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0, 2014

淹沒的心

我喝著蘋果汁告訴 t,我覺得沒什麼更新啊,我寫不出來了。

t 呷著咖啡說,你寫的別人都不明白啊,想想要寫什麼別人能明白的,才有人來讀。

我想的,倒只是……寫作從來都是我的窗口,是一個尋找救贖的過程。當我開始寫不出來,那意味的是甚麼?正在發生什麼?我的心怎麼了?

我心裡想吐露的如洶湧的波濤,捲起並猛地拍打我的心臟。被淹浸著的我,伴著強烈的窒息感過活。

希望盡快找到那個善於躲藏的去水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