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9, 2007

寫封信給你。九。

R,

禁不住send message給你,我真的很惱自己。斷斷續續的對話。在螢幕前等待每一個回覆。

終於,從與你的對話中(也不能說是你的口中),得知你明天到北京。我們還會說笑,你斷看不見我笑中有淚的一面。我不會讓你知道,一定不會。在對話中,我感覺自己不是你的朋友。我是什麼?如果你知道這個模樣的我,大概以後不會再找我。

你說,如你忘了買手信給我,便請我吃晚飯。記得你送給我的手信嗎?從泰國買回來的公仔。是一隻好核突的公仔。在板門店內,我嘀咕著任何一份手信都比我的好看。現在,那個公仔都給小表妹弄掉了,真可惜。早知這樣,我定會把它像史前化石那樣保存。不過,這個世界是不會有早知的。早知會與你分開的話,我會怎樣?

如果,你真的忘了買手信,我會吃一頓很貴很貴很貴的晚餐。我們已經一年多沒有見面了。

我真的很惱自己。

早已刪掉你的電話號碼。一路順風。

c

一些生活。二。

睡眠

自我懂性以來,幾乎沒有一夜可以閉目即睡的。失眠,是我每天的節目之一。每晚爬到床上,定必至少捱上1小時才能睡。如果只需半小時,那天已很幸運。

失眠的時候會做什麼呢?初時會不時看鐘,但發現越看越睡不了。於是我抵死不肯睜開眼睛,也有間中忍不住的時候啊,但仍是每晚叫自己堅持閉目。漸漸地,我只知道自己花了很多時間,但不知何時睡著。唔,不過,其實沒有人知道自己何時睡著的吧?閉目的時間,腦袋還是停不了,想東想西。有時候思緒會越飄越遠,跟著突然被鐘的「滴嗒」聲或小小輕微的聲音穿越了,便「叮」一聲很奇怪自己在想這些,又或者忘了自己在想什麼。或許,那正是我打開睡的大門時被攔截的證據。

我有想過為什麼腦袋停不了,是否日間用得太少?很多方法到試過了,朋友們叫我看醫生。只是一直沒有做這一步,我想,不是那麼嚴重吧。雖然我常常失眠,但我在巴士上總能睡著,無論我累不累。我常打趣說我要買輛巴士回家,又或者問陳祖澤借巴士和司機用用,反正大家都是同一個祖宗嘛。

不少成功人士,每天的睡眠時間都很短。有朋友說過,睡得太時間便少了,所以睡得很少。雖然我很會失眠,但如果許可的話,我可以睡很長時間。最高紀錄是20小時,中間醒過可以立即昏睡,沒有離開過睡床。不過,睡得多都不知一件好事。醒來後會頭痛,周身骨痛。如果每天睡20小時,活動時間便只有4小時,減去吃東西和上洗手間,只餘下3小時。一星期只有21小時,一個月只有84小時。真不敢想像。

短裙黨

街上越來越多「短裙子」,短裙子愛蕩來蕩去,走一級樓梯都會春光盡露。對衣著,或許是因為身材不好的關係,我從不敢穿得太短,更遑論是和這些「短裙子」結盟了。本來穿短裙是不怎麼樣的,但短得上樓梯都走光似乎嚴重了點。其實我想,並不是人人愛看屁股的。

中學時代,有一位中學師妹叫「高叉」。我的母校校服是旗袍,有些同學會爆叉,裙側出現疤痕,看了叫人心傷。高叉從不補裙,那個叉高到見到排球褲,於是便得「高叉」之美名。其實我未爆過裙,總覺得有點難度。

大學時則出現短裙黨,低我們一屆的同學,有數位結義金蘭,成為短裙黨。她們愛穿短裙,一字排開的話,簡直壯觀。校園比外面天氣冷得多,在只有7度的時候,她們不畏寒風。可是,美腿不聽話,全變成紫黑色。

每次,在街上見到「短裙子」,我都會想起這班同學仔,高叉和一對對紫黑色的腿。

消極除體臭法

每個人都有獨特的體味,我總覺得這是件很浪漫的事。特別是我還記得初戀小男友的體味。不過,如果體味是臭的,就另作別論了。

工作環境中,每天在同一間房的同事有體臭問題,有時他躲懶打波去,全身濕透的回來更要命(快到夏天了,我想死)。他不換衫,懶理身上異味。沒錯,你問在垃圾房工作的人臭不臭,他們可能會告訴你不。因為長期處於這種氣味中,便會麻木。可能,他不覺得自己臭。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陪傭人買菜,坐巴士回家時,鄰座的女人手握鐵柱,臭到我幾乎暈低。我捱了許久,又怕對方尷尬,最後還是忍不住調位。現在天天對著臭人,要如何呢?

