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7, 2014

順其自然的錯。

whatsapp了幾句,我哭了半夜。

覺得委屈,彷彿內心的恐懼來不及安撫,就得應付嚴苛的指引。

我只是對未來太徬徨,對自己毫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