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17, 2012

口甜。心甜。

白白的一杯飲品有何特別?

話說,獨自居住的時候,我養成了喝豆漿的習慣。不少時候,我會把豆漿加熱,再放麥片,便成了早餐或一半的午/晚餐。

從前媽會在家弄豆漿,新鮮好喝。那時用攪拌器,然後媽用手壓豆渣,有時我會幫忙,弄得手癢癢的。搬回家後,安頓好又想喝豆漿了。

我:你現在弄豆漿用豆漿機嗎?
媽:沒有啦,還不是用攪拌器!
我:噢,那不要緊啦,我買回來喝便是。
媽:買回來的有防腐劑,哪裡好喝?自己弄吧!
我:但常喝會有點麻煩吧。
媽:豆漿機很貴的啊!
我:不要緊啦,遲下再想。

事隔三天,媽突然說找天想看豆漿機。然後,第二天趁弟弟放假便一起去逛。逛了兩家連鎖電器店,一家找不到再找第二家。其實我心裡很想作罷,因為不想媽多花費,二來怕她會累。結果,她還是堅持要看。在第二家找到了,請店員介紹一下,那店員一直說豆漿機如何不好不好,於是我們便離開。最後,回家途中經過另一家規模小一點的連鎖店,找到更便宜的豆漿機,便立即買了下來。

回家後媽還立即拆,和我研究一番。這杯便是我的第一杯製成品,喝著清甜的新鮮豆漿,心更甜。

我真是個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