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29, 2015

I just need some time

please.

星期一, 9月 28, 2015

很想把回憶都抹掉偏偏連呼吸都想起很想重新重新重新開始奈何現實現實地讓肺部一邊運作一邊撕裂

星期六, 9月 26, 2015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星期四, 9月 24, 2015

我們的愛沒想像中那樣堅固

懦弱蠕動著身體如毛蟲

向柔和的綠色圍牆蠕動
原來是荊棘圍城

攀過去吧
攀過去就是軟綿綿的草地
攀過去吧
預備窩進草地享受日光浴
攀過去吧
傷痕很快便結成朵朵鮮花

刺痛是甚麼
咬著牙一度一度劃過
攀過以後
軟綿綿的草地早已變尖變硬
正好染紅朵朵傷疤

原來
我們的愛
沒想像中那樣堅固

星期二, 9月 22, 2015

快走夜的新朋友

快走去,蘋果大師跟我一起。


近海有個公園,就是大片平地。我們以前喜歡過去散步,在無雲的夜能見到滿天繁星。

打著圈快走,突然在長椅上,如同早已安坐一整天。我們有我們走,牠有牠安坐。然後,忍不住過起打招呼。戴著頸圈的白貓, 大概是村裡自由的家貓。摸摸牠,牠便叫,叫起來沒有嬌氣,低沉沙啞。我們打趣叫牠柏芝。

摸牠的手停下,牠便叫你要繼續,又或扭頭扭頸的讓你順勢摸,彷彿教你要這樣摸才舒服。後來,我繼續快走,牠便跳坐在我會經過的路人,像怕我看不見牠那樣,相當有趣。

這夜的快走很有樂趣,很久沒這樣了。謝話蘋果大師和柏芝。

星期日, 9月 20, 2015

XXXL碼的伴娘

某女同事即將結婚,在公司內跟造衫公司通電話。


掛線後,她跟其他男同事說: 間公司話我伴娘著XXXL碼,要加100蚊。

有人說: 嘩你真識揀。

也有人說: 你XL佢XXXL?

如是者,她彷彿要向自己部門的男同事都講一遍,讓大家不懷好意地期待。

大概,飲宴當天大家便會見到那個XXXL伴娘。

真好朋友!

星期五, 9月 18, 2015

好不好

好不好

某某的好不是某某的好
某某的不好反是某某的好
到某某的好正是某某的好
關鍵的原來並非好不好

星期三, 9月 16, 2015

get my life back


近來,心煩的事很多,內心常常很惆悵。

因為一周病假,讓我稍稍放慢腳步。其間,為朋友做了一個手縫的雙面袋。很久沒專注做手作了,選布、坐下構思、落手做,一針一針的盡力做到準確平均。花了十多小時完成,雖然不是完美,但做完內心還是有點不想送出去,哈哈。

專注專注地做,雖然用神,但心頭反而感到輕鬆不少。我想,或許自己不應過份緊張工作,是時候get my life back﹗始終,工作不是人生的一切,沒有東西能單獨佔據人生吧。

嗯,願稍後返回工作崗位後,仍能好好做到這一點。

又,願我能再多來這園地。因為,能想能寫於我來說,能讓我的人生變得更美好。

星期一, 9月 14, 2015

全身麻醉的迷思


身體檢查發現出了狀況,所以要做個小手術。放心,手術很順利,醫生手勢很好,我復原得很快。

話說,這個小手術要做全身麻醉,我擔心的竟只是「醫生,麻醉過左會唔會好痛?」而非有沒有其他後遺症。大概因為知道反正是全身麻醉啊,醫生說只是小手術啊等等,就沒有很擔心。留了一夜,一大早進手術層,才有點點緊張。護士相當親切,麻醉科醫生也很友善。

問了好些問題後就進手術室,很空曠的中間有一張床,太過光亮的燈。左手量血壓,右手種豆。全程最痛的就只是種豆,大家顯得輕鬆,像要給我放鬆心情。後來,麻醉科醫生請護士給我蓋一氧氣罩,叫我深呼吸幾下。結果,我似乎只深呼吸了一下,便沒有意識了。

