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06, 2014

你在身邊最遠的距離

周日,跟友看了《一個葬禮,四個失禮》。友看罷說,真是一套沉重的電影啊。是的,這感受讓我容後再說。

電影開首不久,電影中的死者(父親)被發現溺斃。畫面沒有拍他的樣子,以原來手和衣袖佈滿泥濘,再一轉鏡變為企理的西裝衣袖和乾淨得過份的手來交代。在黑暗中,我竟難以自制地流下眼淚。

爸走了後,弟扭好毛巾,我和姐就為爸抹臉抹手。那因長期拿報紙而染得微黑的冰冰的指頭,儘管爸已不會痛,我還是不敢猛力拭擦,彷彿力度太大會把爸撕毀。我用手輕按爸的臉頰和額頭,還留有一點點餘溫,就像熟睡的孩子。醫院借我們剃刀,爸喜歡潔淨,一定要為他剃鬚,可我拿著剃刀,手就在抖,害怕弄出傷口。結果,主要由么弟弄好大部分,再由我把餘下的刮清。


整理好後,我們在房外等。爸出來時,已身在一個我們沒法看見的箱子裡。世上最遠的距離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