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31, 2007

blog day

今天是blog day,8月31日,就來個blog day tag吧﹗

我也選五個網誌,太熱的如人在中環、追渣估那些我不選了,反正實在太多人講。隱居的(玩私竇了,不多講啦)我也不講了。

排名不分先後,都是喜歡看的。

1.惡女。如此。闖天涯

她是一個很會愛人的記者,也很寵我^^。
偶爾的機會下相識了,為著相同的感覺流過淚,也因此投緣。
文字很好,還用說的嗎?拿著筆維生的人嘛。
她執著,她有熱誠,她有良心。
願她永遠幸福,愛自己更多。

2.穿戴聽看網不盡

zz,有趣的OL。文字好,自稱零邏輯,思路十分奇特(有人稱之為變態,但我喜歡)。
往往有些令你忍唆不禁的說話。
對fashion很有研究,如你有興趣,可以看看她的介紹。
不過,千萬不要變成shopaholic哦。
否則,你可能會像她一樣怕被雷劈。

3.這雙手雖然小

leona,剛打開了心窗的女生。
喜歡看她的文字,總能給我一些啟發或感動。
或許,她的雙手雖然小,但心胸卻大。
此wong不同彼wong呢,嘿。

4.無書不歡,無食不樂

blog的奇妙,在於把遠在海外的人連結起來。
真感謝,讓我有機會認識這位愛書愛吃的女子。
看她的文字,讓你覺得自己已身處她的書房,
坐在舒服的古董椅子,欣賞書桌前的窗外景致。

5.無常

唯一一位男生(我指這個5個選擇內)。
全因我不單愛文字,也愛影像。
文字與影像給我的感動,不能言喻。
有時,像在球賽播放時的啤酒與花生;
有時,像在寧靜下午時的cheescake配果茶;
有時,像在清水中加幾滴檸檬汁。

要選的其實好多,不過選五個,就random這五個出來啦,哈哈。

http://www.blogday.org/

星期三, 8月 29, 2007

c for copy cat

搏老命時我是衝衝
趕時間時我是匆匆
有怒火時我是沖沖
一百分時我是聰聰
電話無電時我要充充
在工廠區時我怕囪囪
去動物園時我找驄驄

似曾相識?最近得知一句標語:「來亦匆匆,去亦沖沖」,我想起易亦,哈哈。
做了意念抄襲者,c for copy cat。可以頒獎給我嗎? :p

***

第一天戴新眼鏡上班,全天沒有人講起過,四個字一下一下打在我的心中:
「好冷漠啊﹗」(人家幹嗎一定要提起?)

星期二, 8月 28, 2007

尋求意見

http://notebook.ecom.hk/bu2007/notebook_hp_6910p.html

想趁promotion買一部notebook,有沒有意見?
十分頭痛啊﹗
最好有120gb,輕一點,不多於2.5kg,不要太慢。
我在想,12吋mon會不會太細?工作用……

星期日, 8月 26, 2007

九型人格分析

九型人格分析
第四型藝術型、浪漫者、自我型、憑感覺者
16%
第一型完美主義者、完美型、改革者、改進型、秩序大使
15%
第二型助人者、全愛型、助人型、成就他人者、博愛型
14%
第三型成就者、事業型、成就型、實踐型
13%
第五型智慧型、觀察者、思想型、理性分析者、思考型
11%
第六型忠誠型、忠誠型、尋找安全者、謹慎型
10%
第七型快樂主義型、豐富型、活躍型、創造可能者、享樂型
9%
第九型和平型、和平者、和諧型、維持和諧者
7%
第八型領袖型、能力型、挑戰者、保護者、權威型
6%
好長的問卷,要有一定耐性才能填完呢﹗

舊同學聚會

不知不覺已是踏入社會工作的第三個年頭,大家開始變得很忙,要約舊同學聚會變得很困難。

地點和時間

時間最困擾人,大家由畢業時去馬拉(嗚,我無錢去),到相約兩日一夜的小宿營,再到玩足一天,到吃晚餐。似乎,回頭路很難行,大家很難花一天以上的時間。早陣子談過不如北上又好,去澳門都不差的論調,全都會適時不了了之。

地點方面,基本上,三個字便足夠:「油尖旺」。

聚會要求

1. 地點方便。
2. 能容納多人。
3. 可以長期逗留。
4. 食物質優和量多,但價格要相宜(好了,是便宜)。
5. 最好要圓桌。
6. 不要太嘈吵。
7. 最好有空調(夏天適用)。

當你是搞手的時候,聽到以上的七項要求,你會叫他們去「食七」吧?﹗哈哈哈,當然是說笑啦。不過,世事是沒有完美的,所以嘛,有時也頗煩人的。去cafe嫌貴和吃不飽;去大排檔嫌嘈吵;去pizza hut之類嫌桌子不是圓的;去bbq嫌遠和花時間太多;想吃特色的食物又嫌遠。

於是,我和一個好姊妹,由好落力做搞手變到放pea,要嚇一嚇,他們才懂得收斂一下。

壞習慣

朋友間總有幾個「飛機王」又或者例遲者,這較人有點頭痛。

試過有人約好了,過了時間仍未到,到我們打電話找她時,她才說不能出席,當時大家已呆等一會。飛機王的語錄可輯成朋友間的經典,例如「我要返屋企飲湯」。又或者可以沒緣沒故的。

至於遲到,我是一個比較重視時間觀念的人,即使稍一要遲一點,都必須透過電話預先通知。然而,沒有時間觀念的人實在太多,我們試過一起呆等45分鐘,那次因為去郊區bbq,所以一定要等。以往也試過在地鐵站等超過30分鐘,後來開始不等了,先找吃飯的地點落腳,邊坐邊等。遲到者通常都是即時道歉,但繼續遲到。

