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18, 2013

那回憶的味道太好吃。

瑞士啡室就在公司對面。同事一直說那裡的三文治很好吃,要我一定要試試。

今早突然想吃腿蛋治,便想著試試。不出我所料,麵包就是平常點早餐那厚厚的多士。吃著,麵包一如以往的綿綿的,不過我並沒覺得這腿蛋治弄得很出色。個人口味而言,火腿要煎過才夠香;蛋看似厚厚的,其實只是沒放得均勻,一些地方咬下有厚厚的蛋,但更多咬下去只吃到火腿;如果火腿沒煎過,那麼牛油就該塗在蛋那邊,讓蛋的熱力把牛油弄得半溶在麵包上就好了,現在和蛋一樣,胡亂抹一兩下在中央,一些地方膩膩的,一些地方乾乾的。

吃件三文治也那麼煩氣,這麼巴巴閉不如自己弄吧! 哎,我只是以事論事啊。

不過,被說到爛的話是,吃東西不只吃東西。要說我吃過最好吃的腿蛋治,是小時候每個星期日和爺爺或姑姑上的冰室。到底弄得怎樣,除了牛油溶了滲在麵包裡,其餘的我都忘了,只記得好好吃。


我想,應該是那回憶太好吃。

2 則留言:

  1. 有時候,大概吃東西不只吃那味道,還有那回憶,那感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