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15, 2014

背後的真相

看到有人分享沈校長的網誌文章,讓我想起一個教授。
 
唸文科的我,某學期因為選課的時間後,想選的書通 (書院通識課程) 都被選光了。結果,為了達到選課要求,我只能選一個關於商業、經濟的書通。書通所學的我全忘了 (抱歉啊教授),反而教這門課的教授讓我印象相當深刻。
 
為何會印像深刻呢?記得甫入小講堂,瘦削矮小的教授很嚴正的提醒同學不要遲到。然後,每當有同學遲入課室、交談或電話響起時,他都會報以一個相當凌厲的眼神,簡直要用仇視來形容,甚至拍枱拍櫈以示不滿。在這些時候,氣氛總僵著良久,我們都被嚇怕了。
 
當時,我跟一起上課的同學背地討論。上大學後,不少同學遲到,又或邊吃邊上課,大部分教授都不大理會。我們便想,都已經是大學生了,為甚麼那教授還要像管小學生那樣呢?每一節課看著他那兇狠的神情,滿腔憤慨的樣子,我們都暗暗稱這位教授為「憤世嫉俗」,還思疑他到底會不會有朋友。
 
畢業後,我幾乎把這個教授給忘掉了,只是跟同學聚會時想起過一次半次。有天,我坐巴士時無意中看到一個節目,主角正是這位教授。原來,他多年前喪偶,獨力帶著當時只有幾歲的孩子。寫這篇前再在網上讀了點剪報,那時他的孩子年紀小得對死亡沒有概念,而他既要賺錢養孩子,又不能在孩子面前流露悲傷,一個人承受著極大的悲痛。他提起往日的生活點滴,孩子睡了後擁著妻子看粵語場片、妻子最愛聽的歌……還有跟兒子的生活等,無不觸動人心。噢,這是那個我們暗稱為「憤世嫉俗」的黑面神教授啊。
 
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們真的相當年少無知。懂權利,不懂義務;懂爭取自由,不懂自制自律。然後,卻口口聲聲的譏笑那個只是要求學生要保守做人基本原則和價值觀的老師。

很多時,年輕的確會有點狂妄,長大後只要略有反省,就會發現自己從前曾經自以為是,語無倫次。但願我們不會一代比一代更狂妄無知吧。
 
又,那位教授是蘇偉文教授,現任恒生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

延伸閱讀:蘇教授的訪問 (企圖尋找教授那段片時找到的很感人的文章)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