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0, 2014

別離後再遇

遇到已離別的友。

不知怎的我就立在他家門前按鈴。他和她二人穿著休閒睡衣,睡眼惺忪的開門。我看他擁著她,一頭凌亂的髮,然後親吻她的額。

我說:我來取回放下的衣物。

他讓我進去,然後他倆不見了。所有東西都放得整整齊齊,我的篋子就在客廳一角。我禁不住好奇心,走進他的房間。不羈的他劃出空間,我看她的胸罩都放在架上。


我從來沒到過那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