有一次,例遲大到的朋友只遲了15分鐘,我稱讚她。另一位朋友後來問:為什麼遲到也能受讚賞?觀點與角度吧,她總算有進步。雖然那位朋友不是謝絕約會,就是爽約,或是遲大到。大家會繼續抱怨,而另一方又會繼續遲到,生生不息地。上次只約了兩個朋友唱k,例遲的朋友只遲了10分鐘,我竟然覺得有點感動。

奴性

昨晚,相約於尖東有骨氣,兩個飛機兼例遲王後來趕上。飽到不得了,便打算不如去海旁。最後,我們去文化中心上洗手間後,再去港威那家仙跡岩。同行者忍不住狂笑,為什麼我們要這樣?飽得喝不下東西,還繞個大圈子走到老遠。大概如平日不甚有口德的朋友所言:奴性啊。哈哈哈。朋友便是這樣,我們重視,所以我們遷就對方。


星期六, 8月 25, 2007

寫封信給你。三十。

R,

寫得密了,對嗎?可能因為……我有些鬱鬱於,我不想再對人說某些事情。

我包拗頸,你不是不知道的。只是,每次、頻密地聽到別人說起工作的地方,類似「聽講呢間野好哽」、「聽講呢間唔掂喎,做死人」的時候,我的心會不舒服。我太受人影響嗎?或許。我想說:朋友,你明白我嗎?而事實上,沒有人能完全明白另一個人。終於把心中所想說了給一個人聽,以為他會明白我的意思,最後只有誤解。他努力為其他人辯護,但我又何曾怪責過誰?我只是更覺得沒有人明白。因為這個緣故,我竟然哭了。

我的想法太夢幻,不符合實際嗎?我不理解當前情況嗎?其實我全都有答案。只是,我希望有些support,而非誤解我負面、有怒火之類。

我想,分享是要選對象的,要隨著經驗,我會知道那個是我的對象。

這種傷感,總有人能知道。

c

星期五, 8月 24, 2007

一切原是夢

某個角落
樓間坐著你與我
你出聲卻像唸著唇語的話
輕輕
打進我的心房
是暗語
期待
毒藥之一種
到來時卻不懂反應
我納悶著
二人三臂
溫柔地貼向你臉
一發不可收拾的
原是夢一場

換著我給你一個暗語
如你問起
讓我給你一朵花

星期四, 8月 23,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九。

R,

大概,以後要告解時,我會發你一封信。嗯,要改稱R神父。

投入新工作了,壓力不是沒有,但現在有一點隨遇而安的心態。始絡急不來嘛,連進度都未知,如何預備?倒是花了好些心神在班務上。中一啊,我們相識的第一年,想起那時候你討厭的咀臉,又總覺得你不喜歡我,在言語上像是欺負我。多麼久遠的時候呵……

至於環境,可能這兩天少人吧,就是覺得有點孤單。office太大了,人太多,大家都很helpful的模樣,但總有彷彿聽到「我們不會是一伙」的感覺。今天同事purple想買午飯,同事l 走來問我吃不吃,最後便和purple一起點外賣。purple很cool的樣子,她有很特別的名字,像作家的筆名。我勇敢地問她的名字,而她彷彿對我的不感興趣(又或是她已記得吧)。最後,各自躲在自己的書桌吃。

新工作,本來已叫我心驚膽顫。哎,家裡的事又煩人。我不是提款機,不是可以隨便拿錢去飲茶灌水的提款機……似乎,我出現經濟難關了。和姐已談過大家的計劃,但非一朝可成的事情,至才要等3、4年吧,希望不會已油盡燈枯。

c

星期三, 8月 22, 2007

休?

開始新工作,每天遇到新的人和事,對我來說有很大的衝擊,同時引發很多想法。一直很想把有趣的人、心情和特別事記下,卻沒有這個心神。

其實在工作開始前已料想過會沒有時間寫寫文字,只是沒想到這麼早便出現這個現象。可能要周末才能寫點……本來寫作便是隨心的事,世俗多繁囂,是真的,我這個凡夫俗子又怎能躲得過?

很想對大家說,我很好,新的工作環境也不錯,只是有點累。我知道的,很harsh,同行給我工作的地方的評語。希望將來不會連周末都不能到這裡逛。現在嘛,就連開google reader看都很少,不是熱情遞減,我仍時時刻刻顧念著大家,希望認識大家,只是嘛,現實歸現實,要把自己的事先辦妥。

