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31, 2007

硬頸四的第100篇

我發現,我是一個包拗頸的人。

不是扮清高,但人人看的電影,我多數沒看。結果,當然少了很多話題。人人趕著吃的東西,我多數沒嚐過,很少花很多時間排隊吃一頓飯。

想吃的東西點不到,我會不吃。(現在就不行了,要屈服,哈。)想聽的歌聽不到,我死搵爛搵。

明知山有虎,我偏向虎有行。人人告訴我,你的工作人工高但圈子小,吃力不討好,我仰天大笑。

我嘴裡說,對,我要儲錢買姑婆屋。
我心裡想,對,只因你不明白那意義與志向。
因此,有些人我是很佩服的。

又因此,他從前總說我是硬頸四。

************
這篇是100篇了,本來想寫點感受,最後還是沒有寫。我想起那些會慶祝100日拍拖紀念的女生。(沒有貶義的,只是我太不夠細緻。)嗯,還是繼續寫寫我想說的話便好了。

在這裡,大概可以發現自己成長的軌跡,希望日後仍會好好努力的我手寫我心。

星期日, 7月 29, 2007

步履滿長安:用淚打造的一切

我是個歷史白痴,講到西安,還是數得出秦俑和乾陵這兩個著名的地方。今次西安之行,當然要拜訪一下。



我想,歷史知識再薄弱的人,到西安都必定很期望到秦兵馬俑遺址逛逛。因此,我十分期待此行。經過幾日的行程,對參觀遺址、歷史古蹟的流程有認知,導遊先為我們辦票,我們就在外面冀盼著,又拍拍照。

有時候,我覺得參觀一個古老的地方,先得經過如地鐵的關卡,稍感不是味兒。這個可是旅遊點呢,對,是旅遊點,到處舉著鮮艷的旗熾,戴和擴音器的導遊,絮絮不休。而導遊與導遊之間的聲音,激烈地碰撞,只差沒把仙人們吵醒。

說回兵馬俑,裡面分幾個展館,我們先去藏有最多修復好的兵馬俑的1號坑。人很多,大家都圍著看,雖然放得遠遠的,但仍約略見到每一個不同的表情。再到2號坑和3號坑,看的人興奮,我就越逛越悲傷。

我問中史老師,秦始皇是否歷來最大野心的皇帝。尤記得以前唸書時,講起野心,很多人都會拿秦始皇和漢武帝比較。然而,身處秦俑的一刻,我覺得一切不再重要。我只是遙遙的聽到秦俑邊的飲泣聲。


上圖是乾陵,遠處看看戴著墨鏡、戴著帽、撐著傘、圈著相機的人群。這裡十足一個郊野公園。聽說這一帶山脈看來,就如武則天的身體,圖中所見就像是她的胸部。沿路上,看到很多守護乾陵的石像,一個又一個,相隔甚遠,剎那間,我覺得他們比我還孤獨。

一個人,有什麼資格這樣大興土木,動人千萬人的血汗,成就自己的欲望?而這一刻,我又有什麼資格踏著人家的墓地,還想走進去,只欠敲敲那棺蓋吧他叫出來呢?




這個碑叫無字墓,是武則天立的。無字的原因,有兩個說法。一、武則天認為自己的功績無法用文字表達;二、碑文應在死後才立。看著這個碑,是什麼原因也好,只能無言。

秦陵至今仍未開啟。聽說鄧小平(應該是他啦)多次希望開啟秦陵,但因怕開啟後變質,一直沒有開。其實感覺是矛盾的,一方面發掘出這些東西,對研究過去歷史有很大幫忙,大眾亦能了解自己國族的淵源。然而,總覺得有點不適意,像是打擾了嘛。如果我死了,當然我沒有這個吸引力,但若被人掘起來,每天讓人參觀,感覺怪怪的。嗯,不過死後是怎樣,又有誰知道呢。

步履滿長安:還可以

「中國人跟英國人一樣,性格較為內歛,跟他們交往總的來說都是不錯的,他們一樣很有禮貌,也會顧及別人的感受,譬如本來是不喜歡的,嘴裏卻會說『不錯』;本來是討厭極了,還會裝出一個微笑說:『還好』。我們都表現得非常有禮且很有體面,對人有禮就是互相尊重的體現,既尊重自己,也肯定對方。但是,萬一走了極端,過猶不及,便會變得虛偽,阻礙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發展。」

