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30, 2007

十年

以十年計算,我的人生過了近兩個半的十年。

回歸十年,近來人人都提起十年。十年前還是個……要數算一下,是一個中二、三的女生。

十年前:我剪了一個有生以來最滿意的髮型。身邊似乎不少暗戀(又被我知道)我的男生。回歸的意義,似乎比前二者低。家傭,自這一年開始沒有在家裡出現。媽媽當了褓姆,我在每天上學前步行15分鐘,把那個看來呆笨的小孩帶回家。有一晚,全家帶小朋友到戲院看《侏羅紀公園》時,他的媽媽報警說兒子被虜。

九年前:家裡環境變得更差,自以為是個憂柴憂米的小女生。家裡來了一個小生命,表妹從醫院到我家,我開始照顧第二個小朋友(第一個是家弟)。同時,就在這一年暑假,開始人生第一段戀愛,甜與苦交纏。

八年前:先斬後奏地開始文科生涯,亦漸漸愛上文學。放學到學生會當值時,便和R一起談天,按著人家的學生証猜想其他的屬於哪個社。很多甜蜜的回憶,hello kitty 7色筆、砵仔糕……還有背後多多少少的苦味。這是生活浸在少女情懷的一年吧。

七年前:會考年,仍是渾渾噩噩,沒有太盡力,但也不太懶。難忘第一次步入陌生的禮堂考試,坐下時腿在發抖。難忘謝師宴的每一幕,除了那些把頭set得很高的女生,還有r的緣色領呔。這年的我,真的很傷心。放榜的日子到了,沒有驚喜,也無須經歷找學校的刺激。

六年前:還被人誤以為是中二生。參加無數活動,告訴自己很繁忙。d與r秘密交往了,我是最後一個知道。心亂如麻的一年,很傷心地,和d越來越遠。後來,r走了。我自以為自己的人生真的很灰暗。

五年前:高考,被測驗考試淹沒的一年,開始想自己的路。自知路很窄,要很努力。放榜前,我很害怕,幸有好友相伴。結果,我是好友堆中考得最理想的,有半班同學得不到大學入場券。未來的路如何呢?大家都很困惑。看見一頭長金髮的r,令我完全不想接近。認識了ty的ex,糊糊塗塗的走在一起,又糊糊塗塗的分開。

四年前:考入第一志願,可說是……有點僥倖。認識了t,結果如楊先生所言,世界變得很小很小。本希望在系內活躍一點,結識不同的人,結果,半筒水情況使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還好,我認識了人生難求的姊妹。

三年前:大學的自由生活,掉失了大半。學習方面,沒有很用心鑽研。把自己推入一段很恐怖的關係,結果,經歷了至今難忘的傷害。

兩年前: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傷害延續,我想這大概會是我人生中最恐怖的一次感情經歷(希望不會有更恐怖的)。我學會更珍惜,重投正常大學生生涯的懷抱,幸好來得及,結織一眾好友。寫論文的這一年,大家並肩作戰,有笑有淚,賺到的,比流出來的眼淚更多。

一年前:第一份工是在機場工作,只做了一個月。以前以為自己很硬淨,結果身體受不了之餘,第一次在姐面前痛哭如此,想起都覺得失禮。之後轉了兩次工,第二次做了10日;第三次做到現在。我喜歡用心感受自己渴望得到的。開始重返校園的生涯,第一次做半工讀生。r再次出現,再次由暗暗變成強烈打亂我的生活。

今年:仍舊半工讀生涯,確定心志,希望這個對很多人都很重要的第十年,在我身上衍生另一重意義。身邊像出現了一個令我欣賞的人,本以為那是我這年的另一意義,看來只是奢想。

其實,每年有12個月,365天,8,760小時……一秒也可以成就一件事,記下的只是當下記得的。十年了,我像是很有目標,又像是沒甚理想。最近,發現彷彿所有女子都很華麗,有時被zz、七十、喵妃、易亦和空姐所吸引。然而,我仍是我,不華麗,間中有點心野的平凡女子。