嗚,好累啊,要堅強一些﹗我提醒自己,要tough,要有原則有立場,要是非分明,要長大,要做好自己,要well prepared,要學習減壓,要多投入多努力。

至於這裡,我總不希望一個抒解心情的地方會隨其他人休而休,有機會在放下一點心情吧,2316了,明天0640要起床呢。

星期日, 8月 19, 2007

法師先生,你好﹗

電視上的法師先生(應該這樣稱呼嗎?),我認得他。

他在挑千金小姐。

究竟在哪個場合,我卻毫無頭緒。

請教教你的子女吧

在西鐵站的出口,我見到幾乎一排地走著的人,兩個媽媽、一個嬸嬸和4個小朋友。

看見4個小朋友每人手拿著幾個(我懷疑甚至有10個)雨傘套把弄著,大人們若無其事。

我心裡只生出一句:請教教你的子女吧﹗

曾經想做但沒有做的事

突然想起這個,由第1點引起。

1. 想自己搞個aNobii 書櫃,卻沒有那決心。
2. 想把抽屜的東西全翻出來收拾,卻沒有,除了因為懶,還因為不捨得。
3. 想拿褲子改,卻不想出門。
4. 想約姐吃午餐,卻沒有,因為她已溜了。
5. 想當填詞人或作家或詩人,卻沒有。對,天分是天生的。
6. 想偷偷把一直自覺欠你的給你,卻沒有。那次,還是沒有勇氣。
7. 想把未看的書一口氣看完,卻沒有。我的一口氣太短,完成不了。
8. 想明天該穿什麼,卻沒有想出來,哎,怎麼好了?
9. 想快點照肺,卻未可以,時間不許可。
10. 想配那副斯文眼鏡,卻未成事,要等消息。
11. 想考試不合格的朋友開心,卻不知可以做什麼。大概他已復原,但我決定寄他一排巧克力。
12. 想一步登天,詩詞歌賦樣樣皆精,卻沒有。這是迫不來的,何況要看的著實多。
13. 想重看《closer》,卻沒有。因為想把書先看完。
14. 想學琴,卻沒有。因為沒錢,而且要學的實在太多,未排到學琴。
15. 想快點整理新辦公桌、種種與工作有關的,卻沒有。有待明天再計畫。
16. 想在幽暗的環境和某人並肩而坐,卻沒有。不是時候。
17. 想吃薯片,卻沒有。我鬧熱氣了。
18. 想搬家,卻沒有。一闊三大,始終家裡好。
19. 想有一隻邪溜丸公仔(要軟的),卻沒有。找不著,沒有刻意找過。
20. 想看日出,卻沒有。因為我昨晚3時才睡。

好了,幾乎把一本書看完,小休一會,成就這篇無聊小記。要外出買晚餐嚕。

十四歲散記

早前看了《十四歲的母親》,很多感觸,很多反思。

昨天看了「十四歲九優女狀元」當嘉賓的《全民開講》,看是因為被「女狀元」吸引,然後,我決定以後不看這個節目。嘈到拆天,完全沒有發言和聆聽的風度,彷彿不爭著說的話很快便掉進棺材沒得說。

我想,我寧願平凡地過。十四歲早已過去,我的十四歲又是怎樣?大概只餘下零零碎碎的回憶。

1.數數手指,原來我十四歲的時候正值九七(自爆年齡了。又,數什麼?剛好十年),但是個政治冷感。

2.中二升中三女生,尚算青春可人。

3.經過暑假,突然變胖了……(之後幾乎是無瘦過,天﹗)

4.在當時比較爛的中學唸精英班。

5.中三時開始了一段曖昧關係,第二年順勢成為初戀。

6.長頭髮,剪碎,當時是比較特別和好看,很感謝媽媽的老相識髮型師。(如果後來他沒有迫我在入大學前剪粟子頭,我會更感謝他)

7.未來舅母(已是舅母)送我粉紅色baby-g當生日禮物。
(13年來舅父只送過一隻可憐狗公仔給我,還只因為想借我家開party)

8.有不少追求者,明戀地暗戀(往事如煙……)。

9.中二學期尾,書唸不好,結果全級掉到48名,但在中三第一學期取得最佳進步獎(汗顏)。

10.預計好朋友大多選理科,第二年不同班了(暗暗傷心)。

11.家道中落,但人人都覺得我是富家女。再沒有傭人,過著一腳踢的生活,常常憂柴憂米(憂什麼呢?)。

12.媽媽抱恙,我成為家中的味吉陽一,放學後便趕到街巿買菜造飯。
(自此以後她幾乎不肯造飯)

13.曾經自學煮成餐廳的小食,是炸墨魚丸而已(撲些生粉)。迫家人每星期吃最少三次,約為期一個月。

14.第一次被警察嚇著,每天都暗自擔憂,常常無由哭起來。

星期五, 8月 17,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八。

R,

原來你回過香港,你選擇以另類方式告訴我。就在那則有關八號風球的報道裡,在混亂的地鐵站內,我找不著你的蹤影。你說那個站著的傻仔就是你,在螢幕框框外仔細尋找的傻婆卻看不到。一次、兩次……就是找不到。這是我們的緣份。

告解時間。收到電話,新工作那邊快要開始了,我將會有一班和我一起來個新開始的仔仔女女,將要預備兩級的課堂。假期比預期中短,有點如夢初醒的感覺,被人拍一下,告訴我,時間到了。

有人說,面對未知之數才有夠過癮,我卻怕,怕自己應付不來,怕搞得一塌糊塗。這不是做錯了可以用改錯筆劃過的工作,這是覆水的工作。

為什麼……我總比別人提不起信心?

告訴你,我最近認識一班難得的人,開學的首個星期六將有約會。這是很值得開心的事情,但我很害怕,我怕時間不夠,首個星期的工作生涯處處不順,自己的腦筋不清晰,口齒不伶俐,樣子不夠可親,學識不夠豐富,氣度不愛寬宏……要害怕的事情真夠多。

事實上,我會努力地告訴自己,既然一切皆不可預計,何不坦然面對?預備一個最好的自己,迎接一張張陌生的臉孔。

我的心思啊,走進一個胡同內,轉呀轉。

c

nothing unusual nothing strange
close to nothing at all
the same old scenario the same old rain
and there's no explosions here
then something unusual something strange
comes from nothing at all
i saw a spaceship fly by your window
did you see it disappear?

怪異的時空

場景:手術室內
人物:兩個醫生和幾個助手、護士。
***

醫生甲和醫生乙戴著膠面罩,一個變身德州電鋸殺人王,一個活脫脫成了燒銲工人。

甲:嘩,twins喎,呢首歌我最鍾意,叫《丟架》丫嘛。

乙:好out喇喎,呢排我聽緊佢地隻《飄零燕》,唔錯架﹗

甲:哦,你死喇,未出碟架啵﹗

電鋸發出的嘶嘶聲配合twins的《丟架》……嘶嘶……let it flow,let it flow……嘶嘶……

乙:……咩啊,唏,咪講呢d住啦。你放左隻xxxx未啊?

甲:1,2,3(chok﹗二人合力把腳骨拉了出來,頓時血肉橫飛,兩個人的膠面罩長出一朵朵鮮艷的梅花)放左啦,留黎墊屍底咩?

乙:(停下來)嘩,點到夠買架波子喇卦?係咪應該請飲茶先?

