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30, 2007

沒有一天是相同的

身在何處,全乎一心

我想起
那一年
秋冬之間
那樣的寧靜
躲在圖書館中
看那陌生的生物詞
窗外飄流著白雲朵朵
現在都飄到哪裡去了?

垂垂老矣

世界正在發生很多事。

而我,一天到晚把自己藏在盒子中。
陪伴著我的,有一枝紅筆、一枝改錯帶和一疊疊紙。

0307的晚上,音樂如流水。
眼睛也努力學著,如流水地轉動。

世界啊,我像個垂老的婆婆。
伸手,推不開盒蓋子。




ok,我其實係好努力咁學習,望住眼前一堆字,唔好火都黎。
寫乜呢?想點呢先生?
後記:
進度:完成了四分一(共有58份),花了2-3小時吧。
後後記:
難道我是傳說中的殺手?一班殺了1/3人,天﹗我想死﹗

星期六, 9月 29, 2007

彷彿……

這夜,有一個人
和我吃了一頓的晚飯,歷時很長,
直至店要打烊。

這夜,有一個人
陪我搞好文件,幫我打印,
陪我趕在關門前投入箱中,
然後一起來個滿足的笑容。

這夜,有一個人
給我變魔術,
我像個小孩,幾乎要叫囂。

這夜,有一個人
說若他要於天上翱翔,
會送我機票,
讓我往別國機場。

這夜,有一個人
和我討論「如果」,毫無避忌,
最後一句是,我還怎可能遇上你?

這夜,有一個人
離別時定睛看我,
請我回家時致電他報平安。

彷彿……

星期五, 9月 28, 2007

第一枚鑽戒

有人說,鑽石在女人來說,代表永恆。

今晚,我收到人生的第一枚鑽戒。

巿值4000多,實際買回來是$188。沒有證書。

姐姐朋友的丈夫在鑽石加工公司工作,原來這些碎石是很便宜的。為什麼這樣便宜呢?我忘了。只是姐提起過一次,然後今晚帶了一枚送我。

***

我有一個關於鑽戒的回憶。

那年我只是一個高小學生,媽媽有一顆鑽戒。那晚,做完功課,看著電視時,媽媽突然發起尋寶團。戒指上的鑽石掉下了,我們不停找,全都趴在地上。找了良久,最後發現在茶几下某個暗角。

媽媽緊張於什麼,那時我並不理解,之後也沒有問過。為了那價值?為了一份感情?

我暗暗地,覺得那是一份浪漫,隱隱代表著一份愛。

***

鑽戒在手了。

其實,有了鑽石不代表得到愛。

而得到愛,也不一定要得到鑽石。

星期三, 9月 26, 2007

bb寫真

墜落天使的貓b相,立即想起自己家裡的bb,拾牠回家時,才一個半月。今天半豁出去(太懶於工作了),來一個bb寫真集。












用聲之道

工作每天要blah blah blah,幾乎沒有人用mic。我的聲線一向較尖,用mic都幾乎不入聲。對著一班人,暫時還可以啦,至少大家都覺得我說話很大聲。

然而,三星期了,換來的代價是:每天痰上頸一樣。沒有失聲、沒有聲沙,只是痰上頸,整天kekekamkam。有時環境嘈吵了點,會不自覺地自己調高volume。我想,這樣很傷的吧。人家都有課程是學說話的,我想我都要努力學習丹田運氣。小學時唱choir,老師教我們用丹田,唱歌時還可,又加上丟低過久了,說話不能應用。有人教我,說話時感到嘴巴長在額頭便好了,也真抽象。

很厭倦大大聲的日子。

其實,我好想唱k。我在房中跟著歌曲唱,我走音了。

忙碌中的恩賜:窩蛋牛肉飯

五天工作天,在我的生命中彷彿成為絕響。七天工作天早已進駐我的人生。除了星期天會留在家中,一般來說,星期六我都會回辦公室繼續努力。

星期六是個特別的日子,自由度較大,我指,最少我有時間到外面吃午飯,最少我可以在茶廳多坐半小時。同事帶我到一家小小的食店,專造上海菜式的店子。同事說食物不錯,便即管一去。我想起的是小籠包,上海菜中我的最愛。

環境嘛,比較差,因為食店面積小,而且都是做街坊生意,比茶餐廳更茶餐廳的裝修,比較狹窄,幾乎和人貼背而坐,感覺怪難受的。我們點了三道菜,包括小籠包、蝦仁炒年糕和窩蛋牛肉飯。

