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14, 2011

朝聖


陽光溫柔而綿密地穿透玻璃
妳溫柔地說早安
特惠、十三元
不多問

離開妳
前往第二站
我怯生生的輕喚太陽蛋
妳笑著要我等等

此時
你已急不及待的問我要喝什麼吃什麼
那是奶下得很多的熱華田
那是睡在米粉上稠稠的醬與炸菜肉絲

餐盤既輕且重
淺呷一口熱華田
涼了的餐肉和熱熱的蛋白
躍進米粉湯
轉身翻騰三周半
睡在米粉上的醬溶化感動
多士與蛋漿親吻

我吃下
我細嚼
那沉睡已久的甜味
那伯利恆的馬槽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