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13, 2012

夢的解析

造夢有時像看電視劇,有時以全知的角度看畫面,有時像自己身處其中,應該就是那種某個角色看著鏡頭講對白,看起來像對著自己說的一樣吧。因此,造夢總有荒誕而毫無邏輯的情節。

這兩天都睡得很差,雖然努力的早點上床,但因為不時造夢扎醒,所以還是滿累的。連續兩晚在十二時多、一時多在睡夢中扎醒。

我喜歡把夢記下,總覺得能看出什麼。有時扎醒了會先把重點記下才睡,生怕忘記。嗯,現在是記夢時間,先寫一個,之後再寫。

我夢見兩個女子,一個蠻漂亮的對友說自己懷孕了,預備對他說。然後一個打扮有點hip hop(?)的長髮男子走來,帶了漂亮女子走。他們走在街上,場景類似將軍澳中心還是廣場那頭。然後,有很多記者追來,男子說已和另一女子分開,然後拉著我走入商場。

我就變成那女子,心裡如夢似幻,想著:他為我放棄她嗎?然後我們走進一家餐廳,等上菜時,我對他說自己懷孕了,他說我們會在一起,但卻展現得漠不關心。我恍然大悟,原來我成了一隻棋子,讓全世界覺得他是一個有承擔的男人的棋子。我很傷心,藉詞上洗手間,走到餐廳樓上。

樓上有很多房間,一個穿西裝的年輕男子大概聽到我的腳步聲走出來,看出我有心事,著我可以和他分享。我說:我想找大師(!) 談。他帶我進另一間房,房裡一個較年長的男子盤膝而坐,面前是一個茶几。年輕男子問:要不要避席?我說:不用,我不介意你留下。大師變了我認識的很有學識的h先生,帶著那笑嘻嘻的臉。h先生說他有很多事要忙,但還是聆聽我。我把事情告訴他,我說:我想和他分開了。

我離開那房間,再回去餐廳。我的角色變了一個不漂亮的女子,也沒有懷孕。餐廳裡坐著另一個男子和我的一位女性好朋友。我們離開餐廳一起走,我感覺這男人待我根本不好。我們走到一個像深圳書城讀書會場地的地方。男的不見了,廣場上有很多穿校服的人。我們從高處向下看(那是一級一級讓人坐下的地方),女友指著某一方向說:咦?那個不是quinn嗎?(glee的其中一個角色) 我細看下發現了,然後友指著一個黑髮的女子說:不是她嗎?我指著真正的quinn說:不是啊,那個才是﹗我們爭拗了兩句,我說:我最近都在追看,怎麼會認錯?(這一段真的相當無聊……哈哈﹗)

然後,男子又出現了,我們三人一起找個梯級坐下,像要看一場典禮。我心裡很想對男子說:我要和你分開啊。可是,卻沒有勇氣說出來。然後,男子滿不耐煩的,在我拉他坐下時,他說自己扭傷膝頭了,很痛苦的樣子。我說要叫救護車吧……他指著我的女友說:叫她去吧。女在正站著看典禮,我說自己去便可。除了幫他,我還真想逃離那個令我感到相當壓迫的氣氛。

走了兩步,我發現了一個保安室,便走進去。我對保安說要叫救護車,然後友w不知何時進來了,她當了那剛才是我的女友的角色。我對她說,我想說分開啦。她說:我早在等你說啊,他在早幾年便開始不愛你了。我說:你看得出來嗎?她說:當然啦﹗我就是要看你,人都快30了,看你何時會狠下心下決定啊。我心裡想,30這數字真的那麼關鍵嗎?

然後,另外兩位友a和j也來了。j突然拿起紙巾來按w臉上的瘡,還弄出血來。我們大驚說:你在幹什麼?很變態啊﹗她流露出一副她平時在家也幫老公這像做,沒什麼大不了啊的模樣。

夢便完了。

結論:我帶自卑感,相當渴望愛情,卻越來越不相信愛情。同時,大概這年來常常聽到人說女人到30歲便什麼都不同了啊很慘啊之類,而我覺得這不甚了了,反正早已不是青春少艾。因此,我不大喜歡被標籤為快30了什麼都等不及的女人,也害怕自己真的會變成這種聽到30便聞風色變的女人。

2 則留言:

  1. 我經歷了3字頭好幾年了..

    有時都會自卑,好失落,好像沒有經歷什麼,已忽地到了被小孩喊姨姨(fxck!)的年紀。但有時想,可能我不太了解自己,我現在的路就是最適合自己性格的路,循着這樣的軌跡,可能呢世都唔會變。但如果這是令自己舒服的路,i've already made the best choice, and i cannot hope for a better one.

    回覆刪除
  2. 快樂便好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