張寶華《走看東西——在牛津的文化筆記》

回港不久,我開始看這本書。先不理所言是否屬實,但當讀到這一段,我想起旅程時每一碟有指印的饅頭。其他人回應導遊的話在耳邊回蕩著:還可以,還可以。

大家的笑容,一下子變得很詭魅。

星期六, 7月 28,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四。


R,

印象中,你沒見過牠。然而,理論上,你應該見過牠的,就在你來我家的唯一一次。我喜歡這張相,我覺得牠是我,為自己自拍了。

其實我真的有plan過來找你的,不過暫時不可以。一來是銀根短缺,二來是無謂這樣心急,給自己不必要的幻想。我一早對自己說好了,往事如煙。

昨晚你竟主動與我問好,還數了67個「哦」出來。從前你常笑我說「唔知」,我那時候多忸怩,想來也可笑。現在的我又會不會如此呢?

你很久沒來過了,我承認我心裡有點不舒服。你party too hard了,對嗎?

今天,我收到一份小禮物。我想起你。嘿。

你快到巴黎,祝順風。

c

港人口味的越南菜

星期二約了姐姐到中環買鞋子,出發前先和姐姐、未來姐夫醫肚子,他們帶我吃越南菜。

我是個路癡,永遠不認得路。他們帶著我走,說是在大路上見到馬莎,就在對面的小街,上斜的,走走走,就會見到這家店子,叫「清越」。沿路有很多類似巴斯斯坦、印度人向我們招手,拿著餐牌請我們到其他店子。姐姐和姐夫在前殺出一條路,我便跟著走到這個由港人打理的越南菜店子。

對吃嘛,有人問我講不講究。其實我不大深究這個是否正宗、那個是否地道。吃到正宗地道而又對口味的,當然開心,但講到尾,就是要合個人的口味罷了。這家店子的菜,我相信並不是很正宗的越南菜,但講到口味,正能和我合起來。

我們點了四道食物,包括:XXX炒菜(忘了名字)、越式炒貴刁、炸蝦餅和豬頸肉。

竟然忘了菜的名字,微微的鹹香吧,味道還可以。

有多越式呢,我是不知道的,有扎肉條和甘荀條加上蔥香,美味。

炸蝦餅,我沒想到是這個模樣的,以為會很乾,卻又不然。

感覺上不會太熱氣,沾上醬汁,微辣而帶點酸,很不錯。

這碟豬頸肉嘛,吃到停不了,醬汁有點和蝦餅那小碟相像,帶點點辣,吃下去更惹味。

不算太油膩,外面有點脆香,肉質卻軟滑,wow,我喜歡﹗

飲品方面,未來姐夫點了椰汁龍眼冰,據聞不差。我和姐點的青檬梳打便很淡,那塊青檬圓圓的,像是頭和尾,很難搞。

事後再去openrice看看評價,竟然有不少惡評,評得最利害的是服務態度。帶我們進場的人都好好,其實不醒目的只有一位,其餘的人都會主動把碟子收到。環境雖然未至於坐到不想走,但也不差。

總括來說,我想我願意再來,至少要再嚐豬頸肉啊,嘻。

清越好開胃越南小館(地址:中環榮華里14號B地下/電話:2525-3553)

步履滿長安:飲飲食食(二)

登登登登,今次要講的是出名的餃子宴。先去片﹗


中國人喜歡吃餃,特別是北方人吧。西安這個歷史名城,有人說不看秦俑等於沒到過西安,而在飲食方面,大概沒吃過餃子宴也有點不像樣。
聽說不少外國的政要名人吃過這個餃子宴都十分喜歡。當年克林頓帶同妻女在城樓上享用,他的女兒不停為餃子拍照呢。

我們去的店子叫「德發長」,門口內側先放了很精緻的餃子模型,各種動物皆有,最可愛的有小豬仔餃子。安頓好後,一碟又一碟的冷盆徐徐送到,我不是每一碟都吃,部分是各吃一點點,小吃多滋味嘛,算是頗有特色,也有部分是不對口味的。

