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6, 2012

動物狂想

由起初也會看看有關特首候選人的新聞,到後來都不怎樣看了。算啦,又無份選。

間中在車廂或無意聽到點點,不知原委,生出一點點狂想。嗯,對,我完全不知孰真孰假的狂想。

在鷹先生還在攬女喝紅酒,任得老婆在外含淚認錯之時,那邊廂坐在暗黑辦公室的狼先生,已以面向窗口、背向畫面,用他一向低沉的聲線談著電話:熊熊,你就這樣對他們說吧。

在狼先生的恤衫底下,掛著一條1cm粗的金鍊。鷹先生懵然不知,自己從來只是傻仔一名。

暗黑的與傻的,誰比較好?循這個方向思考,又有何意義?

===
無意抵譭任何人,只是無聊的狂想嘛。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