方法一:直接告訴他,叫他更衣和用噴霧。
方法二:寫封信給他,叫他留意問題。
方法三:體貼地送他一支香體噴霧。
方法四:飛奔出去開風扇、開門。
方法五:逃離現場,到外面呼吸新鮮空氣。
方法六:自己塗香水,蓋過他的臭味。

曾經有人用過方法一,但失敗收場。對方淡淡說一句:香港冇人用呢d野架喎。唔,算了。那可以肯定的是方法二和三都不可行。於是我便用方法四、五、六。方法四,要看風向,有時反而將臭氣吹過來。方法五,要工作嘛,不可能常常行得開。因此,最重要的是方法六,頗見效的,記得把香水噴到兩邊頸,可以紓緩一下。我想叫他賠香水給我﹗

方法雖然消極,但可以怎樣?

真的好臭啊﹗老闆們,下次請人時請嗅一下。

星期五, 4月 27, 2007

一人有一個夢想

投身於社會久了,夢想會否越離越遠?就像水滴使湖面泛起漣漪,一下,兩下,三下,然後水滴留下湖中,只是原來的一滴水再難以尋回。

我本來就是個固執的人,一向以為自己沒有性格,但其實是過份偏執,也有自己的想法。我這樣說,是因為我察覺到自己近日常常忿忿難平,包容的力量少了。對,這就是說,我有討厭的人。

越來越討厭那個說一早夢見我的人,態度變差和缺乏責任感;討厭那個用頭油jel頭、在office看水著照被人發現、不願意用心做團隊工作的人;討厭那個好權勢、扮勁扮friend的人。最後,我討厭自己的憎惡之心越來越強烈。

我相信,一人有一個夢想,每人都有自己所想的。其實,儘管恩怨穿插於人之間,每個人都有意識或無意識地為著自己所想而做點事,他們也是。向自己想希望進發的在某一層面上都是可敬的。記得當初同事入職時,一起吃午飯。他告訴我在這裡「踎」一年,打算將來教書,因為「著數」。我聽了覺得很厭惡,然而,這是錯的嗎?又未必然,那只是我不認同的價值觀。從來,價值觀都沒有對錯。而且,我聽的只是一部分。

我不是聖人,有討厭的人是正常的。然而,我想,我要改改吧。厭惡他人的感覺與共事時的情況交纏,惡性循環,令厭惡感像雪球越滾越大,始終都不健康,我何必為這些人動氣?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做自己應該做的事便可。雖然,和不負責任、態度不佳和充滿體臭的人工作是件苦事……

至於我的夢想呢,其實,我有時都會很疑惑。我自己想怎樣?真的想這樣嗎?有時我會問自己。這個情況很纏繞我,於是我求救了,問問別人有沒有這種情況。朋友告訴我,每個人都會遇過(總算不孤獨),最重要是堅持。

信心,從來都是我最需要的,就和睡眠一樣。或者,當我有一天不再失眠時,就是信心來臨之日。

自我撫慰完畢。

星期四, 4月 26, 2007

do re mi

《The Sound of Music》是我很喜歡的音樂劇。相信不少人在中學的音樂課都看過一些片段,其中最深刻的片段一定是這段:


自從自己有了投身教育的心志,看了這一段特別感動。某程度上,這片段顯現出一種美好的教學模式。一對10左右的小班模式,可以更貼近學生。在戶外學習,在美好的環境,邊走邊學,在愉快中學習。老師逐步引導學生,像公式一樣教學生,使學生能一理通、百理明。學生沉醉於快樂的學習氣氛,自然願意多問、多發掘。片段中當然有一些值得斟酌的地方,我不過把一些優點抽出來,想來是多麼的完美。

放置於現實,情況又有所不同了。校政和課程改得多,老師死追爛追,管行政、搞關係、辦活動、追課程……老師忙到氣咳,學生資質參差,部分更感到不怎樣學到什麼。活動走來走去,又是濕地公園、又是博物館之類。難度真的是坐著露天電車看著灰濛濛的天空為藍天打氣?改革,大概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還要時間和失敗。我想,我是比較天真的一位。有時面對種種改革,我感到無奈、無所適從,可是,我仍願意留下來,在有限中發揮無限,在僅有的認知中發掘更多。我常告訴自己,請記住一份最初的心志。

溫馨閱讀:炒埋一碟的感想


****************************************

同場加映:你我在說同樣例子,解說是兩樣言詞
當事人:我唔想成績表mark左個缺點啊,我都係遲多左一次到jei。我果3個優點只係抵到默書出貓個小過渣。唔好記落成績表啦,我驚會考後搵唔到學校啊。

老師甲:我一於唔支持刪左佢個缺點架,默書出貓仲要恰個miss,明知人地林善。

老師乙:佢啊,成日扮野同另一個學生遲成3個字先入課室,仲大大聲同我講話去屙x,我問佢咁另一個同學又點解釋,佢話佢行晒成間學校幫佢搵廁紙﹗同我講d咁既野,我都唔會支持佢。

同學甲:好慘啊佢,10個老師已經有7個唔support佢刪缺點,人地都走啦,少少機會都唔俾。

老師丙:默書出貓喎,好過份啊﹗咁大個人,遲到咁多次,寫封信解釋就得架喇?最後一次唔舒服,咁之前果d呢?

