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14, 2012

寒夜裡圍著螢火蟲
的猴子因有而生

咖啡廳的黃昏
對岸的筆電
空杯
和某人

她輕敲我窗
把一張只得「有」字的小字條攝在
我的腦葉
就生出抹茶latte的泡沫

一切原來只是信仰
哎,還要走了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