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30, 2007

似曾相識
















昨晚一邊摺衫一邊看電視,忽發奇想。

咦?怎麼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突然,我跑到弟弟的房間,指著電視大叫:


KERORO啊﹗

星期四, 3月 29, 2007

寫封信給你。三。

R,

除了看信報財經版,你有沒有看港聞?前天看了一則新聞,有一個追捧劉德華的甘肅女子,父母賣樓借錢陪她追星,爸爸還跳海自殺了。一宗悲劇,世事真是無奇不有。

那一天,你在銀包找出我給你的嬰兒照,然後再給我看一張酒井法子的相片。你說,你喜歡酒井法子是因為人人都說我像她。其實不相似的吧,不過你那番話仍刻在我的心頭。

至於我呢,其實我頗喜歡聽陳奕迅的歌曲。除了因為你在maths書上說《天下無雙》是我們的主題曲外,也因為我總覺得他散發著你的氣息。這種感覺難以言喻,只是覺得太相似。

我想,你不會再喜歡酒井法子了。你現在喜歡誰?

c

星期三, 3月 28, 2007

寫封信給你。二。

R,

從前我們學過: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夏之間,一切都應該是重新的,怎麼卻總有一種離愁別緒?上課時,校園處處拍畢業照的人;上班,處處是找人拍照、在校服上簽名的學生。

記得我們中五那年的時光,最後一天時,很多人請同學在身上的校服簽名,我們也把另一件校服帶回來簽。我們的合照,最後我請人晒了2R,可惜又因害怕後來的男朋友的妒忌心而收起,輾轉間不見了。那時候你笑我把相晒成2R,其實你應該覺得開心的吧。

你說什麼事情都會過去,你叫我忘記。不幸地,記憶不是由人選擇的。這些離愁別緒,總叫我想起那年的謝師宴。我因為你的冷待,躲在酒店的洗手間哭起來。到第二天才收到你給我的傷信。

今天有很多人找我拍照,認識的,不認識的,鬧哄哄。時代變了,什麼都又多又方便。數碼相機、電話、電腦……年少的他們有那離別的思緒嗎?

告訴你一件小事情。昨天買東西後、步行到車站途中,我見到t。我心裡的恐懼立即湧現,一個要我看著他死亡的人。我的腿失控了半分鐘,站著一動不動。費了很大的勁才能平伏。你知道後一定胡扯些話來會安慰我。

c

相對。問責。

事情,總是相對的。大與小。好與壞。深與淺。長與短。高與矮。闊與窄。肥與瘦。比方說,台灣比大陸小,但比香港大。

昨天,一個學生在課室中悶悶不樂,眼泛淚光。細問因由,細節不甚清楚,原來她家政堂把線纏成一團,老師不讓她再做,給她零分。她覺得很委屈,心情不好,同學卻因而譏笑她產後抑鬱、燥狂等。因為經驗淺,我幾乎不懂反應,說上幾句安撫說話,心裡卻覺得只是一件小事情。

沒錯,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大小事情。吃得飽穿得暖,要煩惱的都是小事情。昨天忘了做功課,今天被陳大文取笑。長大了,事情也變得繁複。開始煩糧尾的生活問題、擔心嫁不出去……當我以為小朋友過於在意小事情時,長輩們都會覺得我發傻發癡。

事情,總是相對的。我們都在線上游移。

***

這是一個問責的世界。

最近,其中一首喜歡的歌曲是《跟我走這世界》。對謝安琪的認識很淺,只覺得她的聲線獨特。到很後期才知道她和張繼聰是基督徒,有了孩子。

先申報利益,我不是基督徒。他們的事引起很大迴響,支持與斥罵者參半。有人說他們不配當基督徒。希伯來書第13章第4節說「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床也不可污穢。因為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審判。」然而,什麼是婚姻,似乎又沒有解釋過(一位基督徒朋友這樣說)。婚前性行為一向備受爭議,這暫且不論。不過,事情既然發展了,責備又有何用?

有一次,我犯了錯,事後急得想哭。老闆對我說:「不要介懷,事故總會有的,現在解決了便好。」(我的老闆著實是位大好人﹗)我不是說完全不應問責,否則歷史的存在價值便大減。可是,有時事情發生後沒有轉回的餘地時,首先去想的,會否是如何幫忙對方,而非責難?此乃其一。其二是,謝安琪有了孩子為何會變成是全世界的事呢?真奇怪﹗可能真是人怕出名豬怕肥,略有點名氣,一點細微動作也會被注意。

或許很多時我都看得太簡單,我以為總得多一點包容,少一點怪責。無論如何,祝福她一家幸福快樂。

**********************************************************
儘管星光不燦爛報章週刊找不到我蹤影
大小演出都在場你總高聲供給我和應
儘管歌曲不熾熱太少講關於戀愛的心聲
慢板中板都擅長你總一一高呼動聽

夜深回看 身邊選手超速過
不知方位怎出錯 信心曾有向下墮

或許天生不漂亮太多攻擊都指我冷冰冰
倦嫌裝出的熱情你總偏偏喜歡我任性
或許專輯不叫座縱使坊間聽不到喝采聲
坐於家中天天播你總誇獎相當耐聽

* 靜心回看 不需歡呼聲給我
找到知音都不錯 決心澎湃更加多
從來你都撐我不反顧一句到尾永不變心
火長途遙萬里 沿路遇到你
火海刀山都跨過 一起顛簸得你伴我 *

repeat *

全憑你支撐我
高呼過這世界裡最美的安哥
同途人是你 泥路亦很美
披荊斬棘都經過 總打不死因你伴我
**********************************************************