拍下火燒雲
燒上心
燒上腦

待著放涼
直至夜深

我抵死不肯睡
不應有的期望
同時地
不肯消除

彷彿
生命中那個句號
化成一灘雨水

星期四, 6月 28,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二。

R,

我有心事啊,卻不能對誰說。我只覺得自己經歷了被冷待和半帶絕望。現在我就是迫著你聽,因為我不能對誰說。從來我都是這樣欠缺勇氣,在某些事情上,我覺得我的情感已輸不起。我有時會擔心說穿了是自己想過的結局,我有時又會想是太忙了吧。心如撞鹿啊,總算是不停地體會著。我常常這樣,找藉口來安慰自己,大概會惹人氣憤。

終於,我感受到你的保護,真的。那次你提點我後,我星期一真的打了電話。雖然知道了令人失望的結果,不過又算是了一件心事。我原是很介意流失了每一個機會,今天經歷了第二次,心境平靜了點,總覺得上一次是下一次的經驗,這種心態叫我開心不少。

太肉麻的話,我不能宣之於口(且也不能),所以寫出來。無論如何,感謝。

c

星期三, 6月 27, 2007

希望在轉角?

another chance.

星期一, 6月 25, 2007

雜念

生活細細碎碎,像紙屑,輕輕觸碰,心情便沙啦沙啦的,全是細細碎碎的。很努力想組織起來,合拼起來,但彷彿紙屑就是紙屑,不能裝成拼圖。

工作、前途、一些感覺,幾乎以俄羅斯輪盤高速轉動的方式纏著我,落入本來已不柔順的髮絲,生出千千結。我想起小時候,常常無由的悲傷的日子。小女孩傷春悲秋的日子理應過去,我想自己是有所長進的,情緒只會間歇性發作,而且都能控制得好好的。長大了,不能時時隨性,要有擔戴,為自己和別人負責,這才能分享世界。

最近,雜念又生出了。為種種事情心煩,像每天的指定動作。工作要處理的瑣碎事太多,精神變得緊張;為前途而等待,精神變得萎靡。其實,還是放開一點吧,盡力而為。最近,為了別人而失落,覺得自己被冷待了,覺得自己不被想念,很白痴。

我會把這些雜念揉成一團,擲向遠方。

我不要像個傻瓜躲著哭,堅強﹗

星期日, 6月 24, 2007

Dear Fiona

曲:YUI 詞:游思行
編:ADRIAN CHAN 監製:崔炎德 / EVI YANG

幾天之間 統統彷彿出了錯
負責開心這位 偏偏怎麼不似我
每次這般也掠過 某段舊兒歌

許多東西 追追趕趕補了兩課
但耳邊的聲音 輕飄飄都擊退我
晚晚對空氣念過 是我有問題麼

想太多 想到不記得誰是我 
想要哭 哭我為何沒停下過 發傻
心裡的愛找到三吋覓鞋踏破
找到七歲的我寫過一遍日記 像這麼
MY FUTURE FIONA

*SO HOW ARE YOU DEAR (SO HOW ARE YOU MY DEAR)
 可憶記你這個房 藍藍牆下我是王 無人 不要慌
 TRUST IN YOU DEAR (TRUST IN YOU MY DEAR)
 請不要喊聽我講 童年寂寞也盼望 送向遠方的你燭光 *

打開天空 天空應該不會錯
望向山高海深 蒼天應該想試我
晚晚也安慰著我 尚有老掉情歌

工作多 多到不免自然做錯 
趕快將那粗糙的我煉成大器 再琢磨 
率性的我願能維持十成自我
想到七歲的我迷途綿羊日記 已像這麼 
MY FUTURE FIONA

Repeat *

而你也過得可以嗎
童年裡那個我都哭過嘛
你是如何 走過可怕

Repeat (*)

流星日月時光 請緊記你這個房
藍藍長夢已漸黃 仍然 不要慌
心迷途何方 今天也要聽我講
如若現實欠盼望 再向遠方的你探訪

--------------------------------
成長的足印,輕輕踏過……
oops,剛好是寫這個blog以來的第68篇。

星期六, 6月 23, 2007

處於情緒調整期本自覺信心增強了卻因為一通電話再把自己打沉我明白對方是為我著想禁不住要把我罵醒但我的情緒卻再次失控得像關不好的水喉淚珠大顆大顆落下我沒有放聲大哭只會默默流淚過了一小時我便好起來我對想分享的人說了卻像分享無門其實我的自癒能力一向最強我知我只需花一丁點時間哭完便能回復原來模樣不用他人費神擔心我想過到最近天空的地方看星星和它們一起閃動和它們一起靜靜的但我知道我根本就能很快回復過來我會堅強努力提升自信尋找自己想要的我會好好的

星期五, 6月 22,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一。

R,

早幾天那個,是你嗎?你來過嗎?究竟是天文台的資料沒更新,還是獅子國只有雷雨?

