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19, 2012

再見,我親愛的偏執狂。

友說我變了。

事實上,這轉變我早已察覺,像打針,藥一點一點的被打進身體裡。要說是近來事業上的經歷讓我改變,也不全然。我察覺自己的改變,是從跌爆了電話屏幕開始的,甚或是把一大堆衣物捐出開始。我發現,自己對失去的,突然變得毫不在乎。

起初,我想大概是自己對物質變得淡薄多了,不想擁有太多東西,又或是如果能用錢解決的話,失去點錢又有何干?

然後,我發現這種不在乎,已滲進別的板塊。我一直是個想要很多要多愛的人,也想別人多讓我知道。對於自己愛的人,有時我會苦於覺得只有自己一廂情願。近來,加上一點經歷,我突然的「叮」一聲,覺得還是別把自己擠壓得過份,對人對事不必太偏執,就是放輕鬆點。得得失失是常事,美好的回憶會跑到心裡,回憶不夠用,風景也曾在眼中走過,就是遺忘了也不要緊。

慶幸我喜歡思考自己,間中自省,因為我這樣的人,實在太需要透過間中的自省調節一番。

我親愛的偏執狂,但願你不要回來。我會好好的。

2 則留言:

  1. 包袱帶得太多係身的話,好難向前進呢...

    回覆刪除
  2. LEONG:也是的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