同學乙:其實佢都算係咁啦,我睇過佢封求情信架,好真摯感人架,d老師冷血架﹗

同學丙:默書出貓jei,又唔係考試,使唔使咁啊?

老師丁:佢果d咁既態度,真係好過份,我教佢一科都覺得佢好難頂啊。

星期三, 4月 25, 2007

無聊萬歲

當我近日反覆去想「為什麼我願意生存」時,同事告訴我一個小發現。

地點就在洗手間內,洗手盆上面有一個風扇,風扇的中間是圓形的銅鏡。同事發現在廁格可以從銅鏡看見外面的情況,於是我們又測試在外面可不可以看到廁格。結果,是可以看到的,但只看到頭部。若真的看到全部還得了?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立即打趣說,上廁所時看到有不想見的人在外面,便可以多留一會,避過見面的機會。說完後哈哈笑幾聲,說句:好無聊啊﹗

原來,一些微小、無聊的發現,是一塊塊拼圖。幫助我們的,可能是更完整的看事情。又或者,在我而言,說說無聊話,令我快樂,令我覺得自己更完整。這個想法,對我思考的問題又推進了一點點,很好。

記於越來越多人說我無聊的一段時間後。

星期日, 4月 22, 2007

寫封信給你。八。

R,

早陣子忙著做功課,現在總算搞好了。你呢?我是知道的,從別人的口中。

我和D還有聯絡,個多月前,我掙扎良久,問起她有沒有和你見面。結果,如我所料。我的心思是,你們之間,會和我們之間一樣,重新開始嗎?我幻想了許多許多,我想你們應該是很合襯的一雙。結果,是我想得太多。

就在昨天,她和我在線上談起來。她提起你,自從她知道我們之間的事,她一直說你不認真。而我,像把你說成負心的人,再不停為你開脫。我的心思很亂,你能明白嗎?

在她口中,得知你未離開,得知你們早幾天才共晉午餐,得知你5月會和L到北京。我有點心酸。我得知你對我和她說同一番話,叫我們到獅子國時探望你。為什麼語氣和表達方式卻如此不同?你沒有對我表示被調任的自豪感,的確不像你。

我對D說,獅子國很熱,沒東西玩。她說她寧願去日本。我心裡還藏著一句,我希望我會去找你。天知道她心裡藏著哪一句呢?關於你的所有,我還是那樣小心眼。

你知嗎?其實我很想對D說對不起,過去我給她無形的壓力,太多,真的太多。

她告訴我,有一個關於你的壞消息來「comfort」我。可惜,她未及說起便有事忙。希望不是什麼壞事情,我永遠希望你如意。

c

星期六, 4月 21, 2007

給你

我給你一口二氧化碳
你把它收在瓶裏,珍而重之地
放在枕邊

我給你一顆純純的愛
你把它放在口裏,狠勁地嚼再
吐在地上

原來
很多年了
瓶子放滿糖果
都是你的

星期五, 4月 20, 2007

一些生活。一。

重複犯錯

把生活集合起來放進真空包中,有誰願意買我的忙和累?我想出讓。

工作、功課和家務……特別是交功課的死線將至,睡的時間少了,睡眠的質素由差變到好差。本來我應該作適當的調節,令自己好過一點。然而,我總是周而復始地做一些明知不應該做的事。比如不在能力範圍內提升自己的效率,比如明知會胃痛還喝奶茶,比如明知在車上應該睡而我有時選擇打無聊game。

在我身上,前車未必被鑑。我發現自己有自虐傾向。

自己人

看到友人的xanga,說起近日的校園槍殺案。有人道,知道槍手是韓國人而非中國人,鬆一口氣。為什麼會懷疑是中國呢?我們很會畫圈圈,捍衞圈內的人。中國與外國,香港與內地,好朋友與普通朋友。在槍殺案中,我想的是,有分別嗎?