關於你的,最近發生了些事情。我想,人與人、人與事,全都很微妙,就像打排球,擊中的位置偏差一點,落點便不同了。每分每秒都是變,產生無限。

早陣子有人提起這些信,當時我想,是妒忌嗎?大概……不是。時間會証明,一切如煙,變成往事。 而往事,就是一張黑白照。你很想投身進去,把腳伸進去,結果只要把珍貴的照片踏破,沒有拷貝的。

最近有人說我的文字能療傷,是因為你的緣故吧。要不是你,我又何會有這些變化?任何事情都有因果時,我會否希望沒有這個前因?多想無益,真的。軟弱時,我提醒自己有一個很強的信念,就是情緒和你都不能把我打倒。

我應該慶幸,你成就了這樣的我。而你又會否感到高興?

c

星期四, 6月 21, 2007

仍能可愛的女子

我要做個可愛的女子
在炎夏甩一甩髮絲
把煩惱都甩掉
帶著新的皮膚的觸感向前走

我要做個可愛的女子
面對討厭的人
我無名火起,然後
我甩一甩手
把他甩到大西洋

我要做個可愛的女子
鬈曲的秀髮盤成一個獨一無二的小髻
甩一甩裙擺
在風中打轉轉
在街磚上忘我跳脫而有規律地爬格子

我要做個可愛的女子
聽著動人的音樂
一邊甩一甩頭
淚灑在草地上
長出精緻的心花

-----------------------------------------
喝一口冰水

原不應想而煩惱的消失了
那數十滴水
真的直衝本心
現在又了無痕跡
像買回來的新車

又看何時開始折舊

星期三, 6月 20, 2007

矜貴

嗯,打了「選擇」一篇,無論如何又得說說。

這次嘛,我認定了是失敗的。不過,感覺上又不難受。總覺得,這個offer,有便安心,無又不覺可惜。有了的安心,在於找到落腳地。然而著地過後會落入甚麼境地,又有點不敢想像。我就是那種看起來柔柔弱的人,還可以令善良的人怕我,但惡人比我更惡。

值得一說的是,大粒先生強調薪金問題,他說給我100萬,問我覺得如何。我說,其實80萬我已接受,100萬是一個驚喜。我會否太坦白了?誠如好友m小姐說,太easy便不矜貴,便無人珍惜。

哎,套在那一方面,我都這樣不矜貴,實在可悲。

我想做小水點。

星期二, 6月 19, 2007

選擇

明天一役,請捐出你的勇氣與運氣。

祝我好運﹗

揀我啦揀我啦﹗

秘密

我有一個小秘密
我把它擲到老遠
就在太陽的背後
然後努力的追

當我感到我妒忌
我便知道
原來的已死亡

我只是不敢告訴你
我妒忌一份又一份的小禮物
和一句又一句窩心的話
我真的不敢告訴你

我的花兒謝了
送我一朵好嗎
假若你明瞭



我想
答案已在眉睫

星期日, 6月 17,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

R,

沒想到,下午和你有一段時間的對談。我變成一個很平靜的人,沒有刻意掩飾自己的情緒,只是很多感受,我不會再對你說出來。

我們都不是我們了。沙漏早已告訴我大限已到,已經過了很長的時間。看來,你越來越能拿握自己,你的自信散發得越來越熾烈。喜歡你,不多不少源自你那份無比的自信。我們由原先平衡線的對岸,到各自向左向右走。我已學會不再令自己那麼的萬劫不復,學會不再自虐。而且,能反過來像以過來人的身份安慰身邊的朋友。可能是好事,但我仍有點扯著衫角不願扔掉的感覺,明明是有刺的玫瑰,何以我又如此不捨?或許,我只是怕一鬆手,我什麼都沒有。

你叫我給你正能量,之後又打趣說男人要有女人才有正能量,我有點心酸。因為,我永遠不能給你那樣的正能量了。我笑說給你一個mary,你感受到那種酸性嗎?至少低於ph值3,再夾著一份對世事變化無情的慨嘆。你說我小看你,是說笑的吧,是真的又何干?