醒來時,護士說手術完了,著我深呼吸。我咳了幾下,他們著我繼續。醫生走來向護士探問我的狀況,然後又問我覺得痛不痛。我說,一點點,然後就是覺得很累。雖然很累,但一路上我仍努力地深呼吸,直至護士推我入電梯,我禁不住問:我係咪仲要深呼吸?她笑說不住啦,哈哈。回病房能自己過床,大家便叫我休息。不久,醫生來看看便著我休息了。

感到傷口有點痛,特別是坐起來的時候。不過,睡了幾小時,吃了東西,能下床便可以離開。蘋果大師為讓我開心,竟買來一件很甜的玫瑰奶油蛋糕給我,說是慶祝出院的蛋糕。

嗯,關於全身麻醉的小發現:
1. 原來睡在手術床時,醫生不會問我的名字和要做什麼手術。
2. 原來聞氣時,醫生不會叫我數1至10。
3. 原來是要種豆的……我以為聞不到10秒氣會自動暈掉,哈哈。

最後,原來全身麻醉是不會變得無記性的。雖然,其實有時無記性都有無記性的好。

嗯,大家知道了便好,小經歷分享一則,願此篇對大家無用武之地,身體健康﹗

星期六, 9月 12, 2015

寂寞和孤單的分別

我說: 尋晚我同a同埋b晚餐食個魚煲好特別,成條魚再好似打邊爐咁,我地再叫左一隻大笨象切片上,都幾爽口,我地下次試下好無啊?

兩秒後你停下的視線離開電話屏幕: 咩話?

我話下次試下好唔好。

好啊。

星期三, 9月 09, 2015

你的回憶一直都在。

不知不覺過了三分之二年。

記憶的盒子很厲害,人越大,回憶越多,盒子統統放好。

我有沒有戰勝回憶的必要呢? 有時覺得沒有,有時心裡卻像被小針扎痛的感覺。

沉默代替話語,讓我感到很陌生。

其實,你的心跟你的回憶比跟我親近。

星期一, 8月 31, 2015

活著

那天在小巴上,苦惱的他問: 你活著為什麼?

她默默不語。

她想,人生在別人看起來順遂時感到苦惱迷失,是不是一種錯。

星期四, 7月 23, 2015

答錯了

他說,人與人之間就是有總利害關係啊,利益先行,衡量在對方身上得到甚麼。

我問,咁你喺我身上得到啲咩?

他思考兩秒說,又好似乜都無得到喎!

我說,錯晒! 你應該答得到好多愛丫嘛。

他說,哎啊,de! de! (答錯音效) 答錯左添!

星期四, 7月 16, 2015

如同從沒出現

幾億年在腦海翻波的事情
無論如何
如一直只能待在腦海
就如同從沒發生
然而
即使如何儲夠勇氣
仍像被施了咒
無法開口
多麼的寂寞啊

星期三, 7月 01, 2015

信念與撕守

台灣粉爆事件,願傷痛快點遠離。

近日很多關於粉爆的新聞,其中一則是男生緊抱女女,結果女友只擦傷了手,男生背部爆得血肉模糊。女友當場大哭,男生還擔心女友是否受傷了。

男生的傷當然讓人難過,但也讓人無不佩服。不由得讓人想起"一個甘去為你蹈火海的人"這歌名。

我想,感情能否撕守關乎信念。touch wood,如你相信,若不幸遇同類情況,他也會毫不猶疑地保護你,那個就是可跟你撕守的人。

這點,我深信不疑。

星期四, 6月 18, 2015

來不及

在即將斷裂的麻繩上
佈滿裂痕的南冰面
幾乎不張揚吸力的泥沼裡
噴煙的火山口
我往後看
怎麼退路如雲
越飄越遠

星期五, 5月 22, 2015

妳的氣味。

在扶手電梯上,身心疲累的他把頭窩在她的頸際。

暖暖的。那觸碰如抱著一團軟軟的棉被。

嗅到妳的氣味很舒服。他如是說。

星期四, 5月 14, 2015

暫時掉失的一塊

他說我總很懂得支持他。

我想,人總會間中掉失原本有的一部分,而我希望暫時填補他那部分,直至那部分又跑回來。比如他失信心時,便讓他知道其實他很棒; 他驕傲時,便輕輕奚落一下。

這樣,慢慢彼此便成為彼此的生命。

星期四, 5月 07, 2015

碎碎唸

情緒不好這狀況持續很久了,這兩年波動很大。

最近情緒搞不好便立即眼眶就紅,不聽使喚的情況頻密了。

這天他下班時跟我通電話,心情不好淚就偷偷流了幾滴,也沒讓他知道。只是,心裡的小公主便出來了,很想見見面舒氣。他要回家吃飯,我沒強求。後來他大概覺得我冷淡,就問我是不是希望他多陪我。我內心著實沒這意思,他知道也安下心,便讓我掛線繼續加班去。

