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19, 2014

關於《發夢王大冒險》:夢、壓抑與回憶

周末無事,上了久久未一個人上過的電影院,看快落畫的《發夢王大冒險》(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我沒看很多Ben Stiller的電影,對他的印象當然就是喜劇演員。看過《翻生侏羅館》,心裡滿喜歡這個沒有俊朗外表的演員,所以對他的非喜劇就有一點點期待。電影內容方面,主題思想就是「心動不如行動」這大道理,情節簡單,不少為鋪墊後面劇情而出現的劇情。另外,取景壯闊優美,尤喜歡Walter在Greenland和Iceland時的拍攝畫面,美呆了。喜歡當中的音樂,特別是《Space Oddity》(原唱為David Bowie),還有在電影末播放的主題曲《Stay Alive》。

(上面是簡略概括觀後感,以下內容含劇情,純個人感受,非專業影評。)

心動不如行動這訊息太明顯,擱下不說。

先說說關於造夢。Walter因常造夢被譏為Major Tom,很多人看後說,與其造夢,不如行動。我想,電影沒有完全否定發白日夢這行為。造白日夢可以讓他錯過火車,可以讓他撞爛單車,可以讓他被賤精經理狂篤眉心,也可以讓他有勇氣跳上醉酒機師的直昇機 (er,但明明不跳才是合理判斷吧)。

那麼,應該造什麼夢?這問題很奇怪,我們怎能控制自己造什麼夢呢?說說Walter的夢,看來是跟電影情節沒大關係的小事情,但當中好些卻流露出壓抑的情感。你看Walter這角色偏向沉默,不善表露情感,不敢向喜歡的人表白,對無理欺負他的人噤聲,即便感到沮喪也沒向母親和妹妹透露半句。一些時候,他憤怒了卻出於惰性或不敢張聲,結果就造白日夢,例如夢見和賤經理飛來飛去超人般的鬥法,就是源於壓抑。然而,cheryl在greenland出現在walter的夢中,卻成為一種支持他的力量。我便想,大概是潛意識對自己的鼓勵,才使這個夢得以形成。說到底,事出必有因,夢境亦然,都是全乎一心。所以回到段首的問題,便不全然奇怪吧。

電影讓我有點感受的,是關於回憶這回事。你看walter很努力的希望保住那座爸爸留給媽媽的鋼琴,到後來被裁員而真的不得不賣,卻換到一筆可以幫助生活的金錢。walter對妹妹送的代表著童年回憶的軟膠公仔珍而重之,造白日夢也造到跟賤人經理爭公仔,但最後卻用公仔換來滑板,送給cheryl的兒子。假如回憶早已植根,那麼,有些東西也不必執意留住。

喜歡Ben Stiller的演出,在電影出沒有很多吐露情感的對白,卻流露出那欲言又止、渴望卻畏懼的狀態。只是,不知為什麼,覺得假如他老了,我會有點點傷感。

《Space Oddity》原唱David Bowie版本
《Space Oddity》David Bowie + Kristen Wiig版本
《Stay Alive》Jose Gonzalez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