原來你的煙齡有七年了,那時你沒告訴我。你說成功後會戒掉,我只希望你能健康。

而我呢,我知道我可以重新上路。

c

寫封信給你。十九。

R,

你好嗎?為什麼獅子國長期雷暴呢?我真不明白,那裡有雷暴季嗎?就像雨季。

最近的我糟透了,你一定不會知道。(啊,我懷疑你知道,當今晚我看counter內容時。)我更不喜歡現在的自己,像很多怨屈氣,我從不喜歡自己這樣。每次我呻完、埋怨完,回頭我便立即恨起自己來。像我埋怨感情為何會流走,事後我會為自己的埋怨而更怨恨自己。像寫給你的東西都充滿負能量,寫完我又有點……難受。

我很想訴說自己的情感,很想可以在一個讓我安心的人身邊哭一場,那管是誰,只要是一個能讓我安心的人。可是,現在我只覺得自己是一個人,像有一個透明網網圍住自己,想走出去豁然開朗的地方,卻走不出來。我明白,這只是自己的心魔。

我覺得,自己不一樣了。漸漸的改變,通常都是不自覺的,然而,這次我感覺到。你覺得我變了嗎?或許,你根本不清楚我,就如我不懂得你。

如果你看到這樣的我,一定說我不能捱苦。不要教訓我,好嗎?告訴我,你會支持我,那已經很好。然後,我會讓自己努力提升正能量,有什麼我一個人捱不過去的?之前辛苦的工作,還不是捱過去嗎?寂寞的時間,還不是一個人捱過去嗎?其實有什麼困難呢?一點都不難。

我知道,我只會成長得更快。

還有,之前說起的那個人,我想……不必記掛在心內。就是這樣啦,我需要一股清泉,洗滌我的心靈。

c

星期五, 6月 15, 2007

幾乎一切負面情緒的形容詞……

我不想說出自己的失落失望恐懼擔憂害怕傷心苦惱……

對,最近我在找工作。很有需要跳到另一個step,我已停留了超過一年,我自覺passport過期了。於是,我努力地天天看、時時看,尋找每個可能的機會,逐步改善不妥當的地方。

結果,我仍是一次機會都沒有。身邊有舊同學first in 8次、second in 5次、3個offers。我很為她高興,但同時,我很傷心。在找工作上,我第一次這樣惆悵。雖然只找了2次工作,但每次都很順利,而且有選擇。大概幸運兒特別容易失落。沒錯,幸運兒的運氣用光了。信像去了異空間,消失於天地。

漸漸地,我不想見人。我害怕談天,害怕觸痛傷患。每天上班都有人問起去向,我像有苦自己知。今天收到sms,說是大學同學聚會,一向積極參與的我回絕了,因為不想見人。

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想再這樣下去。現在,我像不停的想走出去,像一下一下撞在玻璃大門上,很驚心。 想到這裡,便禁不住哭出來,我覺得很大壓力。哎,我真沒用。

或許,文字是我最好的抒發劑。

星期四, 6月 14, 2007

孤星淚

站起來,絲質吊帶睡裙滑下,我徐徐步入浴室,熱水沙啦沙啦地打在我身上。我喜歡在磨砂玻璃上畫著,畫下一副又一副眼鏡。

水蒸氣把我帶到那段熱血沸騰的回憶中。曾經,我把你的眼鏡摘下,你把我的皮膚撕開,我們都努力地進入彼此的血液洪流中,喝下彼此。那次之後,沒有下次。每次醒來,看看枕邊,總覺得才剛有人走開。你在我的軀殼寄居了一夜,離開時有沒有發現我眼角的一絲淚痕?