甲:(放低工具)賺餐晏仔jei,咁你都黎搶?啊,轉過首音樂丫唔該……

遠看,兩人拿起刀刀叉叉,上演《沉默的羔羊》前前傳。

星期三, 8月 15, 2007

當我遇上你

bb:衰貓﹗乜水啊你?呢度係我地盤bor﹗er……我唔驚你架﹗

星期二, 8月 14, 2007

非一般的排骨菜飯

我喜歡吃東西,除了食物的味道外,它帶給我的回憶,更具價值。大概,這就是所謂的情意結了。

上圖的食物叫排骨菜飯。當初聽到名字,以為是中式排骨,加上是菜飯,叫為會好寡,便沒有點。後來朋友說這裡最有名的便是排骨菜飯,個個讚好,便想著破例點一次吧。

結果,它不負眾望,我吃了後食指大動。排骨並非中式那種,其實就是豬扒嘛。醃得很好,沒有過分了,排骨的面層像沾了些什麼的,不是撲了粉,很薄帶濕的一層,煎香了,濕度剛好。難得是體貼地切了幾件,灑上特製的排骨豉油。如果不夠,還可多要一碗。

至於菜飯,就是把白菜切碎,間中有些大塊的菜莖(不知如何叫,就是白色的部分),有咬口。菜碎混在飯中,似乎調過味,不會太寡。加上排骨,一濃一淡的配合,叫人吃到停不了。份量很多,最好3個人叫兩碗,食量少的女生可考慮2個人分一碗。

不過,並非每次都好吃,也有失準的時候。這更過癮了,看看去的那天運氣如何吧﹗

店舖的地方較僻,日後也很難有機會再去了。我會記住吃排骨菜飯的快樂時光。想知在哪,電郵告訴你。

你今日抄左未?

blog是很奇妙的東西,潮流興講web2.0,除了寫寫以抒發情感,我還喜歡在人家的blog左click右click,探索未知的,認識一班可親的blogger。不過,也不是現在才發現,間中總有一些人喜歡搬字過紙,把人家的金字塔放到自家去。

那時候,當ck講起被抄襲一事,我還不以為然。直至無意中受sidekick的介紹到了technorati 逛逛,才發現那個抄襲者。嘩嘩,連人家網誌的setting都抄足,link都照搬,文章就是集各家之大成。好奇怪的人哪。

第二次是從readandeat處看到的,抄到得獎,簡直是史上第一人。

第三次是近日從冬冬處看到的,很喜歡冬冬用的標題「鬧爆你」。模式和第一次發現的相似,文章集各家之大成,但更可恨的是,他連人家的相都下載了,拿作己用。

究竟這些人是什麼心態呢?照常理,這樣抄,很容易便被揭發啊﹗被揭發真糗了。我懷疑他們在現實社會中自覺地位卑微,十分自卑,又不敢發圍,所以渴求在虛擬世界當英雄,平衡心理。嗯,我思疑已他們到了不可自控的地步,被揭發時便鬱躁症爆發,還用粗口問候他人

起初,我不恥這種行為,但想到他們這種明抄行為,全世界都知,所以不甚在意。然而,我發現那些抄襲者的網誌有很多留言,証明有人誤信他們。blogger見面不是鮮有的事,但如在被誤導之下相約見面,說不定會有危險。可能說得誇張,但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

再者,抄襲者在網誌未經許可亂放人家的相,雖說別人放上網後便屬公開,但絕不代表容許轉載。被轉載了已夠人生氣,又不知那些相何時再被以其他用途發放。

***

翻查法例,網誌文章應屬文學作品一類(香港法例第528章第4條),看看香港法例第528章第23條之部分:
(1) 複製有關作品是受任何類別的版權作品的版權所限制的作為;在本部中,凡提述複製及複製品,均按以下條文解釋。
(2) 複製任何作品指以任何實質形式複製該作品,並包括藉電子方法將作品貯存於任何媒體。

抄襲者的行為是犯法的,誰會告他們呢?挺身而出?上庭作証?

我幻想到,咦,原來渣沽真人幾似吳彥祖;喵喵和北北真的很相襯啊;惡女的皮膚和相裡的一樣又白又滑;雲、readandeat透過視像上庭作供;怒火媽媽和必必母子裝出席;ck剛從翠華趕到……哈哈,我真的好無聊﹗

***

看著《我們》,人家由「奪回黑夜」,到「奪回網絡」(P.139),難道我們要來個「奪回網誌」(Take back the blog)?哈哈﹗

星期一, 8月 13, 2007

天籟之聲 - celtic woman

分享一下,好動聽的聲線﹗天籟之聲啊﹗

送給每一位閱讀我的、關心我的和支持我的,謝謝。

You Raise Me Up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There is no life - no life without its hunger;
Each restless heart beats so imperfectly;
But when you come and I am filled with wonder,
Sometimes, I think I glimpse eternity.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宰蟹驚魂

昨晚是family day,一家人吃火鍋。

走進廚房,看著活生生的蟹。我問傭人:「你不怕嗎?活生生的。」後來,傭人宰蟹時便叫我去看。

先把兩隻蟹鉗剪下來,再剪其他腳的尾部。接下便是把蟹蓋和蟹身分開,剪去蟹蓋上的骨和什麼的(忘了),蟹身則要去除腮部。蟹的生命力很頑強,各部分彷彿不知自己的命運,仍在努力掙扎。

此時,我一邊看著蟹連在蟹蓋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一邊看著蟹身的肉和膏在跳動。哎,好痛。牠的靈魂呢?我沒有用一個科學的角度去想,我反而想,牠的靈魂都走到哪了?被撕開兩邊嗎?

君子遠庖廚,看來我不是君子。蟹在湯的泡泡中冒起,熱烘烘的送進嘴裡。我在想,我吃了你一半的靈魂嗎?