用過這些後,侍應開始送上餃子,一道一道送上,最普通的餃子是任吃的,再加上其餘的和珍珠餃,共有十五道餃子。基本上,全部都是每人一隻。雖然放在眼前的不及樓下展示的賞心悅目,但仍不得不誇一下他們的心思。各類不同的餡料,配合造型,可說是飲食與藝術交融起來了。

大概是口味的關係,始終比較喜歡肉類的餃子,特別是牛肉餡的,咬下去有汁,就像上海的小籠包,入口既香且綿,像把人帶到天堂。鴨肉餃、蠶豆餃、南瓜餃等真的第一次見,大開眼界。只是,沒有樓下展示的小豬和小兔狀餃子,有點失望。

原來,每道餃子吃一顆,已教人很飽了。那道任吃的餃子,大家都吃得不多,只添過一次。最特別的應該是珍珠餃,侍應十分濃重其事,捧著一小碟的珍珠餃,先展示。鎂光燈不停,咔嚓咔嚓,都好了。桌上放上一個鍋,後來才知叫「太后火鍋」或「菊花火鍋」,待湯滾了,便放餃子。每人一至兩顆,小小的,像珍珠的大小。咬下去,沒有餡的,就是麵粉團。本身偏好口感煙韌的、麵粉味重的食物,吃下去就不覺得什麼。有人則說:珍珠餃,原來只是麵粉嘛。(所以香港也有法蘭西多士,看開一點啦)無論如何,鍋子很特別,雕了一些圖案。只是,一大鍋湯,只放十數粒珍珠餃,似乎誇張了點。

其實不覺得有什麼很要誇讚的地方,服務態度很一般,有時胡亂的放下餃籠,一粒餃子便骨碌骨碌的掉到一邊,拍照時稍感不快意。有古箏和胡琴演奏,但演奏者大概熟能生巧,一邊四處張望,左思右想,然後手指像機器一樣彈,有點失色。

總括來說,也算不枉此行。本身對餃子沒太大偏好,但吃過這麼多種類的餃子,在香港是吃不到的吧。充滿創意的飲食,是生活的一大動力啊。

星期五, 7月 27, 2007

最熟悉的陌生人

終於等到星期五晚了,假期的開始﹗心中一直有些東西想記,現在正是機會,嘿,接招﹗

在同一個地方工作快兩年了,家住得遠,工作的地方又不大方便,要轉車。每天花差不多2小時在巴士上,是每天的1/12,對很多人來說,大概算是比較長的時間。在近兩年的歲月裡,每天幾乎和同樣的人一起出發,沒有交談,帶著睡眼惺忪的樣子一起等車,再在車上熟睡。其實,除了不捨得一班相識的朋友和同事,我同樣不捨得這班最熟悉的陌生人。

有一個每天穿線衫西褲的女人,我想她喜歡啡色,她的袋子和鞋都是啡色的。我們一起上車,上起轉車,但她比我遲下車。

有一個男人,高高瘦瘦,每天都西裝畢挺,近兩個星期五,他改穿運動服,他和我轉不同的車,但只要我去大家樂吃早餐,都會遇到他。有時,下班後他會和女朋友逛無印。

有兩個壯健的中年女人,其中一個背著有點髒的大背囊,等車時喜歡大呼小叫,喜歡和前面的人(有時是我)零距離。

有個casual wear的男人,誤以為我排錯隊,原來是他排錯了。自此,每次轉車時,我們也彼此留意著,但卻又沒有打招呼。

有個叔叔,在我八達通負值、身上沒有零錢的時候,幾乎想把車費塞給我,叫我不要還。

下車時有另一班車,我們起奔跑;車子遲了,我們一起看錶乾著急;某天在車上不見熟悉的身影,我猜想你坐早了或晚了一班車。

這些看來微不足道的事,於我來說別具意義。兩年了,是他們一直陪伴著我。容祖兒《chuhuahua》這首歌的mv中,啊,她是為可口可樂拍廣告的,在地鐵車廂內與乘客狂歡,這一幕很能觸動我。有時我會想,在這輛巴士的都是老相識。如果在早上,我們會笑笑打招呼,我們會閒聊一下,那多好,就像把地球的一切聯繫在一起。我沒有這個勇氣,大概其他人都沒這個閒情。