同事說這裡的小籠包造得不錯,但見到後就有點失望。
對我來說,好吃的小籠包就是包簿、餡幼滑而不會硬繃繃的給壓成一團、咬下去會有發燙的湯汁。這個呢,包是可以接受的,但比較乾身;餡缺乏肉香,而且不夠幼滑,口感不好;幾乎沒有湯汁。
未至於吃不下去,因為我是小籠包癡,就當是吃吃來填肚吧。


許久以前,媽媽買過這種上海年糕放湯,白玉一樣,很好看。切成一片片後,煮好咬下去,很煙韌,個人一向喜歡這種口感。不過,相比之下,我喜歡吃炒的多於放湯的,是因為更香口吧。
這次點了蝦仁炒年糕,這道菜比較清淡,吃下去也沒什麼,有蝦仁、兩種菜和菇片,感覺還好。

窩蛋牛肉飯,絕對是一個驚喜。一向很少吃,卻沒想到這裡的美味得很。
牛肉碎份量剛好,充滿牛味的汁,不太稀不太稠。上面加一蛋,好好玩呢,拿起筷子搞搞搞。每一口飯都有窩蛋牛肉在內,香口﹗我倆吃光了這碟飯,很利害。希望有機會再吃。

吃得滿飽的,又是工作的時間。吃完窩蛋牛肉飯,直覺充了電一樣呢﹗

寫封信給你。三十二。

R,

中秋節過了,今天趁著補假,可以寫你一封信。

和你,像又斷了聯絡,自從你告訴我你回過香港後。你會忘記這個節日嗎?在我看來,你是不大重視這些日子的。獅子國會有中秋節補假的嗎?我不知道。如果有,你一定會去clubbing,對,是我幻想得到的。

我很糟,比一團糟更糟。和一些朋友訴說過,大家都勸解我。然而,心底裡,我仍是那樣鬱鬱的。底蘊是什麼?是我不夠堅持?是我沒用?還是我不適合?還是我太著緊、不放鬆?朋友的勸解對我來說,我很感激,但似乎,我仍是老模樣。昨天我從樓梯摔了下來,一小交,卻沒什麼事。膝頭撞倒了、腳丫子屈了一下。我打從心底裡希望自己的腳骨裂開,多麼應該被打的想法﹗

快不快樂,我相信是可以控制的。然而,最近的energy不夠,推不起快樂的馬力。我介乎於死火與不死火之間。

無論如何,願你快樂。

c

星期日, 9月 23, 2007

我的小友

我總覺得,由陌路人變為朋友,是讓人感恩的事情。

最近,從前的hi-bye人,也不算是friend,現變成我的小友。這陣子突然認識的朋友們,總讓我覺得,這個世界不止有月老的紅線,還有一個人負責用無形的線牽引著我們,讓我們成為朋友。

這個小友,彬彬有禮,謙謙君子那樣,說話溫柔得叫人難以置信。他平凡的模樣,蘊藏著一種讓你安心的熱度。夜行馬大,已是上世紀的事。清風送爽,怎不叫人陶醉?我禁不住說:很懷念呵。

經過咖啡閣,與收銀姐姐碰過面,沒有合宜的晚餐,轉到泳池餐廳(當然是廉價那間,哈)。小友體貼地幫我取食物,談著天,講講彼此的近況。這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以朋友的角色。沒想到大家可以聊這麼多,大約9時離開。他很有心,送我手信。其實我真的很感動,有人在遊玩時惦記自己,怎會不動容?吃過東西,正想把手伸入袋中,他已遞上紙巾,看來我要介紹個好女孩給他,哈哈。

風把我們送至車站,想不到大家在同一個站下車,在同一個地方轉巴士。回家不久,他竟致電給我,看我有否安全抵達。天﹗這個行動,有多久沒有人向我做過?我實在想不出來,令我非常感動。

若我還年輕,大概我會很喜歡他。

很久沒在這家餐廳吃東西了,一於吃得豐富點。
鐵板雞扒配薯菜,還有很甜的西瓜和蜜瓜。
唔,為何會附上白飯呢?真不解。
雞扒,很韌﹗同一個廚房,高級餐廳的好吃一些,很奇怪。

他要我回家才拆,有一條小小的繩,頗好看。

其實還有兩個嚇破膽娃娃,那民族服很好看,但絕對嚇破膽。
因此,不影了。無論如何,很感謝。

游水論

游水論過後,又有一篇白日夢

聰慧如她說:「其實我沒甚麼經驗, 但總是敏感. 走兩步就掉進愛河, 獨自暢泳; 游幾步卻又清醒過來, 爬回岸邊. 」

熱情如她說:「我也沒有什麼經驗,但總是敏感。走兩步就掉進愛河暢泳;一口氣游到彼岸,回頭一看,咦,人呢?」

我配以「熱情」,大概因為我想只有這種熱力,才能令自己一口氣游到彼岸吧。

那我呢?