寫封信給你。二十七。

R,

paris之行如何?也忘了問你是為工作還是什麼,只知道你回來了。平安便好。

昨晚,我看了我以為你全沒興趣的電影——《不能說的秘密》。校園生活,叫每個工作得累透的人嚮往。在我眼內,男女主角間中化為我倆,娓娓道出青澀的心跳回憶。看著秘密不停穿插其中,我想起「唔知」,我常常羞澀的說,你常常又無奈又好笑。你知嘛,看著穿插著我們身影的橋段,彷彿回到從前。我低著頭笑了,像個傻子。

後來我向友人說起計劃的獅子國之行,朋友大概有些憂心,問我還可以嗎。我瞬間覺得被刺了一下。對,一陣酸痛。那些話,你對每個人都說一遍。

你要稱讚我,我沒有哭,很堅強地。

大概,每當我想起你說不會陪我看那些電影的時候,我便覺得自己要代你愛惜自己。

c

星期日, 8月 12, 2007

一個晚上,兩個女子的秘密約會

半長不短的飄逸秀髮
閃亮亮水汪汪的大眼
配以纖幼靈巧的身段
合起來
便成自稱惡女的美人

手拿著《我們》
等候著我們的首次約會
當中不無期盼

交換禮物
如此貼心

我一向是比較靜默的人
卻又如此投緣地雞啄唔斷
直至那套被誤以為是鬼片的電影開始
願你喜歡這套片子

我愛看
除了是周董的琴技
和小雨的秀氣
還因校園給我青澀的甜味

拖著站不穩的腳步離場
轉戰越南
吃你愛吃的粉卷
喝甜味剛好不搶喉的紅毛丹冰

攤開各自從家帶來的經書
喃喃的唸
彼此用眼睛和耳朵撫慰彼此的靈魂

我像個迷途的小孩
遇上善良的美人
送我上歸家的公車
你此時如煙一樣
當我再次舉起頭來
再找不著你的芳踪

***
惡女,我好喜歡你啊﹗
一夜貼心的話,
我想,我們都知道,
有時候,我們需要的是一對溫柔的耳朵。
願你幸福快樂﹗

星期六, 8月 11, 2007

換作我是你

22-10-2001

miss wong絮絮不休地上文化課,加上music rm那種令人坐得不舒服的膠椅,叫我多生一重心煩。坐在身後是我的好友詩,在我最失意於友誼的時候,是她扶我一把。不知道這一刻她在想什麼呢?

我淡淡然的轉身問她:「你還想他嗎?」「嗯。」隔了幾秒,我回過神來,問了一個我良久想問的問題:「你……將來會喜歡別的人吧?」「我以後都不想和別人在一起了。」轉過身,我的心在抽搐,很痛。

往後的日子,我由活潑多言的女生,變得沉默。究竟我內心的痛苦,有誰能體會呢?詩不斷的想試探我,看我為何不開心,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再提不起勇氣,特別是我想到你是何其傷心的時候。

***

27-11-2001

終於,詩知道了我和傑的事,她哭了。後來我收到用數學格仔紙背面寫的信,她說她不開心,是因為她是最後一個知道,她覺得一直被蒙在鼓裡。真是這個原因嗎?雖然我不是第三者,然而,他是我好友的所愛……

和傑認識了5年,喜歡他卻不敢說。我一直以老友的身分待在他身邊,因為明知道,打從中一開始,他便喜歡詩。我只能以秘密的方式愛著他,幻想自己是他的守護天使。他和詩一起的年多,常常不開心,他們之間的事,我想我是很難明白的吧。我一方面知道詩很愛他,但卻又總冷落了他。鬧分手也是有的,他躲在更衣室哭了,我心如刀割。很矛盾的心情,又難過又有點興奮,我知道這種想法很不該。

終於,他們還是分開了。傑糊糊塗塗的和亭在一起,只有短短的數周。他常找我傾訴,亭只是代替品,他傷心難過,喝著酒、頹廢過一段日子。我們常通電話,他間中又會找我出來見面。看著他的鬚根,我想把他擁進懷裡。

那一晚,他不再傷心。然後,他把我擁入懷中。我不清楚他是愛我,還是因為我太愛他。我沒有問,我永遠不會問。

***

17-1-2002

在開往長洲的船上,他緊握著我的手,逗我說話。我故作開心,不想掃他的興。

他要走了,到外國讀書。我會是最後一個知道嗎?我想他老早告訴了詩。沒所謂的,我希望他開心。

我們很快樂,在長洲上逛,捲起褲管在水上走。晚上,我們在沙灘靜靜的坐,聽他胡亂發表偉論。夜了,我們回到度假屋,洗澡、看電視。第一次,我和一個男生躺在同一張床,我料想到,再待很久以後,甚至再沒有機會,和傑這樣待在一起了。

在黑夜裡,我看他的眼睛十分明亮,倒映著我的臉。相擁的感覺很好,很溫暖。我已把他當時話通通忘記,只記得那雙放亮光的眼。他把唇貼近我,我滿身發燙,生硬地回應著。後來,他的手開始不安份,在我的身上移動。我很害怕,不知怎麼辦。最後,我一手把他推開,流淚。無論他怎樣安慰,我的淚還在流。

我知道,我們完了。

***

18-2-2002

一行幾乎10人,浩浩蕩蕩的去機場,其中我伴著詩。詩看來有點不妥,希望她會好好的。

有誰想到,長洲一別,我和傑在這個場合再見面。他看著我,很平靜的。別人都拿我們開玩笑,他輕輕搭著我的肩,拍了兩下。我知道,他會很放心我。詩送他一份禮物,厚厚的一個本子,是他們之間的秘密吧。

時間過得比正常的快,我們不能多聚一會,他要入禁區了。就在他剛進去,詩的雙眼迅即通紅,不停飲泣。我很心酸。不知誰人,立即打電話給傑,又要詩聽,他對她說什麼呢?現在於我來說,又有何意義?我已下了決定。

我一直默言,詩的眼淚在一程回家的車上沒有止住。她真的很愛他吧。

如夢似幻的幾個月,我的初戀就這樣完結了。

***

按:我學著以別人的身分寫故事。寫故事,角色會自己活起來,走應該走的路。我希望這樣投入下去,進一步了解她的感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然而,對不起。