無論如何,我會不捨得這班最熟悉的陌生人。

星期三, 7月 25, 2007

步履滿長安:飲飲食食(一)

數天的西安行程,當然少不了的是飲飲食食。那邊人的口味和香港人大大不同,所以很多人對用餐都感到很難過。不過,除了無味又大手指印的大大個饅頭外,其實也有一些不錯的食物。

由於食物太多,在每一桌子人數不多下,每一餐的食物仍要碟疊碟(﹗),所以便抽一些值得一提的食物,分拆上巿吧。

用餐的時候,麵食似乎是必備的,都是手打,口感很好。今次先講我十分喜歡的麵食——褲帶麵。

褲帶麵之所以有此稱號,是因為麵像皮帶一樣粗和長,有與一元同樣的厚度。因此,不能吃太多,否則容易感到滯。

看相片似乎是其貌不揚,又不是放湯,又不是炒麵。吃的時候,實在很難夾起,因為太長了,要勞動別人幫幫忙把麵夾斷。夾的時候緊記要沾一點碟上的汁。

我想那些汁內有醋,帶點酸,十分醒胃。如果只吃麵而不沾汁,便只有麵粉味。配合醒胃的汁,咬下一口,慢慢咀嚼。別吃得太急,這麼粗厚的麵,吃得太急更容易消化不良,亦不能好好享受。噢,頗彈牙的口感,十分特別。個人喜好麵粉味,加上那個汁煮得很好,很合我意。不過,實在太heavy了,不能吃太多,吃一條便飽。








看﹗真的很長啊﹗

好心你啦﹗

睇女相就唔該返屋企先睇啦
賤格﹗﹗
仲要save低晒
變態架你?
係啊,話緊你啊,仲望望望﹗
簡直污蔑我個blog﹗
人神共憤啊﹗
請對號入座。

打完心情都暢順一點。

各位,真不好意思,太失儀了﹗

祝君安好

昨天下午開始,我的左手手掌虎口位開始麻痺,然後是到手臂,晚上到左腳有點痺,全在左邊。後來腳好多了,姐著我先觀察一晚,第二天再痺就讓她看看。

睡前祈求著要好起來。今早醒來,手仍是痺痛,哎。這叫我想起小時候的一次經歷。

小三的時候,那天是考試的日子,全校同學站在陰雨操場裡聽早會、祈禱。那種感覺,到現在我仍記得很清楚,是一種強烈的恐懼感。當我張開口時,我發現自己完全發不出聲。之前完全沒有喉嚨不適的感覺,只是我猛力地要說話,結果就算是「啊」一聲叫出來都不行。

我看著其他人低頭禱告的動作,遠處只有幾個暗暗在玩的小男孩,我很害怕。我啞了﹗怎麼辦?在那個時候,幼小的心靈並未有失聲的概念。淚不停地湧出來,臉和校服都弄濕了,眼睛和臉紅通紅。不知何時,這個站著哭的小朋友被老師發現了,立即前來慰問,了解情況。我哭得抽搐著,但仍沒有聲音,我只能指著喉嚨。

後來,老師帶了姐姐來我的隊伍,她努力地安慰著我驚恐的心。我相信大家都感到無能為力。慢慢地,淚止住了,我拖著疲累的心坐下,開始考試。考試時,我仍不時企圖叫出聲。考到一半,我突然輕聲地「啊」了出來,忍著笑繼續考試。

突發的變化實在好恐怖,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小時候我一直以為自己很強健(我的姐姐是個藥煲),直至高小時,身體變差,常常暈到,後來是每季的大感冒,再到頻繁的胃痛。

健康是無價寶,真的。祝君安好。

希望我的手會平安無事,其實真的有點害怕啊。不幸中之大幸是,痛在左手,不在右手。

星期二, 7月 24, 2007

步履滿長安:零

湧進巨龍的嘴巴
是寂寞的十七歲

追追尋尋身外物
除了物主
陰涼是小公主淚眼的濕度
沾不著半點甘露
別問她是誰

不是秘道卻
流進尋幽探秘的腳印
只有到和白天同樣的黑夜
才落幕

最美的
只是最美的女子
由她
守候最淒迷的
密語

永泰公主墓

星期日, 7月 22, 2007

步履滿長安:步步為營

內地治安不大好,是早有所聞的,今次帶著一大班人,時時要提醒自己得步步留心,時時在意。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有這種警覺性,所以,老師們,心血少一點都不行。