你的樣子已經變模糊了。我只想起,那一刻,我知道,注定難避過一劫。短短數小時,並不只有熱血沸騰,我還感到愛把我倆融為一體。在陌生人身上找到愛,很荒謬嗎?你們可以罵我,我只是一個太寂寞的女子,不懂得愛。

一個天空再藍不過的日子,我隔著窗見到你對著插了蠟燭的小牛蛋許願,還有一個她。你那個閉目雙手合十的表情,讓我知道,即使我從不再這世界上,你對能愛得幸福快樂。

我才驚覺,共你竟可這麼近,同時那麼遠。你走後,我只有這樣懷念那副眼鏡。一副又一副眼鏡掛在磨砂破璃上,是一種蠱惑。

我,還是會好好的過,間中帶著一點淚。

悄悄看

星期三, 6月 13, 2007

有誰會細想
呼吸著同樣的空氣的
歡愉的
悲哀的
浪漫

星期二, 6月 12, 2007

祝福

一不小心
滿手的祝福吹散
飄到蔚藍的天空
流進浩瀚的大海
掉入貓兒的耳朵
輾在貨車的輪下
總送不到你手中
**************
我想起一首歌
莫名的感動

街角的祝福 戴佩妮

多少個秋 多少個冬 我幾乎快要被治癒好
但還是會只因為一個重覆的話題 就無心自擾
也曾想過 若真遇見 我們應該如何是好
我想我還是會站在某一個街角 不讓你看到

只因為我不想打擾 只因為怕你解釋不了
只因為現在你的眼睛裡 她比我還重要

我只好假裝我看不到 看不到你和她在對街擁抱
你的快樂 我可以感受得到 這樣的見面方式對誰都好
我只好假裝我聽不到 聽不到別人口中的她好不好
再不想問 也不想被通知到 反正你的世界我管不了
若不想問 若不想被通知到 就把祝福 留在街角

我頗喜歡戴佩妮,那聲線讓我跳進她的世界。

星期日, 6月 10, 2007

同一天空下

在同一天空下
我幻想著你
燈亮了
等待黑夜的光臨
數算天上的星星
尋找獵戶座腰帶

寫封信給你。十八。

R,

終於,6月8日過去了。這一天沒有涉及你的文字。因為,這天並不屬於你。永永遠遠。

和中學的3位好姊妹共聚的時光很美,我們談起以往的種種。我們提起中三美術科拍廣告的事,記得我們是一組的嗎?胡胡鬧鬧的扮《上海灘》橋段拍安全套廣告。原來,我們一早行過婚禮,不過被攔途截劫了,我們的分離剎那間像是宿命。她們說美術科老師還留有那盒錄影帶,不知會否有緣再看到呢?那可是上一世的紀錄。

好友明年結婚了,曾幾何時我們為自己的小孩子改過名,都是抽了我們名字的其中一個字,想起都覺得很傻。朋友又說,戀愛中是苯乙胺令人變得盲目,而苯乙胺三年後便會慢慢消褪,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呢。如果是真的,我一直以來的是什麼?那一吻,我原以為是留待下一輩子給你的。無論如何,都過去了,給穿越了。

最近,忐忐忑忑的心情縈繞著我,像等待母親回巢的雛鳥。只怕是自己太傻了,是我多心,是我想得太多了。

外面閃電和打雷,我很害怕,mimi背著我睡,我仍得面對。

c

星期五, 6月 08, 2007

真惜

這個星期是生日周,年紀也不小了,第一次一年吃這麼多蛋糕。其實只是三次,下星期大概再有一次。

有人問我重不重視生日,我的答案是,我比較重視別人是否重視我,有沒有把我放在心裡。星期三和同事的生日聚、星期四和小公主好友聚,我享受和朋友一起的時光,聽她們說話兒。

星期五是正日,媽媽早一天問我會否回家吃晚飯。火爆的媽一向很少這樣溫柔,她可是真正的怒火啊。我回答她「未知」,她竟然很平靜的掛線。全因為了令我開心。然而,我卻因為一直在等有沒有別的約會而告訴她「未知」,一句冷冷的「未知」。

在巴士上,我開始後悔,於是我打電話回家,告訴媽:「我明晚回來啊,我想吃洋蔥炒蛋。」不想媽每一道菜都弄得很複雜的,為的是讓我高興。今天回家,媽先是給我一個紅封包,然後回廚房做菜。椰子煲雞、菜甫牛柳粒蝦仁炒腰果、蒸「盲槽」(不懂得如何寫)、羌蔥蟹、冬菇炆鴨掌、洋蔥炒蛋,道道佳餚都花了汗水。吃完後,吃了兩粒車厘子,隔一會便切蛋糕,姐在伊藤家買的,我喜歡。飽到不得了,姐體貼地說我不喜歡聽生日歌,對,我有點怕,靦靦腆腆的。