我內心很抱歉,於是隔了一會便道歉,說自己心情不好。他問我是不是因為他。我說,不是啦。他問怎樣才能讓我快樂。離開公司時,我回覆說,星期六請我吃鐵觀音雪糕吧。

明明我是幸福的。

星期二, 5月 05, 2015

一個不大美味的飯盒

有時會跟他一起下班,雖然要繞大圈才返家,但趁他未嫌見面太多,就多見面。

陪你吃晚飯啊。
你不是回家吃飯嗎?
不要緊,反正是留飯,你總得吃啊!
嗯。
美心?
不啦,快快在鴻福堂吃便好。

結果,我們買了套餐,兩盒飯、一碗湯和一隻雞髀。他說買套餐正好,我可以留一盒作明天的午餐。

吃飯時,他提起結婚啊,儀式怎樣啊,渡蜜月怎樣啊。我說,簡單便好。他突然認真地說,要做的話,所有事情都要最好的。lunch buffet要吃得好,渡蜜月要去最喜歡的地方。彷彿很遙遠的事情啊。

他沒知道,他那為我張羅午餐的心,而那飯盒實在不大好吃,也夠我幸福滿溢。

星期三, 4月 29, 2015

電話

是這樣的。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喜歡談電話。那時,v跟我說她跟某某每天通電話。我說,不用那麼誇張,有這麼多話嗎?

現在呢,我每天跟m緊密聯繫。早上傳訊息啦,午飯時沒約人就一直談電話,下班又要通電話,如沒約人更一直聊到返家。有時會想,話會聊完嗎? 會的,也沒什麼特別說話,但就是想通電話。

一起不久時,我總有浮浮的心,這刻甜蜜時已害怕下一刻不再渴望。他叫我好好享受蜜月期,總有淡下來的時候。

快四個月了,的確有些時候我有一時半刻的失了信心。然後不久,他又讓我心暖。

我的心跳躍如鹿。

星期三, 4月 22, 2015

沒發生過的問題

問題發生才出現分歧的問題
到底有沒有問題
他希望她明白他的無助
她希望他體諒她的失望

星期一, 4月 20, 2015

重疊的風景

回憶很多風景
風景隨年月重疊
如多重曝光
疊著不同的臉
大概
遇上對的人
圖層不再透明
那到底是
好事
還是

星期二, 4月 14, 2015

一點一滴的小感動

一起三個月,時間既短且長。

時間匆匆過了三個月,卻又像走了三個年頭依舊親密。

慣常早上上班時互傳訊息聊著聊著。早上不願起來啊、尚在回味昨晚他跟我家人吃生日飯的歡樂、工作怎樣怎樣、友發生了甚麼事情、剛發現將有sound of music舞台劇啊但有點貴嚕,甚麼都聊。

下班聊天……
m: 今天工作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我要獎勵自己。
c: 怎樣獎勵?
m:給自己買點東西啦!
c: 買甚麼?
m: sound of music的票啦!
c: 你是獎勵我嗎?
m: 不是一樣嗎? 況且我也有點興趣啦!

生活中一點一滴待我的好已成河成川,在我心頭細細長長柔柔地流。

星期二, 1月 13, 2015

小南瓜

那冰冰的小南瓜
窩在手心
淡淡的橙黃
橙黃
淺橙

不浮華甚或帶粗糧式的甜味
噢,這剛好!
別把它搗爛

星期日, 1月 11, 2015

腦海的海豚

現在才看《翻生侏羅館3》,相信是最後一集了。

其中一幕講到larry跟與自己相似的原始人lala被困茶水間,larry情不自禁地向沒頭沒腦的lala分享家庭心事。

Lala做動作,指著門又指指腦袋,作一個向前衝的動作。larry頓時明白了,是open your mind,要抱持開放的態度啊。自顧自說話後,便舒坦了。

然而,事實上lala是指用頭撞破門的玻璃來開門。

嗯,有時想法就像腦海裡的海豚。某些牽動,一躍而上,在陽光下明明亮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