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7, 2012

自由。阿桑奇。

我頗享受現在的工作。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它讓我有時間和空間了解我有興趣的東西。雖說我會為似乎是興趣太多,時間太少而懊惱,但起碼有時間和空間嘛。大概這便是自由的感覺。

政治冷感的我,突然,想知道一些有關阿桑奇的事。於是我花了些時間讀資料,然後找一些我想他有想法或不多不多會有點見解的人,聽聽他們的想法。我覺得這感覺很好,很fruitful。

如果以阿桑奇的一生作題材拍戲,一定可以有無限個版本。有些事實,任何人都可以輕易了解,例我媽媽是女人(!);可是,有些真相,就是我這層次無論如何也沒法理清。雖然這是廢話,但每每因一些事而引起這想法,都會令人不勝唏噓。

或許他真如一個職業殺手,不用理解買家的立場和想法,只要買家能滿足他,就為對為提供服務。或許他享受把弄政治的或真理之神的感覺。

可是,不論他的行為引起的結果,我心裡更想要的版本是:他是那麼一個有理想、希望鋤強扶弱的人。

又,有機會想看看阿桑奇的自述。很矛盾的感覺呢﹗心裡知道一個人的自白未必可信,又或是人對另一個人的評價也可以有偏頗,但還是想知道當事人想其他人知道他的什麼。矛盾的地方是,怕自己太沒腦袋,沒足夠的學識和分析力。

因此,除了自己讀資料,我最享受的是聽別人的想法,有時覺得受益不淺,有時更能了解朋友,真好。

又,想想阿桑奇,想想香港,想想我國,嗯,有d野。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