛;有時候,我會因為空虛而希望尋求意義。每當我問及別人關於意義,別人都說:管它什麼意義?別那麼固執了拜託。

我在不同時候有不同的時期的沉迷,這些沉迷時長時短。我不知道大家對一種事情失去興趣到底是怎樣,而我總是因為突然的或短或長的沉迷,然後突然有一天,我會思考,為什麼我喜歡這樣?當找不著原因,便再提不起勁。

我的身體活著兩個我。一個我順心而行,不多想;一個總想太多。

絮絮不休,只是想說,我想再做手作,我想再多閱讀,我想再多寫作,我想再多點靈感。

只是,提不起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