很無聊地,我看了某一劇集的片段,講述maria幫助陳豪欺騙同鄉。人離鄉賤,在他鄉應該會特別照顧自己人吧。因此,我自覺這片段十分無稽。舅母家的傭人,一定不會這樣做,哈哈。不過,一樣米養百樣人,難講難講。

繼續

早陣子太忙,都沒有很留心新聞。晚飯時姐提到金沙墮樓事件,她說其中一次是人墮下死亡,其他賭客還繼續賭錢。是真的嗎?很恐怖呢。

我想起媽媽說,以前在流浮山工作,海鮮檔在近海地方,吃飯時間中會有些豬的屍體漂過,更甚者會有非法入境者的 屍體。他們習以為常,會繼續吃飯。

萬物有時

天氣反常,總令我覺得世界末日的日子迫近。萬物有時,生有時,死有時。對此,我出奇地感到平淡。快樂有時。吃一顆黑朱古力有時。綿眠有時。聚會有時。歌唱有時。閱讀有時。哀傷有時。離別有時。吃藥有時。微雨有時。有時有時。

平淡中我又帶點內疚。說到底,我是幫兇,又或我是同謀。我不能忍受沒有空調的日子。我工作時浪費了不少紙張。還有很多很多。近年明顯的轉變,是我時常提醒自己要救救地球,也不是救,應說成不要過份落井下石。

當我對人說起這世界末日論時,我安慰他們,其實我們有生之年應該未到這一天。不過,大家仍為我的思想感到憂慮,不是怕世界末日,而是怕了我的謬論。

矛盾

我說過,我總是周而復始地做一些事情,我的心情亦然。自從家母外出工作,很少吃家常飯了。每次知道媽造飯,心裡便十萬個期待。然後,每次媽造飯後,定必鬧情緒。結果,大家都在惶恐中、不安中、不愉快的氣氛中吃飯。

奇怪地,這個期望然後不快的經歷,一次又一次發生。每次,我都充滿期待。每次,飯後我都覺得不想再留家吃飯。

媽媽弄了杏仁豆腐花。或許,每家人都有自己的溝通特色。而我家的特色是沒有溝通。最後,媽鬧完情緒,還是會弄我們心愛的杏仁豆腐花。今次,我把它改了一個名字——怨念杏仁豆腐,在街買不到的。

星期日, 4月 15, 2007

五十步笑百步

收到一條從收音機節目截取的錄音,我叫那個做一萬蚊少女。

一萬蚊少女可悲嗎?令人憤怒嗎?叫人嘆息嗎?

一個花了一萬蚊電話費卻不以為然的少女,一心只求找快錢還錢給阿姨。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我們思索。是社會的錯父母的錯物質世界的錯gucci的錯同學的錯什麼什麼的錯……?

讓我告訴你。小女生被同情,被認為是無知。然而,我們長大了,不要說自己控制不到情緒,不要說自己是藝術家脾氣,然後一邊可憐著那個無知少女。別成為一萬蚊大人。你的情緒credit card早已碌爆了。






後記

不知多少年後,你發現沒有人會寄你這張credit card的月結單,而你早已負債纍纍……人家頂多申請破產,不可以坐的士,你呢?

星期六, 4月 14, 2007

"The Bothersome Man"

看"The Bothersome Man"要數到上星期二了,一直想寫點感受,但卻因忙著做功課而擱下。

你有否感覺過失意和沮喪?有沒有一刻想過死亡?呆看著一對男女情慾式(我實在看不到有愛)的數分鐘french kiss,男主角一躍而下,選擇在火車軌上結束生命。生命像一粒爆谷,輕易地粉碎。死後赫然被一輛旅遊巴送到荒野,被弔詭的男人以歡迎字句迎接,如果不是中文譯名《超完美地獄》,我們還以為他要一輩子待在那裏。結果,他被送到一個繁華的城巿,有一間華麗的居所,被重新編排到一間公司,高薪厚職。所有人在這裡都充滿歡樂,老闆厚待他,同事親切,他還遇上十分漂亮的女朋友,甚至往後另結新歡。

當初,他在生時感到的失意和沮喪,夢幻般的世界,理應一掃而空。然而,他還是那個bothersome man。他遇上一個醉漢,發現了一切完美背後的代價,他食而無味,他掛念以往的種種,他無法傾吐心事。看著那個自殺的人,他憶起自己。在這個怪異的世界,他把手指放進閘紙機,他明白到一種永生之痛。這個世界,各人有各人尋找歡樂的方式,大家都逃避失意的事情,同居女友鬧情緒、老闆嚇得逃走繼而解僱他。直至他發現令他動心的女子尋找快樂的方式,他回到那火車站。沒錯,他仍得承受永生之苦,被一輛一輛火車輾過,帶著重傷的身體,被送回家裡,卻沒有人在意他身上的傷痕。因為,這些都是不快樂的。那不是很諷刺嗎?當初他因逃避而選擇死亡,如今其他人正是他的鏡子,他卻因傾吐無門而想逃走。

