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5, 2012

爸爸把姐姐分屍了

我被鎖在房間裡,與一個小孩和演員麥包(對,是麥長青)。爸爸在廚房煮吃,房間的空氣瀰漫著一種不安。爸爸殺了人,我就知道。

我看了看床側的大木衣櫃,麥包和我對望一眼,然後開衣櫃。在打開之前,我怕會嗅到不應該有的氣味,結果沒有。可是,麥包微微打開衣櫃門,看在我的角度看不到的衣櫃內部時,露出一個在驚慄片中經常看到的表情。然後他走了。

突然,我也可以走出房間。廳中有一個男人,我沒有印象是誰的男人,在我的面前拿著紙牌玩魔術。魔術很容易便被看穿,我便把他拆穿了。我說:這道具太明顯了。

男人不見了後,我抱起小孩。他大約只有兩、三歲,皮膚很嬌嫩。從他的體型看,以為會抱得很辛苦,怎料卻感到又溫暖又軟綿綿,直令人不想放手。我們很近地對望,他用拇指和食指執著我的眼睫毛再放手,再看看手指說:很髒。我像把他不知道的事溫和地解釋說:這是睫毛液啊。

爸爸走出來,把一碗麵放在桌上。孩子不見了,我和爸爸隔桌面對面坐著。他拿著一把很鋒利的有鋸齒的生果刀,我知道他要把我殺死。我半哭著又像哀求又帶點堅定和信任說:你捨不得的,你這麼愛我們,你捨不得的……

爸拿著生果刀,冷冷地說:他(意指一個有智慧的老伯,但我不知道我們有什麼關係)也說不相信我敢做,但我就是敢做。我搶走生果刀,然後爸爸以很緩慢的動作想搶回。我害怕地揮動刀子,我不想這樣,但卻沒法子。揮動的時候,感覺就像在月球漫步,慢得不由自主。然後,我割傷了爸爸的食指。

他想起身捉住我,我立即逃走。房子突然變得很大,像要跑很久才能到達門口。我感覺我們在三樓,而未跑到樓下,我應該已被捉到。

我打開門。然後扎醒了。4:50am。

很恐怖的夢。

2 則留言:

  1. 睇完心戰,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回覆刪除
  2. 其實我都無乜點睇呢套劇。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