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05, 2013

另一個空間

到婆婆家過夜,我打開其中一道房門,臭到腐壞的氣味,看見你淺灰色的身體蜷縮在床上看我。那眼神,我明白。你背負著神秘而沉重的過去,而某天彷彿被我捨棄。那不甘和高傲的冷光,一絲絲凄涼的透射進我的身體。
 
我走進去,婆婆說:你要一男一女在房中過一整夜?我說:我們讀一會書我便到你房去。關門後,我爬到床上,躺下來。另一個你起來,離開房間。我看著你,你幽幽說了一句我已忘掉的話,我就知到另一個你要好好洗刷自己才回來。
 
另一個你進來時,本來彷彿蜷曲得無法再挺起來的身體直立著,死亡的膚色已被刷掉。然後你睡在我旁,貼著我的背,嗅著我的頭髮。
 
我說:我要上洗手間。然後走進一間套房,表妹和弟弟在玩遊戲機。我走進套房內的洗手間,馬桶骯髒到無法使用,只能離開。
 
那腐壞的氣味,就是我們的距離。

2 則留言:

  1. 妳婆婆做咗鬼都要返嚟阻止妳鬼混?

    回覆刪除
  2. 我婆婆健在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