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20, 2011

其實

她總顯得很悲觀。

和人聊起任何話題,總如她最愛的深灰色,深灰色就濃罩著她。別人總是很不解,也無法慰解。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她只是把盼望緊緊收藏,生怕它透了光便被吹散。

***

他總顯得滿不在存。

和人聊起任何話題,總如他那半亂不亂的眉毛,流露出毫不在乎的態度。別人對他那豁達總是既羨慕又疑惑。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乎頂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