他在醉漢的家發現一個美妙的小洞,聽到美妙的音樂、充滿生命的bb叫喊聲和香味,種種來自母體的呼喚。他瘋狂地鑽開那個洞口,直至拿走一塊蛋糕。最後,他被逮捕,還要狼吞虎嚥,哽著那短短的快感。因為逃避而走進逃避的國度,卻又不樂於和這群人一起。最後,他被推進旅遊車箱中,被送到寒風的雪地。那邊箱,同居女友和另一個男士一起,令他心動的女孩繼續和別的男生約會,世界不會因為他而變。

「未知生,焉知死。」我不會去想死了會怎樣,有沒有天堂和地獄。不過,即使有,地獄給人的印象至少不會像電影中那樣吧。片中大玩黑色幽默,令人思考生命與死亡這課題。永遠不滿足的人,從哪個角度去看都好,他們希望擺脫不足,逃離現實、抗拒母體,希望得到好多好多,於是選擇逃離。煩惱是自找的,正如主角生前和死後的空虛感,都是源於不知足。直至一天你失去得更多,才懂得懷念從前的好,只怕也恨錯難返。

這些都是老生常談的道理,電影用反傳統的內容帶出訊息,實在有趣。到後來,選擇美好而隱藏悲痛的城巿,還是孤獨在雪地行走,並不是更差的境地。由一開始選擇背叛一切,已成定局。

星期五, 4月 13, 2007

寫封信給你。七。

R,

今天是黑色星期五,無意間發現的。本來身子不適意,又得趕功課,心情很一般。然而,當知道是黑色星期五,便樂起來。印象中,黑色星期五是難得的。小時候遇上了,總愛笑著把一切算在這位mr. black身上,然後壞心情便一掃而空,想來它真慘。

自從你告訴我要到獅子國的消息,我一直數算著日子,天天數。紅色日曆紙全被抽走了,臨行前你會告訴我嗎?寫這封信的心情,就如見到你在線時那樣,一拖再拖,不敢問,不敢開口,生怕口腔噴出的一口氣夠使你灰飛煙滅。記起那個遙遠的日子,在機場上,我把maths書還給你,強忍著淚水,直至你步入禁區。不知哪個迫著我聽你的電話,你笑我哭,很傻。你知嗎?那天我一直哭,直至無淚,在巴士上揉著哭腫了的眼睛。

最近,吃完一包剛出爐的薯條後,熱氣得牙肉腫了。有人叫我喝廿四味,我心裡答,如果是你逮著我喝,我願意喝廿四碗。

c

星期三, 4月 11, 2007

我信

我喜歡看《向世界出發》,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之餘,找來的嘉賓又能配合該地方。蔡少芬講宗教、梁詠琪談戀愛、廖偉雄論成敗……只是忙的時間比較多,這一輯我由梁詠琪做嘉賓那集開始看。

我不是她的粉絲,對她沒有特別的愛惡。記得她初次唱live,演唱的是《愛自己》,我對她每句幾乎只係一個字的音唱得準而嘖嘖稱奇。除此之外,最深刻的印象當然是她與鄭伊健的一段情了。

很喜歡她在節目中的比喻,愛情就像維他命,沒有它不會死的,但卻渴望擁有,給身體營養,潤澤自己。大概因為在這方面我們的感覺相似,所以我相信她的一顆真心。

愛情無分對錯,愛一個人未必可以選擇,是發自內心的。為愛情義無反顧,甘願成為千古罪人,落得的是「好勝」之名。從此以後,大家都把她視為奸角。看著她抒述感情時,我默然流淚,我知道想起自身是一半,被感動是一半。

朋友七嘴八舌地說,梁詠琪那集好假,我見到她面前有煙,一定是用來燻出眼淚的。我看見她邊哭邊講感受,卻偷偷看稿。我沒有表態,當十個人的意見都相同,我不須說什麼。然而,我不安,我隱隱覺得不妥當。

因為這個緣故,我整晚難眠。第二天,我向一位有份陪著去拍《向世界出發2》的朋友問有關的事,她說每集都是真的。這個時候,我覺得空氣份外清新。

放一條生路給別人,放一條生路給自己。

我喜悅,並不是因為口舌上的勝利,而是為保守著心靈的純潔,感到愉悅。

世界其實可以很漂亮。

星期二, 4月 10, 2007

不知不覺間,我們……

大概,我們想不到,我們兩年後會在某個燒烤場,分享著汗水和雞翼,說著這些那些……

兩年前我們會在課堂上說悄悄話,我們會每星期某一節課後來個早餐黨,我們會花數小時坐在沙發上說些不著邊際的話,我們期待過,我們幻想過。今天,難得地集合超過10個人(11個啊),聚在一起。話題可分為四種:
(1) 近況(包括自己的工作和財務管理)
(2) 無聊話題
(3) 懷緬過去,揶諭在場或不在場人士
(4) 展望將來