星期二, 3月 27, 2007

寫封信給你。一。

R,

或許,你只能以這種方式存活於我的世界。隔空寫一些文字給你,我知你不會看到的,即使你看到也沒分別。曾經幻想找一個電郵地址,發電郵給你。一直沒有做,是因為沒有做的太多,又是因為我不敢。

離你去獅子國的日子不遠了,我也剛離開了伴隨數年的家。很多你送給我的東西都散迭了,思憶卻怎麼沒有?哎,你送我的「天長地久」還在,我想你一定記得。那時候,我說姐姐收到「天長地久」,很浪漫,你便找個藉口送我一隻。當時,我真想把浪漫延續下去,給你一個深深的擁抱。

很久沒戴手錶了,你手上那隻卻是和送我那隻一起買的。記得上年見面時你這樣說,我的心悸動。

你上次說要到獅子國後,再沒有找我。你說獅子國很悶,我卻想起熱。想起熱便感到不適意,不過,我倒以為你是喜歡流汗的。或許,你會喜歡那樣的天氣。我想,你走前我們不會再見,亦不知何時再會相見。下次見面時,我們都老了嗎?

c

星期四, 3月 22, 2007

移動緊張症

一向都覺得自己的適應力強,另一種生活方式、新的人事關係……我想在行動上是吧,心理上則不然。平日家人覺得我為人太緊張敏感,我可不大感覺到。最近搬屋,終於強烈感到自己對移動的不安感。

話說業主欠債,隨時被收樓,我們因而被迫在短時間內找新居。由於爸媽在村中人面廣,最後找到鄰村的一個地方。媽和弟弟看了後便決定租,當時還有人住著,我們不便再訪。由得知租新屋到上一手遷出,大概有一個星期的時間。這段空白的時間實在太空白,我害怕這種空虛感,總是胡思亂想,還弄至失眠、上班沒精打采、精神緊張。我害怕不能計劃,加上本身抗拒處理生活的瑣碎事情,似乎不適合生活那個模樣,使我極度焦慮。又怕房太小,又怕放不到書櫃,又要考慮換不換床,但種種事情又與金錢掛勾。

到可以參觀時,心中的疑慮又一掃而空,對新居頗滿意。有一小短時間我是快樂的。然而,快樂的時間很短,很快便要到搬東西(每晚都搬)的時間,累到極點。同時,我發現我住那層樓底極矮,買了不到一年又很喜歡的書櫃將淪為樓下的雜物櫃,橱櫃則變為我的書櫃。這種過山車的心情,本來計劃即使不算很有格調,起碼都是自己喜歡的,但卻又處處受製肘的感覺,很討厭。對於我這偏執狂,快樂的時光,果然是過得特別快。

明天正式搬家,還要病了,使我本來繃緊了的神經線幾近拉斷。

以前搬屋的印象都很含糊,那時還小。大學那次搬家,我因為考試而沒有幫忙。今次的感受很新鮮又很吃力。我認為,搬屋是一種想把最多的東西掉棄,然後又不停想買新東西的活動。

今晚便拆電腦,直至4月1日才可以在家上網。今晚真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星期一, 3月 19, 2007

今天的愛人是誰?

人最愛的始終是自己。

出於一個九歲的小女孩口中,我心裡詫異。

這個小女孩是我的表妹,在一個燒烤晚會上,她臉帶失望地對我說。看著她的眼神,我無法數算出她被拒諸門外的次數。她認為所有人最愛的終歸是自己,她自己亦然。這年紀不應為此困惑。我問她,假如有意外,她想媽媽會救她還是救自己。她說媽媽會救她,因為她是媽媽的女兒。我告訴她,這是因為愛,除了媽媽,也有人會願意為愛而犧牲自己。我又問她,假如遇到意外,她會救媽媽還是先保護自己?她想了兩秒,然後答兩個都救。她能想這些問題,我想是難得的。

說實在,我未夠資格教她什麼。人最愛的始終是自己。是這樣嗎?我搞不清。有時我會想,我會救媽媽,是因為我愛她、不想失去,所以救她。這是先由自己出發的,不想失去自己所愛的。大部分人最愛的,始終是自己嗎?那德蘭修女呢?甘地呢?這些大概是很極端的例子。

我有2位好朋友。畢業出來做事後,聯絡的機會很少。朋友甲在工作上處處不順,很大因素是在於他的心理素質。身邊沒有人和他好好談,一是容讓他,一是不關心。一次約會中,我對他說了一些話,不動聽的話。結果,不合他意,整夜靜默的。而在往後的日子,他再沒有向我訴苦。朋友乙早陣子致電給我,告訴我朋友甲對他的誤解。朋友甲覺得朋友乙只顧拍拖、只顧自己,不理會別人(大概是指她們之間聯絡少了)。朋友乙的解釋不被接納,便覺得不被信任。這大概是自我中心的典型,律己以寬,待人以嚴。這是人最愛的始終是自己的演繹嗎?

今早看電視時,節目提到星期六的一齣戲劇——《藝術》。講述三個熱愛傳統、主流藝術的好朋友,其中一人買來一幅很新潮的畫,最後引發三人的衝突。究竟建構自己的是自己還是別人?我們最關心的,其實是什麼?本來很想看,但要搬屋,又要看《痛愛》,不知會否撞時間,只得作罷。

我想,我清楚了解自己何其卑微。
*********************************************
按:最後還是移到這裡,這一篇嘛……暫時不想被人發現(過一些日子吧,哈哈)。justin說得對,在被一對對認識的眼光凝視下,躍躍欲言,卻又止住。

星期二, 3月 06, 2007

快感飛行

這是盧巧音的一首歌曲的名字,標題與歌詞無關。
寫作過程讓我覺得自由,就是快感飛行。

在文字上,我是一個被窺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