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8, 2011

拾碎


自從搬走後, 我已很少在元朗逛了。短短的日子, 已有很的變遷, 新店林立, 有時像去了一個不認識的地方。

告了星期四的半天假, 參加小同的婚宴, 晚上再一起回元朗吃糖水。又多告一天假, 做點自己的事情。結果, 就決定一整個假期都留在元朗睡。已經兩年多沒試過在家睡超過一晚了, 今次卻打算睡上三晚。最的分別是, 老爸由每次都很期待我回家, 變為為難又勉強, 這遲下再說。

因為待在元朗的時間長, 便趁周末和友在屯門見面後, 獨自回元朗亂逛。也沒逛很久很遠, 只去了一小個區域。主要是去買郵票, 因為只想買一張3元的, 所以沒到便利店買。我對郵局門口的自動售票機又愛又恨,有時買一張, 只能撕下半張, 又得再買。不過, 這又像一個挑戰, 撕好整整一張郵票, 便很有滿足感。今天, 撕郵票像很容易, 完全沒難度就撕好了。

買完郵票, 就開始亂逛, 走的是谷亭街一和附近的街。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有個地方, 看來沒什麼特別, 它沒給你什麼刻骨的經歷, 但每當你閉上眼想像, 便會感到很溫暖, 便能輕輕訴說那些店, 腦海的畫面色調淡淡, 卻保存不變的顏色和溫度。而當你重遊舊地, 你發現它如你每次閉上眼那片景象, 更覺感動。

那補鞋伯伯的補鞋小屋, 從前一星期只開兩天。我帶著破了的返學鞋, 總大意的走上幾趟, 才能把鞋交到伯伯手上。那間萬里行, 店裡放著林林種種的東西, 我從沒進去過, 但總忘不了店外掛著呼拉圈。光華書店, 在我小時已是老書局, 連影印機都沒有, 但我總為它仍在而感到高興。走進元朗戲院, 門面算是翻新了, 但規模那麼小, 只上4套片, 3套是沒看頭的港產片,如有稍稍合意的, 大概我會買點爆谷進場看一齣。那粥店、那吃碗仔翅的好地方、交通銀行、公廁外的捉棋伯伯……

逛著逛著, 再慢慢步行回家, 一點不累, 反而覺得飽足踏實。我知道, 這個假期我拾回自己的點點。

2 則留言:

  1. Hi~

    我喜歡「許字頭」(如果沒記錯)的一間車仔麵! 還有壽司! 哈哈哈~

    回覆刪除
  2. 我倒不記得有這家店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