你有無抽新股?我有抑鬱。

這天,我們雖未至於把酒談心的階段,不過話題的層次明顯不同了,進入另一個境界(沒有褒貶意味)。從前天天一起hea,到現在隔了數月的一聚,談近況是少不了的環節。你搬完屋沒有?有沒有找send信?而最耐談的內容,是財務管理。「你抽左新股未?」成為熱話,大家談股票、談最易把錢滾大的方法。某大銀號辦可以於網上抽股的戶口只需50大元,原來廖氏銀號亦然云云。當大家談得如火如荼時,我突然爆出一句:其實我咩都唔識。某同學幾乎搶著說你咁唔得架錢唔可以唔理要越滾越大學囉咩jei呢d野要學架冇時間唔係嘛唔好浪費你d時間做d無謂野啦……下刪一萬字。我用一句「我未有能力」把她的嘴巴封住了。我無意貶抑這類話題,亦同意要學習理財之道,作好買姑屋的準備。可是,這不是一切,長期被這種話題圍繞實在叫人悶得發慌。

話題之外,有人突然說:我有抑鬱。我們常說這些病都很普遍,但由身邊的人現身說法,原來一切都很近很近。同學間不少選擇了教育之路,你說是為錢嗎?不見得不是。然而,我們的確抱著一份熱誠。這朋友教的是新校,作為開荒牛,工作量多是必然的,每晚工作至八、九點是等閒事。又因為性格內斂的關係,壓力一直收在心底,最後壞情緒便爆發了。我相信各人心裡都覺得不安,覺得對他的關心不夠。小病是福,幸好他肯講,讓自己尋找出路,讓彼此對情有更貼身貼心的體會。順帶一提,看一次精神科連藥要700元,識人的話都要400,請各位保重心體健康。

如何在黑暗中辨別身邊的女人老不老?

是日我們問了不少iq題,但這不是。我們每次見面都喜歡胡扯一番,例如講這些小發現。某些朋友因為在工作期間過份抑壓,一直不能說胡話,見面時總會停不了地說些令人講「好爛啊」或者「凝結左」的話。不過這是頗快意的,像回到snack bar吃早餐的時刻。我深信人的一生沒廢話的話,會死得早一點。因此,窮一生研究某東西而沒空說廢話的偉人,都是早死的。(又在胡扯)

想知答案的人可以問我。

話當年……

舊同學聚會,總會不期然地想起以往種種。然而,我的朋友堆中,最會做的便是揶諭他人。除了討論某朋友的性格,以致憂心她的將來,(我們哪有資格憂心別人的將來呢?)被揶諭對象的廣度由前2屆至後2屆。某人的女友被取笑成盲人協會會長,有人說起某同學幾乎把freshman的肺打爆,某人像剛在馬王堆被掘出來的文物……我認為我們的口德,絕對夠被打落十八層地獄有餘。

我要做好呢份工

有人反覆在我身邊以環迴立體聲廣播:我只係要做好呢份工。記住,只係要做好呢份工。

我不介意每個人有不同的價值取向,但的確,使我反感了。有人說,只要你真正教了一個月後,什麼理想、熱誠都給消磨掉。有人是為生計而入這一行。或忘記,或迫於無奈,或一開始便沒有,心大力跳動的一剎。幸運地,暫時我未到可以體會的地步,願我能保守住這顆心。

畢業許久大旅行

有人開始說不如暑假去旅行,你一言我一語。退而求其次,不如去澳門,不如去珠海,不如去長洲,不如去海洋公園……捉襟見肘的時間,只是約大家吃飯都有點難度,過夜絕對是超過體操的最高難度分。說到底,能花一天時間聚會,已覺得份外珍貴。

記得在中三時,英文老師感慨地對我們說:人越大,朋友越少。以我的性格而論,這是絕對正確的描述,因此,我更更珍惜這班「同志」。同志嘛,我以為是同志向的話,這實在是個令人感動的稱呼。話題是其次,最重要是內心深處,我們仍有一些互相呼召的追求。

後記

越大越發覺我們事事身不由己。我們也不想這、不想那,迫於無奈妥協?我昨晚在迫於無奈下擱下本篇。這真是身不由己嗎?感情與理智,我出奇地選擇了後者。然而,這是一種轉向還是……?