星期五, 8月 10, 2007

決斷,往往就在一剎

「我一定要用今年d grant loan還左咭數先﹗」她堅決地說。

那個不是10個恒生職員站在大學慫恿學生申請credit card的年代。她不情不願的走進位於富爾頓樓的恒生,拿了一張信用咭申請表。左挑右選,還豎都無法避免,就選了最喜歡的mcmug咭。

最後,咭並沒有落入自己的手中。現金透支再透支……直至再無利用價值。年多來,不斷收到追咭數的信件、收到叫她等收律師信的電話。

受夠了,她真的受夠了。她拋下軟弱,堅決地講出一句:「我一定要用今年d grant loan還左咭數先﹗」

可愛的mcmug咭,被剪開兩半。而決斷,往往就在一剎。

一剎過後,還是數千數千的借。心中響起那個廣告:「一家人嘛」。

大腦便秘

現在是1505,對,我在半小時前才離開自己的4呎大床,實現了睡至日上三竿的願望。

可是,天﹗我頭痛得很。未至於腦震盪的痛,但就是痺痛那種,酸酸麻麻的。再看看滿房東西,都是從office搬回來的,天﹗我頭痛得很。

有時候我會想,何時開始,我變得這樣不愛生活?一味忙著想心裡的話,和自己交心,討厭處理瑣碎事情。人家嘛,愛收拾、愛煮食……幹些生活小事情,頭頭是道。看著快把自己活埋的東西,我會收拾的,只是總覺得無從入手。

岔遠一點,我覺得自己仍處於人生轉變階段的中間。(小姐﹗廿幾歲還說自己在中間)我想自己是走慢了,但沒有刻意加快步伐。在心態上,是小童至成人(我只能這樣糢糊地分)的交接期。很多時候,我心裡會想:噢,這是大人做的事啊。

好些時候,我覺得自己有點白痴於生活。第一次用pps交費,心裡想:嘩,我做大人喇﹗收到信用咭的單據,心裡想:點解我要做大人呢?(彷彿忘記了簽咭時的大人行為)和朋友聚會時,他們講起股票,我心裡又會覺得這些是大人說的話。

最後,我發現,所謂大人的事,幾乎都是圍繞著錢的(寫完這段才發現),哈哈。

寫了好些文字,驚覺自己這樣的意識流,寫完後覺得如此的割裂,像把不同size的lego硬拼在一起。沒錯,這幾天很想寫點東西,卻覺得大腦便秘了。

往後開始新工作,相信想寫的會多了,但時間卻不多。

已經不知自己想說什麼了,就擱在此。

星期三, 8月 08, 2007

送了你的,偷了你的

我寫下灰白的文字
為什麼
觸動了在另一個箱子前的你
我也不想這樣

你刪除淡藍的文字
為什麼
淡藍變得更淺
更淺
在雪白的底紙上留痕
痕跡劃過長空
是無言的晚安

我張開嘴
並無開口的理由
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星期二, 8月 07,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六。

R,

又是我。

這幾天我有點狼狽,身上,心上。

慢慢地,看,你升了上神檯,我不能言說究竟我們之間,是近了,還是遠了。

最近看了些文字,講起安全感。那時候我告訴你有關爸爸的怪癖,記得嗎?就是不停把東西黏在一塊,用橡筋和兩個遙控縛起、把活動拖板貼在地上或桌上……我們笑他沒有安全感。

我發覺,我不得不承認,原來缺乏安全感的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

c

兵器

口蜜腹劍 。
唇槍舌劍 。
我對小朋友說過,
言語有時
比刀
還利。
一點不錯。
多多得罪。
多多包涵。
時間證明。

星期一, 8月 06, 2007

關於朋友的雜雜碎碎

yun講起朋友。其實,我的朋友不多。

***

讀書時候,我的同學就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就是我的同學。家教管得嚴,其他同學放學四圍玩,我要立即回家,稍稍遲一會都不行。家住流浮山,車程需時。每次遲了離開學校,便得急急腳飛奔到車站,過程可謂心驚膽顫。

初時都有同學約我外出消遣,要問准爸媽,但每次的答案都是「不可以」,到後來便索性不問了。同學們後來都索性不邀請我。

印象中只和朋友聚會過1至2次。參加這些聚會是有條件的。第一,不能逛街,只能到同學家;第二,同學家不能太偏遠和太雜;第三,必須知道同學家裡的電話(即使他們已給我手提電話),要隨時找到我。

小時候滿有微言,現在回想起來,卻覺得父母做得很好。否則,我一早已學壞了。

***

中二以前,家裡有點錢。從小到大都有傭人打點一切,父母雖嚴,但常常不在家,所以我甚有小姐脾性。說起來也臉紅,連斟水(明明位置很近)也叫傭人代勞,像自己沒有腿。

又因此,對待同學,也不自覺的流露了些小姐氣。好友 j小姐在中五紀念冊寫下這些,我才知道。

又隨著家道中落,小姐氣已消,現在我也可以好好照顧人哦。

***

我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暗暗地滿自卑。這一點很容易反映出來,就是我心裡常懷疑某某人其實不喜歡我,十分神經質。這絕對是自編自導自演的行為,甚至到落畫,都只有我知道。於是,我總像傷春悲秋,暗地裡傷神。

後來,我是很努力地改掉這種神經質,學著提升正能量,撫慰自己的靈魂。而更進一步地,我明白做朋友是講緣份的吧。這個世界不會人人喜歡你,放開一點啦小小姐。

***

小學和中學都有過失去最好的朋友的經歷。

小學時因為貪玩,放棄到好友家做project,去了別的女同學家玩。自此我們關係變差了,後來又因為種種是是非非,像有理說不清地,好友關係便中止。

中學時,好友和一位很壞的男同學交往,雖然男同學和我們不同班,但他不喜歡我,總喜歡以種種方式滋擾我。有一次,我發脾氣,一發不可收拾。我們從此生隙。老實說,我實在無比後悔。

自此以後,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我不可再讓自己失去。我很珍惜友誼。

***

說到這裡,仍在看的你,很感謝。

我要說,我受傷了。

最近和一位虛擬朋友見面看戲。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因為長得不好看而令人不想與我做朋友。

