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13, 2013

某一種傳承

我們總或多或少忽略了一個小行為的意義。

某天上班,地鐵內沒有太多人,兩個關愛座空著。到下一個站,一對母子及他們的幫工上車。應是上班族的母親立即和穿小學校服的兒子坐下,工作背著看來不輕的包包和孩子那放滿東西的書包站在他們跟前。兩母子一直在談話,我沒留心聽,幫工就一直站著。

當下心裡覺得,噢,幫工真累啊。兩手空空的孩子坐著雙腳擺擺,幫工雙肩都背負重物卻一直站著。明明有兩個位,為甚麼不可以分一個給幫工呢?又或者至少讓孩子先抱著書包呢?現在滿街是背書包的幫工和兩手空空的孩子,大家都見怪不怪。然後到孩子長大,又讓他的幫工站著替孩子拿書包。

有甚麼比這種傳承更恐怖?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