星期日, 4月 08, 2007

寫封信給你。六。

R,

昨晚有人問我,你是否真有其人。答案,對誰都不重要。

多少個晚上,感覺透過光纖滑過。傳輸過來的是「你放不低」、「何必為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事實上,這些年來,你有你在森林中遊走,我有我倚傍別的樹。你偶爾記起曾經相遇的小樹苗,想重拾以往種植的溫情,卻發現小樹苗已變成不再討人喜愛的小樹。你說,無論如何,讓我好好在遠方守護你。

其實,你只是一個小黑點。間中變成大黑影的小黑點。我把你收藏在小盒中。盒子很多,我努力不讓它們變得有系統,因為我不想太方便搜尋。其實,你慢慢會像畢業禮的回憶,被擠壓於某個難找的角落。再過些日子,你只會變成我曾經在curry bee吃過的某一碟咖喱豬扒飯。

最近,很想去curry bee。那裏的咖喱豬扒飯很好吃,有機會你要嚐嚐。

c

星期六, 4月 07, 2007

融合把她溶化了

  「唔做咪唔做囉。」、「咁我依家唔想丫嘛。」、「有乜所謂丫,唔識咪唔識囉,我冇所謂喎。」一雙憤世嫉俗的小眼睛配合充滿憤怒的嘴巴,這是我認識的一位學生。

  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偏正是她要留堂的時刻。那時候,我初出茅蘆,同事著我要小心為上,這小女孩不好惹。她時常要留堂,都是因為沒有完成功課。每次她都會喃喃自語,像有很多不滿。簽到時,她總是大筆一揮的記下剔號。一個剔號的尾巴幾乎要延展到紙外。我知道她是融合學生,即情緒有問題而被編排至一般文法學校的學生。儘管我知道這一點,每當我見到她身邊一張張竊笑的臉孔,我都想吐。

  第一次遇到她,她遲了很久才進場。當時幾乎坐無虛席,她不肯坐進中間的座位。我的同事臉全黑地罵她:「你唔鍾意就企0向度。」她嘮嘮叨叨的寧願坐在側邊的遲到席。慢慢地,我發現她不喜歡被迫走進人群中。有時人很多,我願意多找一個近側的座位給她,又或者默默地看她的反應。

  我喜歡幫她簽到。當初是因為不想她那誇張的剔號展現在紙上。後來,我感覺到她喜歡我為她簽到。每次,我都熱烈地說:「我幫你簽左喇。」她便暗自高興又壓抑地走到座位上。

  她會在留堂期間睡覺。學校規定留堂的人不能睡,但同事著我容讓她,否則又會生出事來。事實上,所有老師都是這樣,容讓她,然後背地裏說:「算啦,佢有問題的,忍下佢啦。」同事走了,我變成資深。時日長了,我嘗試與她接觸。輕拍她的肩,著她不要睡。她又以一貫憤怒的口吻說:「冇所謂啦,咁我唔想做丫嘛。」我說:「人人都唔俾訓架喎,冇理由你可以訓架嘛。我俾晒咁多個人訓,淨係唔俾你訓得唔得?」她以後乖乖地不再睡覺,只是間中要提點一下。有一次我俏皮地說:「今天是情人節啊,你當送份禮物俾我,乖乖地唔好訓啦好冇?」她笑笑:「係喎,情人節啊。」然後,點點頭。

  她的身邊仍是一張張竊笑的臉孔。我的耳裏仍回蕩著:「佢有問題架,小心d。」、「忍下佢啦。」、「真係俾佢激死,都冇計。」

  有老師告訴我,她有亞氏保加症

  以現在民智未開的情況,融合教育未見成功。除了了解她的病外,我想,我們需要將她當作常人看待,她是這裡的一個學生,千多人之中的一個。有時候,連老師的眼光都如此狹隘,缺少那份關心,只有一份同情,甚至不理解她的需要,一味容讓,只會使她被拒諸門外。融合把她溶化了,究竟是把她溶化淨盡,還是與大家溶為一體,只是一線之差。我想,我們離後者的距離還很遠。

  說到底,對任何人,應該先用心。

星期五, 4月 06, 2007

寫封信給你。五。

R,

今天是復活節假期的第一天,很想給你一隻復活蛋呢。

最近,我覺得自己像被愛情圍繞著,這並不叫人高興。朋友與一男生發展中。這星期《向世界出發》的題材是戀愛。今天一個人去看一套戀愛題材的電影《cashback》。這是一齣有趣的戲,以少男角度講戀愛、講感受。愛情要走的時候,留下來的會留多久?或許沒有一輩子那麼長,或許遇到另一個人時便把前塵盡忘。什麼是愛情?我們要知道的是,我們有權把時間凝住,但永遠無法回頭。

