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21, 2014

離離原上草

老爸的身分證標示他是三月二十一日生日,實情那是他的農曆生日。不知為什麼,我們總搞不清那即是西曆什麼時候。然後,我們就習慣在西曆三月二十一日為他慶祝。

還有10分鐘便到三月二十一日了。我想,如果爸爸還在,我們會買一大盤三文魚刺身,姐姐會煎牛扒、弄千層麵,我會預備生日蛋糕。爸爸會吃著吃啫三文魚一邊叫好,大家會胡亂說話再胡亂嗆白。我們會拍大合照,爸爸拍照前一定會問:頭髮有沒有亂啊?然後努力地梳那因為太少頭髮而基本上不會亂的髮型,或許還會戴那戴了會有大眼仔效果的老花眼鏡。

媽媽說,爸爸的生忌在農曆那天才慶祝啦。嗯,人不在,但我們還算是聚在一起跟爸爸慶祝。不過,我說無論如何,二十一號也要一起吃飯啊。

春風吹又生,曾經存在的,一直都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