為了等一個未知數,放棄家人對我的付出,值得嗎?我覺得很內疚。
甚麼是真的應該珍惜,這個生日我學得多了。

********************
哈哈,我是怎樣也潮不起的人,但我收到一副很潮的墨鏡。

小弟弟送的禮物

只能說,我出賣了姐姐的胸部,嘩哈﹗

謝謝姐姐

收到這本,除了《一個人的泡澡》,竟然全都齊了,很瘋。

**********************

拉筋連環圖

你猜牠在做什麼?
噢,乜你咁不雅架﹗ 睇真d?ouchhhh...努力﹗
前d……再前d……
咩jei,未見過貓拉筋咩﹗
我都可以好優雅架﹗(設計對白)

星期四, 6月 07, 2007

寫封信給你。十七。

R,

記得明天的日子嗎?曾幾何時,這個日子對你的意義可能比對我還大。我想你忘記吧,我能猜想到。這些事情,對你而言,忘記比記起容易,而我一向也不喜歡強你所難。

嗯,我很想告訴你,最近我的身邊出現了一個人,就是我很欣賞的人。而這個人,竟和你是不相同的。我們能互相欣賞,無形中提升我的正能量。你說過,我們因性格南轅北轍而不能走在一起, 而如今呢?我的心有時有點悸動,但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想我自己越美麗的越不能相襯,我心底裡害怕啊。

明天香港也有雷雨,和獅子國一樣。如果天空有星的話,那多好呢﹗

最後,我想我仍舊是一個人。

c

星期二, 6月 05, 2007

心結

我喜歡王菲的聲線,很多耳熟能詳的歌不說了,有一首較少人喜歡的,偏教我著迷。

暗湧
作詞:林夕 作曲:陳輝陽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眉頭仍聚滿密雲
就算一屋暗燈 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讓這口煙跳昇 我身軀下沉 曾多麼想多麼想貼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沒緣份 我都捉不緊

害怕悲劇重演 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
歷史在重演 這麼煩囂城中 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其實我再去愛惜你又有何用 難道這次我抱緊你未必落空
仍靜候著你說我別錯用神 甚麼我都有預感
然後睜不開兩眼 看命運光臨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



藍色的歌詞,可以寫出來的人怎會不抑鬱呢?而我,卻在這方面有著同樣的宿命論的感覺。

白日夢造得太多會醉,像喝酒,太傷身。


**********

保護色,哈哈,看牠多舒服﹗

不是被蚊叮,竟被兩本書夾成這樣,恐怖﹗

星期一, 6月 04, 2007

寫封信給你。十六。

R,

香港像被放在蒸爐裡,每天出門總感到要命。我想在獅子國大概也不好過,每次看天氣報告,都是顯示雷暴。

放下內心的擔子,很吃力,但我想我總算穿越了自以為不可穿越的。我覺得自己得了一件叮噹的法寶,像個呼拉圈的,可以穿到另一個地方。銅牆鐵壁,一下子化為虛無。問題是,這件法寶是自己找到的,還是人家送的?而這,是一個問題嗎?

以前我會想,我希望得到時光機,讓我回到每一個令你失望的情境之前,再演繹一次,同一個意思,但比較溫柔體貼的方式。很傻嗎?也許。後來,我想得到一對隨意門,讓我離開沙漠,到達鳥語花香的仙境。

我搞不懂自己的心思。對你念念不忘?還是因為太寂寞而已?我想起林一峰的一首歌,叫《說說自己的故事》:

說說自己的整事 療傷的好法子
還有意沒意改編了歷史
努力查探有沒有好對象 難過每一張臉
才發覺自己都不夠專一

我總覺得,我們都是這樣。我心傷,卻又以為不應為此心傷。我高興,卻又怎樣都不能為此高興。

放下來吧,這對我是最好的,你會這樣說。

c

星期日, 6月 03, 2007

想你
有點想你
我偷了你的
寂寞翻開它是
一潭甜蜜與溫柔

我是一隻鳥
用翅膀擁抱自己
逃避回蕩著的弦音

可以
把我偷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