上星期六我逛了海旁,今晚再逛,仍是一個人。今晚人多了,很熱鬧的模樣。燈光璀燦,對於這個很窄的海,其實我不覺得太浪漫,實在太窄了,太窄。逛完後一個人找麥當勞叔叔,陪他吃了一頓飯。

我以為,又或是我假裝時光倒流,然而,我們回不過去。這是鐵一般的事實。看到這裡,我知你在點頭。

c

星期二, 4月 03, 2007

哥哥‧緣

哥哥的忌辰剛過

說起他,我想起這首歌



這叫味道

這麼遠 那麼近
1874
都是我很喜歡的歌
浪漫
就是從幻想而生
誰在身旁輕輕擦過
誰錯過了巴士而沒有見面
誰剛站在這位置
誰在聽著同一首歌

我懷疑我o地人生裡面唯一相遇o既機會,已經錯過o左喇

寫封信給你。四。

R,

快到你出發的日子了,是忙於收拾嗎?很久沒有見你上線。不過,有分別嗎?

早幾天回學校借書時,我想我又遇到他。當下我急步向前走,心像跳了出來,再被人擠壓。很可怕。真的很可怕。如果不是他,是你,那多好呢。我又在發癡了。

你說過不看港產片,最近我看了美國片《Stranger than fiction》,很有意思。這叫我思考生命的需要。我們必需要空氣,需要水,需要食物。不過,我覺得,我們在意一些其實不大需要的東西,失去這些,有時比失去空氣更痛苦,到最極致時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最近我忙透了,忙到極點時,我會想哭。我想,究竟我是為什麼。然後,我告訴自己,我為著很多很多而做事。這種想法叫我寬慰不少,我覺得我長大了些。

很快你會到獅子國了,其實,你真的不會再找我嗎?在絕望與希望之間徘徊,絕不虛妄。

c

星期一, 4月 02, 2007

選擇人生——看《Stranger than fiction》後感(含劇情)

  我幾乎沒有試過一個人到黑盒子。從前未有經濟能力,今年適逢香港國際電影節,竟訂了九齣電影。之前看完《痛愛》,今次看《離奇過小說》。第一次到文化中心看電影,一個人,感覺卻出奇地好。看後至今仍難掩興奮的感覺,太多感覺,請容讓我的思緒混亂。

  我們常說:身不由己。然而,長大了,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有很大的選擇空間,我指情緒上。我們的感覺:開心、傷心、憤怒、悲傷、失望……這一切並非由事件引起,而是我們從事件中反射出的觀感。沒錯,我認為在某程度上,主宰我們的是自己。

  電影中的主角Harold每天機械式地生活,腦海裡只是一堆數字。像沒有家人、沒有朋友(當然這是一種極致的典型),除了隱隱然的把拿file的聲音幻想成海浪聲,夢想離他遠遠的。直至一把女聲旁白界入他的生活,他慢慢地尋找,尋找愛。我看電影前沒有仔細看簡介,想不到這帶來一個驚喜。那旁白原來是一個作家的聲音,而Harold就是她活生生的製成品。我們開始思考人生的喜與悲。喜劇是生命的延續,而悲劇是死亡的必然性。套在人生呢?Harold在筆記上記下喜劇/悲劇的機會那幕,著實夠味。死亡是必然、是不可測,但並不意味著是悲劇。在追趕著生活、事事要求精準的人,或被蒙蔽,或不夠勇氣,其實人生的選擇就在我們的手中。

  有權選擇別人的人生時,我們又會怎樣?女作家Kate尋找死亡的美感。她預備好創作這一部等了十年的傑作,直至她發現那主角是活脫脫的現實人物,她幾近崩潰。她在計算自己殺了多少個人。關於她,在文學上是一個很好的題目,作家、作品與讀者的關係。Harold看了結局後,他選擇死亡,是因為他追求人生的真善美。Kate為之感動,最終修改的結局,點出生命的精髓。魯迅之所以棄醫從文,就是因為深信文學的力量。想到這裡,突然,我想問魯迅如果像Kate那樣,他還會殺人嗎?這又是一個很難答的問題,犧牲一條人命,去喚醒所有人,應該嗎?教授願意看著Harold犧牲,那是他的答案。我們呢?我想起那些恐怖分子,不過,將魯迅與恐怖分子相提並論,是很不敬的。

  充滿正能量的一套戲,獨特的故事、幽默抵死的表達手法,再加上Emma Tompson和Dustin Hoffman的精湛演技,在場笑聲連連,拍案叫絕了數次。

  早幾天CK問為什麼人們願意犧牲時間工作,換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願意犧牲總總,在遇到不適意時繼續生存下去。由Harold選擇奉獻自己救小男孩告訴你,因為愛。

  可能有點誇張,但我覺得沒有看這齣電影,會是一個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