這次行程不多不少出現了些危機位。是次行程其中一個景點是當地的一條食街,就是一個購物巿場。領隊多番警告大家要小心財物,仍有不懂性的孩子電話放在淺褲袋、一手掛相機、一手拿銀包的模樣,這個look當然要再改造了。進場後,手持著對講機,像保護証人組。先是見到一個新疆模樣的男人拖著四個小朋友;之後斷斷續續都會有些組合,或二人,或三人,裝作購物,但對其他人的袋子虎視眈眈。部分醒目女生懂得照顧自己,男生亦讓我另眼相看,即使失掉購物的時間,仍處處維護比他們年長又不懂性的女孩,很令人感動。結果,有因害怕而沒心情購物的時候,到有心情購物時亦沒心思議價。換來的是一句:miss真係好闊綽啊。

即使在白晝,遊覽一些景點時仍處處見有人在埋手,搜尋大意者的袋子。也只得自己小心一點,又要保護小朋友。沒法子,一看便知我們是遊客嘛,部分人身著光鮮,又戴著飾物(明明已叫大家不要戴)。吃飯的時候也要提示小朋友看好財物,寧願被指嘮嘮叨叨,總好過見到有人失掉東西淚眼汪汪。

有一天要坐長途車,在公路上,我們見到一輛行駛中的私家車,車頭上伏著一個男人。大家都十分驚奇,當地導遊說那是討錢的人,不給錢便整天伏在車上。小朋友竟然笑著看,覺得很有趣。不過我們也幻想過如何對付這些人,白白給錢是有點心有不甘的。想的其中一個無聊辦法是,趁那人以為我們取錢時,用蚊怕水噴他(千萬不要當真)。

別以為不在街上,躲在酒店便可以安然無恙。聽說內地的酒店普遍都有些人提供性服務。由於本團的團友分散兩層,每層便有些散客,不知是否長租來提供服務的。晚上總有些不三不四的人來來往往。有些男人入lift後沒有按樓層,跟著我們出去。又有女孩子被電話滋擾,然後有人拍門。不懂性的女生還穿著睡衣小短褲,搭著毛巾走來走去,汗顏。

貽興王說最緊要進步,我的進步是由被照顧的角色變成照顧人,有進步啊,哈哈。

難怪人家說西安近年治安日差,總算是體會過。亦因此,能無穿無爛的回來(更藉得高興是小朋友都一切無恙),真感恩。

星期六, 7月 21, 2007

步履滿長安:失落的影像

我願意把記憶的寬度拉長
順著眼球的移動
由左
而右

沖晒店員的不明所以
配合酷熱的氣溫
和我灰暗的臉

回憶太滿
流溢了
一點不剩

影像選擇逃跑
我卻從來是個跑不動的孩子

---------------------------------------
記於晒不出相後,我真的很灰。
不夠光和走光都分不出,我可以奢求什麼?
一切也是緣。

步履滿長安:雜碎

西安,我的第一個印象不是八大奇蹟之一的兵馬俑、不是各個皇陵,而是賈島的詩句「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當然,還有周邦彥的「渭水西風,長安葉亂,空憶詩情宛轉。」這兩句詩詞,在西安微風輕送,點點落葉下更動人心。而幸運的是,伴隨我到此地的是熱熱鬧鬧的人群,學生喜歡伴著我,我在此不愁寂寞(根本沒有心思去想這個問題)。

回來後很多細碎的東西想記,就是不知從何說起,就拖到今天。今次不是旅遊,身分不同了,不是自由行,責任重大那個模樣,有時也不算輕鬆,遲些可以講講有關安全的問題。你問我享不享受這個旅程,其實是苦樂參半的。出發前有老師留下一句:自得其樂。回想起來,整個行程並不是這樣差,雖然走馬看花、四圍像危機四伏、休息時間不足,但小朋友們都很快樂。我想,這個行程就像一本入門書一樣,讓大家對值得到的地方有概略的認識,有待將來自行發掘。

