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13, 2013

腳上的丫枝

早兩天回家,我按鈴後,聽到爸爸在房大大的咳了幾聲,手拿著氧氣管,邊走邊答應。
 
他開會後,我尾隨入屋,看到的先是他短褲下的小腿。彷彿從沒見過這麼幼的小腿,彷彿是即使在街中無意看到也會暗想大概一扭便會斷的小腿。就是從沒想過,這兩條會是長在爸爸身上的小腿。
 
是父女間無意的腦電波對接嗎?爸隔一會後突然問:我瘦了很多嗎?白色謊話是不管用的,我說:一點。然後,他輕嘆一聲。
 
我忽然又想起很多年前的靈堂,那是祖母的喪禮。爸爸在我的斜前方跪著,哭腫了的眼睛,淚一點一滴的墜落在跪墊上,我從沒見過這麼傷心的爸爸。
 
倒數的生命啊,我把複雜的心收起,卻感到內裡一泛一泛漣漪的震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