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14, 2013

傳染

過了一個很充實的星期六。

早上和一位舊同事一起去了written test,然後另一位舊同事加入一起吃午飯。午飯後一起逛書店,做爸爸未夠一年的舊同事難得出來做test,就像放風,說著很久沒到旺角,就逛了兩書店。分別後,上高班第一節射擊實踐課,表現不大好。不過,當老師還在以編號來喚同學時,他開始很親切地省去我的姓氏,就叫我的名字。真的很喜歡這位老師。

以上兩段不是本篇重點,只是順帶一提,哈哈。

過了充實的大半天,因為月事來潮,累得不堪,回家後就乾坐在發呆,看著tbb。今晚播了一個關於給日本小孩任務的節目,彷彿像《阿笨與阿占》(!)。從畫質看來,不難發現只是一些陳年舊片段。不過,其中一段很能勾起我的回憶。

其中一個片段是一對小兄弟要代爸爸用手推車送貨,是一箱重重的啤酒和一箱水。哥哥五歲,弟弟才兩歲半。先是走錯路,再到弟弟因為想上洗手間而哭起來。哥哥不慌不忙的,送貨後開口為弟弟借廁所。又因為弟弟上不慣陌生洗手間,於是趕著回家去。哥哥便讓弟弟坐在手推車上,快速推他回去。

我想起和姐姐一次彷彿是個任務的路程。那時我們還是小三和小四的學生,家住得流浮山,也不多四圍走動。有天,我們如常坐褓姆車回家,當時快打風,天氣很差,往流浮山的路像是水浸了,交通相當擠塞。司機把我們載到往流浮山的小巴總站,著我們自己等車回家。雖然到現在也想不明,怎麼司機可以這樣不負責任(我們之後也沒轉司機),反正情況就是這樣。

我們站著等車,等了很久,本來在等的人一個一個離開。也忘了再等多久,只餘下我們。我們開始彷徨起來,便想著,不如到舅舅的店找他幫忙。路程大概是由美麗華步行到海旁吧。天黑黑,因為打風,衝上人不多,我只記得當天沒下雨,但感覺上還是相當可怕。現在想起那段路,其實一點不複雜,但對年紀小小平常又是嬌嬌女的我們來說,是一段很長又不簡單的路。走到半途,姐姐開始哭,覺得怎麼路一直走不完,很怕走錯路。我心裡雖然害怕,但一直不敢哭。可是,姐越哭越厲害,哭得身體也在抖,我禁不住加以安慰。然後,我一開口說「唔使驚,你唔好喊啦」,說到「唔好喊」三個字,像被傳染,聲音是咽嗚著的。原來,我也跟著一起哭了。

幸好,後來再走一段路,終於到了。舅舅那天休假,他的同事看我們淚眼汪汪的走來,嚇了一大跳。姐一開口說:司機叔叔要我地自己返屋企啊! 嗚嗚嗚嗚……店的叔叔立即讓我們致電回家,又幫我們截的士。

直至現在,一邊嗚咽,一邊叫姐姐別哭的畫面,還是牢牢的記在我的腦海裡。默默地,我覺得這是我和姐其中一個親密的回憶。

2 則留言:

  1. 很可愛的一對姐妹!

    嗚嗚嗚嗚.....HAHAHHAA

    回覆刪除
    回覆
    1. hahah~其實果時好慘情!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