出遊的主要目的,當然是對當地有所了解,期望提高對祖國的歸屬感云云。這個官方版本我不多說,反而我認為此行最大的收穫,應該是各人在共處六天時光裡的種種。有些人真面目盡現,有些人體現團結互助的精神。人與人的相處,是一個很大的學問,而在這個團中,我想我能看到這班小朋友的成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能在別人的路上留下一點微暖的足印,建立彼此的情誼,對快要別離的我,感覺是如此的好。

(想upload相,但在這裡不成功,遲些在家再搞。哼﹗)

星期三, 7月 18, 2007

平安歸來

各位,我總算無穿無爛的回來了﹗

想記的事很多,容後再記,要趕著吃晚飯、收拾等等。

王老五,應承了你的,給我地址,我寄你一個兵馬俑,嘿﹗

星期五, 7月 13, 2007

拔劍東門去

說笑說笑,不是出東門,只是出出門。

本年第一次遠行,一行便是六天,願事事平安,帶著滿滿的見聞回來。

星期四, 7月 12, 2007

勇氣

昨晚早了下班,一邊吃晚飯,一邊看電視,十分寫意。

電視突然傳來一句:跳舞同做人一樣,開始了就不能停止。

叮﹗做什麼和做人都是一樣,開始了就不能停止,也不能當作沒有發生。從前我是一個愛逃避的人,我害怕結果非我所願。我又是一個無自信、膽小懦弱的人,我害怕自己做得不好,別人都不喜歡自己,我抽身站得遠遠。

資訊科技發達,打出來的字可以刪除,檔案內容可以覆蓋。而我學會努力地站穩,一步一步向前行,不要輕言後退。

我想我又勇敢了一點。

星期二, 7月 10, 2007

爸爸媽媽,謝謝你﹗

今天對很多家長來說是個大日子,升中派位放榜了﹗有人歡喜有人愁,近年開始有叩門的風氣,很多家長為子女四處撲,實在辛苦。

因為工作關係,有機會經歷這個場面,最吸引的是眾生相。有父母拖著乖仔乖女和厚厚的profile,肯定比見工的厚,最誇張的可以有1/3本牛津字典厚。有父母幫子女填好,硬把其實不會看的証書副本塞進我手中。有父母耐心地看著子女填表,關切地聽我講解。有父母不清不楚的摸樣,欠這欠那,但他們比誰都緊張。不同階層的人有不同的反應,有大學教授,有滿口鄉音的媽媽,他們有著同一顆心,在那一刻如此地聯繫在一起。

我想起自己升中的時候,派位派得差,進了校風不好的學校。那一天看完結果便入camp,我由知道結果直至到達camp的場地,眼淚沒停過,不敢告訴媽媽。直至晚上報平安,媽罵了我一頓。我最記得她第一句是:點解你入左xxx架?這一句,深深刺傷到我,直至現在。媽媽從不喜歡去我的家長日,不會接我放學。小學第一天上學,因為她睡過頭,所以我遲到了。

前一陣子《金枝慾孽》時,講到人與人之間的恩冤,講得很到肉。家人亦然,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有時為家事感到很困擾,有時會記住爸媽做過令我記恨的事。人便是這樣,感恩少,怨恨卻記得多。今天的場面,再次提醒了我。我打開相簿,見到這張相:

媽媽為我搞的生日會,送我漂亮的外套加小裙子,好看的蛋糕,請了一班媽媽的朋友來和我慶祝。她常常說:爸媽有錢的時候,什麼都願意給你們。我知道的版本是:爸媽有沒有錢的時候,都會把他們的心神給我們。

