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10, 2012

活在扭曲的都巿

友提起活在扭曲的都巿。

活在扭曲的都巿,我們要如何過活?面對虛假的種種,我們得如何在殘存的空間喘息?

我不懂佛理,只能顯淺的讀「受想行識,亦復於是」。當一切本皆虛妄時,只有時刻照見這種空,能不加逃避的用心照見真面目,才能放下執著。與虛偽的人相處,只要看懂其虛偽,就舒心了;與虛假扭曲的都巿共存,只要看懂其虛假扭曲,就懂得真正過活了。

而這,也就不枉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