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9, 2012

傳染病

因為工作關係,最近在讀不少關於傳染病的課題,自自然然便回憶起一些關於傳染病的事。

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已出了水痘,就在唸幼稚園的時候。原來在水痘潛伏期時,患者會感到很不舒服,又可能會出現低熱、疲倦、流涕等徵狀。嗯,這些我都忘了。我只記得,那時身體一塊塊暗紅的痂,連出水泡的印象都沒有。放了幾天水痘假,忘了是三天還是五天。爸爸勸說不要抓癢,因為稍一損傷便會留疤,十分醜。而我,竟就完全沒有抓破過。當時住在西班牙式別墅,樓下有大圍牆。我依稀記得滿臉紅點的我,伴著爸爸在樓下洗車,在偌大的空間跑來跑去,好不愉快。我應該慶幸自己有美好的傳染病回憶吧。

然而,我也並非沒有難過的傳染病回憶。我唸小學那年代,間中便會爆發頭蝨潮(我暴露了年紀嗎?哈)。有一段時間,不知是因為有同學生頭蝨,還是當時爆發頭蝨潮,我們得逐個到教師桌側,讓老師用長間尺潑弄我們的頭髮,檢查有沒有頭蝨或蝨蛋。我想,我們心裡都不斷禱告,希望別被發現有頭蝨。因為頭蝨似乎與骯髒二字掛勾,惹了頭蝨便害怕被人取笑。 結果,有一次,我被發生有頭蝨了。我的記憶中,是媽帶我和姐到髮型屋滅蝨。現在提起頭蝨事件,媽仍說是我從學校感染到,再惹得姐姐也有頭蝨。可是,我怎樣也想不起來,小時候還會深深不忿,覺得怎麼不可能是姐從同學處惹到蝨子再跳到我頭上呢?無論如何,那時的滅蝨工程實在是痛苦不堪的。藥水塗在頭上,再用保鮮紙包著頭部,又要用熱力焗頭,頭皮灼痛得要命。幸好,只須一次療程便完全見效。

也有好笑的傳言。幼稚園時,聽說有同學有紅眼症。因為紅眼症的眼睛會變紅,我又怕又想看,心裡常常想找出那個紅眼症同學(其實我想那同學應該告訴假了吧)。於是,我常常四周張望。後來,不知從哪聽到的傳言,說不可以望有紅眼症的人的眼睛,因為一看到紅眼睛,便會被傳染(!)。當時天真的我,深信不疑。

與傳染病無關的恐怖回憶,並非發生在我身上。小學唸健康時,見到教育電視上的蛔蟲實圖,嚇到心驚膽顫。回家和媽分享,她說起從前一位鄰居小女孩生了蟲。上洗手間,蟲便出來了,女孩的媽媽幫手把蟲拉出來,一直拉,一直拉,拉出來超過一米長,那女孩都被搞得幾乎暈低。媽又說,聽說如果拉斷了,蟲便會把人的內臟吃掉(那是什麼鬼邏輯?)。無論如何,不吃內臟也夠恐怖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