星期日, 7月 08,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三。

R,

不知怎的,最後我沒有告訴你有關找到工作的事。雖然,我知道你會為我高興。

波動的情緒終於暫告一段落,而有關情感的種種,現在我是願意稍稍放下(即使我心有點點不甘)。未來是可能多達二萬五千里的長征(或者超過),我不可能拿著這個走,太沉重。

如果你還一直在獅子國,或許有天我可以來探望你,看看你的生活,順道當是遠離原地,靜修一下。我已預計未來挑戰重重,就讓我拿起寶劍,披荊斬棘。至於你,也好好加油吧。

c

從渣沽的簽名……

極受歡迎的blog界紅人渣沽出書,我是後知後覺的。當然,我亦沒有幸運地得到親筆簽名書乙本。

一向喜歡文字的浪漫,但簽名、拍照這些事卻幹得不多。人生的第一本作者簽名書叫《美麗的香港》,那年我才中二,書是老師叫我買的,名是看見人家排隊索簽名我跟著排的,真沒性格。而最後,我沒有看完那本書,覺得很悶。剛剛拿出來看,其實不算很差的(小姐,人家是作家啊,不是這個年代的,哈)。他寫得一手好字。


第二本簽了名的書可以說是教科書,叫做《實用語法》。大一那年必修語法,那本教科書正是教授寫的,那時覺得好有型。最難忘是教授說過:「點解要叫我地做菜呢,咁d男人就係草囉。」她真的好有性格,是一個又強又溫婉的女性,聽說以前是校花呢。

嗯,那本語法書借了給人後便不見了,嗚,現在想再看再學學都不行了。

第三本是余華的《活著》,大三的時候,余華來學校開講座,講座前有一個小型茶會,我想極像簽名會,很多人排隊找他簽名,包括系內的教授。狂草一樣的字體。


除了這個,我們還像個小影迷,是小書迷,拍了照片。

離開時,瞥見余華走向lift口,3個傻的按住lift門,余華當時是很無奈的嗎?嘿,大學生,看我的勝利手勢﹗看著工作桌面的相片,便覺得很開心。不過如果要我選擇,我還是喜歡簽名多於拍照,文字較赤裸裸於我來說來得較感動。

星期六, 7月 07, 2007

不得不報的喜

各位,我已成功攻陷西營盤,稍後會進駐FL。

過去的憂慮、抑鬱、焦急失措已一掃而空,像今天,黑雲敗走,烈日當空。

我起初以為自己一個人力破蜀地,想想看,其實戰友實在很多。

感謝每一位,虛擬的、現實的朋友(其實不也是朋友嗎),是你們從後助我把死火的車重開。

又是終結,又是開始,翻開書頁,筆桿輕輕的快要開始寫了。

殺出西營盤


唸書時某教授推薦我們看《殺出西營盤》。這套傳說中的電影,我們在影碟店一直找不著。明天要去一趟,自自然然地想起這套戲。老爸聽我一說,便大讚好戲,說有秦祥林、岳華、劉兆銘、李修賢等。嘩﹗原來很出名的,曾經被提名過為最佳電影呢,與許鞍華的《投奔怒海》同期。