別問我為什麼知道,我不想花太多唇舌在顯而易見的事實上。

我曾經說,如果別人因為你長相不好而不和你做朋友,這些朋友不做也罷。這絕對是事實,這些人不配做我的朋友。

然而,我真的受傷了。很深地。

我知自己軟弱。

別說我可愛,是間接的傷害。揭開一切,探視底蘊後,只餘下一陣風,溜出來後,什麼都沒有了。

不過,放心,我沒事。

星期日, 8月 05, 2007

特色銅鑼燒

特色銅鑼燒
是掩眼法
任你大口大口嚼
小口小口嚥
那只是銅鑼燒


是種騙人的手段
我們有時知道
有時不知道
分別在知道的時候多
還是不知道的時間長

無異於
林夕的桑葉
廣告的麥提沙
雨傘的點滴
長沙海灘的沙粒
一切
不言自明

*****















我很愛吃銅鑼燒。對銅鑼燒的認知,大概和我輩很多人一樣,是看《叮噹》而知的。

與友人首次見面,收到銅鑼燒作見面禮。

沒有細問那店子的確實位址,只知道在金鐘。

那店子聽說很有名,有特色銅鑼燒賣。除了原來的紅豆蓉,還有別的。友人買了兩種不同的味道,一種是cream加紅豆粒,一種是tiramisu(提拉米蘇,在台灣旅遊時學會的)。

我吃的是tiramisu味,咬下去,燒餅(應是這樣叫吧?﹗我以為總比叫作麵包為佳)沒什麼特別,吃下不會覺得美味得流淚。我不是銅鑼燒食家,所以不懂得仔細分辨,只是很正常的銅鑼燒那樣。濕度剛好,不太乾。至於餡料,就是tiramisu嚕,比單吃的那些torimisu更creamy,較濕,加咖啡香,cream味較芝士味濃。

一小口一小口吃,細細咀嚼,美味。希望有緣再試其他味道吧﹗

關於花

女生們,你喜歡收花嗎?

第一次收花是小學六年級,和好友鬧著玩參加卡拉ok比賽,就是上台對著電視唱那種。唱到一半,一個喜歡我的小男生送上一束黃玫瑰,沒數過多少枝。很腼覥。放學後,回家前,我把它送進垃圾筒。

第二次是中四時,有一個男生暗戀我的好朋友,他買了幾十枝百合花,認識的女生都送一枝,其實只想送給我的好友。

第四、五、六次是畢業時,一束是同學合分送的十分好看的粉紅鬱金香(天哪﹗我喜歡至極);一束是姐姐送的白玫瑰配不知什麼花;一束是和中學同學拍照時,其中一個同學的朋友送的。那花和他一樣,我都不喜歡。

第七次是不同顏色的太陽花,是他要求復合送的花。他不懂得買花,那束花在街巿買的,草草的紥在一起,不難看,但也沒甚美感。傻兮兮的樣子,真摯的眼神,然後我們手牽手走。我有點後悔,我沒有驕傲地把花拿著,招搖過巿。我有點後悔取笑他到街巿買花。這是我收過最喜歡的花,回家後安插一番,還拍照留念。結局是,花未凋謝,你對我的感情已凋謝了。

我不是一個喜歡收花的人,看著它一天一天枯萎,很可惜。然而,它是先知,告訴我這叫做人生。

星期六, 8月 04, 2007

姐姐的眼淚

這個題目,是早幾個星期想寫的,擱到現在呢。

姐和我只差一年半,從小到大,我們不是互相傾吐心事那種姊妹,沒有躺在床上細訴少女情懷的心思。不過,我們同樣是愛哭鬼。她是個脾氣很壞的人,比我從前的小姐脾氣更小姐。然而,她如何地愛我們,我感覺到。

***

小時候,媽總帶我們到相熟的理髮店。姐姐是活潑的類型,而我總是很沉靜。髮型師總愛逗姐姐,笑她不及我好看(其實不然啦)。一說到這些,姐便會漲紅著臉,邊哭邊罵,是一隻小辣椒。這是我見到姐姐哭的開始。

***

小學三年級時,姐轉到我的小學唸小四。當時家住流浮山,我們每天一起坐褓姆車往返學校。在一個暴風雨的傍晚,我們如常在褓姆車內。放學的時間約在五時三十分,因為天氣問題,交通大擠塞。直至七時多,我們仍在車上。最後,司機叔叔把我們放在回家的小巴站,著我們坐車回家(至今我仍不明白為何他可以這樣,很不負責任,平常他是個老好人呢)。等了幾乎1個小時,我們仍等不到車,大家都開始焦急,說到底是個小學生嘛。最後,我們決定到舅舅工作的地方求助。

雨停了,小姊妹背著沉重的背包出發。現在回想起來,路程不算很長,但那時候,路像走了一個世紀都沒完。我們隱約記得如何走,沒甚把握便走過去。似乎走了很久還未到,我心裡很害怕,很心急,生怕我們會迷路。當時的天氣,街上人不多,天黑黑,欲落雨,真驚慌。突然,姐姐嗚咽起來,繼而大哭(嗯,反正就是哭得有點大聲)。她說:嗚,點解仲未到架?點算啊?見到她的模樣,加上我心裡害怕,淚便在眼框打轉。我不哭出來,不知為何很懂性地,覺得如果自己也哭,二人的心思變亂了,一定會越走越錯。我不停喃喃地說:唔好喊啦,就到架喇,唔好喊啦家姐……

最後,我們到達舅舅的公司,他放假了。他的同事見到我們,嚇了一大跳。立即讓我們致電回家,然後帶我們坐的士,把100元塞進我們手裡,送我們離開。

***

我不喜歡在人前哭,十分討厭,或許是怕人憂心,或許是出於自我保護,不想像個弱者。剛出來做事,受了很多委屈和閒氣,加上腳部勞損,那段時間暗暗地憂鬱得很。腳步因為穿高跟鞋狂奔而腫起來,一跑就腫,還得穿整整一天,工作又不開心,想著不如離職。(小小的咸苦都捱不過去呢)當時很掙扎,剛出來做事,不想被父母覺得自己嬌生慣養捱不住,又怕找不到工作,家用、grant loan……不知如何是好。

