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19, 2012

權威。慚愧。

屋前變得十分開揚,四周只有平排的兩三幢村屋。我拿著一籃子衣物要晾,順道想把之前晾的收下來,怎料,衣物都不見了。

然後,我走到屋後,滿地落葉。我見有點空間,想著這裡應該是個不錯的地方。我變為一個全知的身分,見到一個男子和屋內的老伯談話。男子說:對不起啊伯伯,衣物又給人沒收了,真沒法子,只能借後面的位置晾。老伯說:不要緊,他們真的很過份﹗我查過了,後面的地屬於我的,你隨便晾吧。

我又變為第一身,拿著籃子,想著要如何晾衣物。不如把繩勾在兩棵樹上吧,但心裡很害怕這樣會令樹受傷。思索了一會,然後還是決定把繩子掛上去。

醒來,我覺得十分慚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