人家殺出西營盤,明天我殺入西營盤。

明天(其實是今天了)還是一個有趣的日子,070707。

星期五, 7月 06, 2007

職業病種種

乖喇

今天幫老闆完成了一項費時費神的工作,換來的是一句:「啊﹗你真係乖喇﹗」

質地

搞手袋廠的舅母,每次見到街外的手袋都禁不住去摸,從而辨別其質地。

搞緋聞

朋友是娛樂版編輯,她的老闆最喜歡在看雜誌的閒情以外為下屬搞緋聞。

老細

媽媽與3位歡場女子打四方城,因要上廁所,由爸代打。突然,其中一個女子輕撫爸的手說:點啊老細。

星期二, 7月 03, 2007

暖風

26度的空氣流動
貼著皮膚帶我歸家

光與影
是在鉛筆上雕花的古怪校長
躲懶的伯伯和熱心的護衞姨姨
是閃亮的相機的一下咔擦
伴著法式西冷牛扒和芝士汁焗雞柳

心牽著心
我想著燕子為何向南飛
另一邊廂生還者幸運地脫險

生命的幽香在書頁中溜出
捧著充滿鼓勵的小印記

風太暖
甚至帶點微熱
愉悅就是這樣簡單
簡單地送我歸家

星期一, 7月 02, 2007

聽見生命

無意中走過一個blog,發現了一個網站:聽見西藏

五十歲徒步遊西藏的台灣女子,以此作為自己的生日禮物。

五十而知天命。

一個女子以心靈感受天地,感受眾生的感人紀錄。

身體起皺紋並不要緊,最重要是靈魂別起皺紋。

一些生活。四。

上茶樓後,經過報攤,見到陳慧嫻當封面的雜誌,媽和姐不約而同地說:冇左個男人jei,使唔使咁啊。姐說,愛情和麵包,她會選麵包。

我想,或許是她們太幸福。或許是她們都很強悍。或許是她們真的覺得麵包較重要。

我又想,如果讓媽知道從前的我的模樣,大概會罵我不爭氣,氣得和我脫離母女關係,哈哈。

女人,有時就是太會流淚。

******************************

買了鐵架,打算置在床尾放點什麼,一直就籌劃著,今天終於實行了。

東西很重,幸好有姐和小弟弟幫著。她們叮囑我不要自己安裝,要待爸來。我彷彿聽到爸幫我駁電視線的喘氣聲。長大了,女生也要靠自己﹗於是,我花了比一般安裝者多一丁點的時間把架砌好,嘻,很快樂。

另外,還是別吸煙吧,老爸的痰有時是黑色的。

******************************

我拿著貓砂剷,剷一下,看到秘密文字;

剷一下,沒有發現;

剷一下,找到那秘密文字;

剷一下,從來沒有留心;

剷一下,快要找到那一段;

剷一下,看了等於沒看……

剷一下又剷一下……

星期日, 7月 01, 2007

鰻魚與鱔

媽媽以前說,鰻魚即是鱔。我想,為什麼鰻魚這麼好吃,但鱔卻……今天突然想起這個,便search一下鰻魚的意思。原來鰻魚分很多種類,大概日式鰻魚和中式那種不同吧。另外,我發現很有趣的是,原來鰻魚的性別是後天環境決定的,如果雌性太少便會變成雌性,總之都是為繁殖的。

----------------------------------------

先說日式鰻魚,我十級喜歡吃。即使那時說有孔雀石綠,人人避之則吉,我每次仍點鰻魚,開了口才發現現在都不賣。雖然沒有誇張到在超巿買那些原條鰻魚回家吃,嗯,我覺得會不好味的。然而,每次吃壽司,是必點的項目。如上日式店子吃飯,很多時候都會點鰻魚飯。早陣子和同事去旺角的板前吃了一件火炙鰻魚壽司,入口仍然暖烘烘,上面有豐富的醬汁,入口既綿又juicy,差點變身成《味吉陽一》的人,飛上天去。

不過,也有很差的經驗。









左邊那件乾旱無汁,那片鰻魚像老婆婆的皺紋,吃下去幾乎不知自己吃了什麼。吃時身處元朗那間壽司亭。

右邊那件同樣乾旱無汁,還要是這個生意失敗的模樣。吃下去,味道不像吃鰻魚,我開始懷疑自己吃了什麼。吃的時候身處沙田連城廣場的元綠。

雖然我很喜歡吃,喜歡的程度到達水平低都能入口,但未至於此吧。

-------------------------------------------

那中式的呢,自小和媽媽或家傭到街巿買菜,便見識到牠們的頑強。被切開了一半仍奮力擺動,在血泊中,其實都幾恐怖。媽會請魚檔的人處理,如何處理便要看煮法了。

其中一種煮法叫盤龍鱔,即豉汁蒸鱔。叫盤龍的原因時,那些人會把鰻切好,橫著切,留邊不切斷。於是,煮的時候媽媽會把鱔屈著,成為U狀,叫得好聽一點,就像龍。從前不喜歡吃,因為鱔太多骨,後來試著吃一兩件,由於本身偏愛鼓汁的食物,所以入口便覺不錯。不能蒸過久,否則便不滑了。

另一種煮法叫眉豆炆膳,是爸爸的家鄉菜。眉豆對我來說,是極難吃的東西,但這種造法,卻使菜式出奇地好吃。先是用水把眉豆煮熟,然後加入拍扁了的蒜頭煮汁,要很多眉豆,做成眉 頭蓉那樣。最後加入走了油的膳,這次要切斷了的啊。煮的時候要很小心,不要把鱔搞爛。用來送飯,簡直是不二之選。

每次吃的時候,都想起那頑強的生命,哎,真不好意思。看來我絕對不是吃齋的人。
參考閱讀:鱔的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