記得那天是假日,爸在廳看電視,姐在房上網。我走到姐的房,想她給點意見。說著說著,心裡越覺委屈,禁不住哭了出來,越說越激動。姐姐見到我哭,便說:這麼辛苦不要做啊,家姐見到你辛苦都好唔開心架,唔使擔心架,唔好做啦。她邊說邊哭,每當我想到這個情景,都立即淚眼汪汪。

大概爸知道我很委屈,後來便託姐叫我辭職,說家裡還可以,不是等著我養。於是我便毅然辭職了。

***

眼淚是鹹的,十分鹹。
而我們兩姊妹,卻在這生內交換過彼此的。
說實在,我愛她,佩服她,她是最棒的姐姐。

星期四, 8月 02, 2007

死神出現的一剎


就在我開了電腦不久,就在我想出去洗澡之時……

bing﹗bomb﹗

突然漆黑一片,電視聲靜止了,電腦啟動著的聲音靜止了。

我十分慌張,想起爸爸給我的小電筒,立即啟動了。

相中便是眼前所見,爸爸今早幫我安裝的燈掉下來了,就在我2步之後。

拍照時手仍在震。

碎片落在地上、垃圾筒上、bb的水瓶上,驚恐印在我的心上。

回過神來,立即看看bb有沒有事,牠已嚇到躲在窗台上。

清理現場。

幸好,我們都平安。

星期三, 8月 01, 2007

寫封信給你。二十五。

R,

最近我愛上一首歌,是薜凱琪的《樓梯轉角》。第一次聽時,我哭了。


樓梯轉角
作曲:張家誠 主唱:薛凱琪 填詞:黃偉文

明明在轉彎 你一叫 就馬上回頭
為何還在等 也沒人 求我別要走
樓梯轉角後 永遠是我的大吵架以後 喘息棲身處
還 時時為你放慢走
預期十秒後會給拯救

*頹然在梯間落淚
 你在從前熱戀 定必跑過來追
 體貼地扶我歸去
 也及時認錯 發誓最深愛是誰
 明明在等你來追
 但回望不見搜索隊
 心 經已逐級沉下去
 做了幾年情侶 還是有一天淡下去*

為人沒信心我知我 任性又麻煩
時時排練的假分手 難怪未過關
樓梯轉角後 我也在強撐
擔心你有日 終於睜開眼
才 明瞭未算太值得
盡情就我 但我竟這樣煩

Repeat *

頹然在梯間落淚
要是談情越久 越顯得淡如水
相愛但嫌棄相聚
下半生可以放心 倚靠著誰
情人若不會來追
是時候該決定也許
走 心已受傷回不去共你
一場情侶 還是再忍忍再歸隊

聽的時候,我記掛著你那件綠色恤衫,想起金域假日底層的洗手間,想起離場時背著台聽到你歡愉的聲音……

餘下一顆撕裂了的心在巴士站,呆呆的等……

不知等了多久……

我反覆地聽著,哼著。終於有一天,我聽著歌,不哭了。

c

在原浮粒子裡遇上一隻獨角獸

今天回家,
發現終於收到《在霧裡遇上一尾孔雀魚》。

感謝米搞﹗
收到你的畫作,真的很驚喜,
儘管我將來並非進駐西營盤(只是到那裡final in嘛)。

嘻,我會在明天過數,
感覺竟像預先看了這本書。

拆開公文袋後,很貪婪的不斷翻看。
不懂讀詩,卻喜歡看。
找一個下午,
抹淨心靈,
以我溫柔的方式尋找這隻獨角獸。

步履滿長安:淺嘗

青釉倒灌壺

博物館絕對是旅遊的一個好去處,雖然不是古貌盡現,但絕對有與前人步履重疊的感覺。今次,我們去了陝西歷史博物館。而在館中,我們有機會見到宋代的青釉倒灌壺,算是開了眼界。

青釉倒灌壺的壺身是柿子狀,把手有一條龍(嗯,我覺得像一條食人魚),壺嘴是一隻張開口的老虎,酒倒出來時真的很奇異。倒灌壺,顧名思義,它沒有壺蓋的,底部有一小孔,把酒灌進去,再放好,滴酒不漏。

公道杯

導遊又提到公道杯(又稱九龍公道杯),是明代時製作的。但整個西安賣的公道杯,都與倒灌壺成一套的,我也不知道原因。這個杯展於北京,所以無緣相見。倒是在西安見到很多仿製的。

明代時期,浮梁縣令為了討好朱元璋,所以趕製這隻公道杯。知足者水存,貪心者水盡。意思是這隻杯只能盛半杯酒,超過半杯便會一滴不剩的漏掉,很有意思。

中國人的智慧,實在太妙了。



我在博物館買了一隻公道杯,輾轉間又在外買了一套壺和杯,都是送給一位好酒的朋友。回酒店後立即進行測試,先試倒灌壺,除了之前所說的外,最神奇是如果用手堵住底部的小孔,酒便不能倒出來。再試試那隻杯,唏,真神奇啊。大家都玩得樂透。

一提,博物館的紀念品銷售處的東西是海鮮價的,我們隨導遊去時,他們說一杯50元,我們折返時他說80元。我們當然心有不甘,便說:剛才你說50元哦。那個人竟輕描淡寫地說:那50元吧(﹗)。

另外,在外面到處到可以賣到這套酒具,而且十分便宜,我買的一套只是15元。不過,與博物館內的質素相比,當然是差得遠了。

*******************************
常在office睇水著的賤格同事,突然忙起上來,真是千年難得一見。
我像站在赤道卻一滴汗都沒有,涼快到呢……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