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02, 2013

暫時死亡

造了一個十分古怪的夢。

人死後,靈魂離開軀殼。有一個男人,研究出保存人的軀體,等待靈魂回歸。很多死去的人被放在一個一個很侷促的獨立空間,我是其中一個。

我以為我間中會被餵藥或注射藥物,讓肌肉保持彈性、筋骨保持靈活。我一直在黑暗的只夠我躺著的空間等待。突然,我似乎由躺著變成站立,空間仍舊只夠一個人停留,連稍稍移動也幾乎不行。我像站在一個很深很深的坑內,突然見到一線光,有人打開了一扇門似的。我以為我要被餵藥了,怎料,那個男人拿著花灑向我灑水。應該是藥水,我心想,不是吃藥的嗎?我滿身濕透,卻無法開口問那男人。

我知道,那男人也是一個死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