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06, 2013

藝術

大家鬧哄哄提到西九那團糞。

某夜,和一班朋友吃飯,其中一位友忿忿說那糞和燒豬絕對不應出現,理由是「怎麼用我的錢,放這麼核突的東西啊」。

我沒去看過,也沒有了解背後的概念,加上對「藝術」嘛,就是含糊含糊的。因此,也就沒有什麼立場。可我還真好奇要聽聽大家的想法,就加把口去問。

我:那你有去看過嗎?
友:無啊。
我:那你知道那「藝術品」想帶出什麼嗎?比如背後的概念啊?
友:我不需要知道,總之花我的錢放這麼沒美感的東西就不應該。
我:嗯,那糞很醜,那麼你對燒豬又有什麼看法?
友:我不明白那豬有什麼香港特式,要不便把一桌子飲宴菜式弄出來啊,至少也多弄一碟吧。
我:……嗯。

然後,另一位友傳我照片,原來他去看了。他說:很沒美感,沒美感的東西怎樣拍也不會有美感。我想,這已超越了應不應該把那糞放在西九的問題。我不想再延伸說下去,但大家可以細細思考。

我喜歡聽別人的想法,也不是吝嗇自己的看法或什麼,只是自己也只有含含糊糊的東西在腦內游。

我倒想起早前看andy warhol的展覽。無意抹殺他的成就,但也真的只要你成了名,撒泡尿也可成為藝術。

2 則留言:

  1. 妳們在飯桌上講屎屎尿尿,沒有反胃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唔會囉,我地仲傾埋《人形蜈蚣》仲可以出D咩新IDEA,哈哈!!!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