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4, 2012

可憐的鴨。可怕的蛇。

再記一晚的夢。

我要參加作文考試,想著要寫甚麼。我媽是賣雞鴨的(現實中不是啦),我心裡想,為甚麼只叫「雞檔」?明明又賣雞又賣鴨,鴨子真慘(!)。

突然,姑姐找到一張我和一個男子的合照。我請姑姐千萬別告訴媽,我和那男子只是普通朋友。她答應了,但結果立即打了電話告訴媽。

我和一男一女在一起。男的是我不知在哪場合認識的,我把這事告訴女子。男的衣裝很淺色,杏色褲之類,戴眼鏡,帶古肅的感覺。天氣很熱,我穿了一件很低胸的黑色衫。我們一起坐電梯,進電梯女子和我聊天,問我穿成這樣會不會很涼快。我說:不錯啊。然後電梯內古肅男和另一男子聽到後都忍不住看過來。

出電梯,女子變了v。我們一直走,v先走,我和男子並排而行。和男子談起天氣和衣著。我說:天氣真熱,你不熱嗎?(男子突然變了穿裇衫) 他說:不行的,我一定要穿底衫才行。(哈哈!)

然後我們繼續走,漸漸變為我走在後頭。男子沒有理會我墮後,我心裡很想前頭有人照顧我。然後v突然停下來轉頭看,和我探天。男的似乎想繼續走,但明顯v在等我。

我們走進一座城堡,然後一直往下走。裡面是迴旋樓梯,一直向下走。我越走越急,沒有依著一級一級走,幾乎算是跣下去似的。不知為何,前面的人又不受我的影響。後頭出現了兩個年輕人,我感覺他們也是結伴在假期走走。我心裡有點點擔心阻住他們,但又沒有太大壓迫感。

到城堡的出口,後頭的人不見了,前面的男子也不見了。我站在出口,v站在圍欄外的門口。中間有好些像玩領袖訓練營時的鐵絲欄,就是那種你要避過垂下的鐵絲欄才可以前行,如果觸碰到便要由頭走過那種。在那機關口有一條很大很兇猛的蛇,張牙吐舌,像想咬我。

我感到很害怕,v叫我不用怕,只要拉起其中一條鐵絲,蛇便不可咬我。我戰戰兢兢地拉起鐵絲,果然蛇似乎咬不到我,儘管牠展露出很想把我吃掉的兇惡神態。

突然,我一個人站在商場的橋上,人來人往。姐和弟說要去吃東西,叫我站著等。我隔著橋的玻離看到他們在吃東西,心裡也很想吃。忍了一會,會禁不住向餐廳的方向走。

結果我走進了一間茶樓,見到幾個舊同事,包括h、c、r和v。我和h較相熟,所以相當興奮地拉著他的手臂跳了起來,然後心裡又覺得他們現在這樣人丁單薄真唏噓。然後,突然發現爸媽坐在鄰桌,著我過去吃東西。

和h談幾句其間,得知二老闆知道另一家公司的offer詳情,但卻不告訴三老闆。結果大老闆叫三老闆問一下。

夢便醒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