慒懂如我說:「我不算很有經驗,但總是敏感。走兩步就掉進愛河;有時有人拉著我游,使我不至溺斃;而其實,我是不懂游泳的。」

關於月餅

那年我只有8歲吧。媽媽和一班姨姨在家打牌,家裡堆滿她們送來的月餅。其中一盒很大盒,很華麗的樣子。比我小三年的弟弟,把整盒月餅吃光,一口氣。後來我才知,那盒月餅叫「七星伴月」,好一個動人的名字。

不喜歡吃傳統月餅,原為那甜得要命的蓮蓉。然而,很矛盾地,我愛那個蛋黃。像玩命遊戲,雙黃白蓮蓉月被切成4份,哪兩份有最大的黃黃(一直這樣叫,音是「汪汪」)呢?表面禮讓,暗暗是古惑地,讓人先取一份,然後大既可猜到另一份在哪。不過,也有猜錯的時候,只能暗嘆倒霉。

第一次吃酥皮月餅,是在舅舅家。舅母總會買好吃的東西,那一年中秋,帶來的是潮式酥皮月餅。吃下去,很鬆化,也不太甜,正合我意。可是,自那次後,再沒有吃過這樣好吃的酥皮月餅了。

我總覺得冰皮月餅是很神奇的東西,發明的人真的好利害。我最喜歡吃那層冰皮。最討厭綠豆蓉(家人卻極愛),喜歡試不同的味道,朱古力、楊枝甘露、綠茶……習慣把餡吃完,然後慢慢享受冰皮(心裡總覺得有點變態)。

在第一間工作的學校,一個喜歡我的男子送我兩個冰皮楊枝甘露月餅。秘密地。我本想與人分享,但他卻不許。天哪﹗送給我的東西不就是任我處置嗎?他本已不合格,那刻變了負分。

現在的雪糕,造得層出不窮。自雪糕蛋糕,又出了雪糕月餅。姐姐的客人送她一盒,她帶回家分享。吃著吃著,就是吃雪糕啦,吃得很快樂。

原來最近出了酥皮奶黃月餅,我想我會極愛。人家都有人寄送的,我這網誌小混混,自然是沒有啦。不過,我又沒有動力去買,等緣份(或許舅母會買吧?﹗)。

星期五, 9月 21, 2007

達觀

每個人都有軟弱的時候,雖然我不認同人處處要強,把軟弱埋藏,但也絕不想在不適當的時候表露。

今天,我流露出最軟弱的一面,就在工作期間。

我心戚戚然,既冷且痛。
像被剝了皮的洋蔥。
我,竟然覺得自己如此凄酸。


太上心,有時未必是好事。
達觀,得花一生去學。

星期三, 9月 19, 2007

代你說心聲

每天勞勞碌碌,有時忙得讓人忘了自己在忙什麼。和學生搏鬥了一天,身心俱疲之下,仍要接受下一個挑戰——開兩小時的會議。

會議過後,有亢奮、有無言、有快閃黨、有疲累。還有,是甜蜜。

和幾位女同事離開時,同事甲還坐著不走,天哪﹗平常不見她這麼晚。細問之下,她甜絲絲的一句:我等老公車我啊。

我半開玩笑的說:「我都想有老公車我啊。」

意想不到的,是隨後聽到幾個女同事由衷地說:「我都好想啊。」

有趣有趣。

又,看來的只能寫些短短的文字。

又,明天才星期四啊,要更早回去,之後有幾乎一整天的課,我不想當馴獸師……

星期二, 9月 18, 2007

兩種講法

「你我在說同樣例子,解說是兩樣言詞……」

以下的對話讓我想起這首歌。

同事甲:時間過得真係快,星期二喇,好快又星期五喇。
同事乙:哎,依家先星期二,快d星期五就好喇。

不幸的是,我和後者的想法一致。

星期日, 9月 16, 2007

何以我們都這樣疑心?

我在以前工作的地方,認識了一位男孩。當時,他是學生,我是ta。他的英文很棒,就像是native speaker。

和他認識,純乎於地理位置的關係。他常到一個英語室,而我的office就在那裡的側邊,因此,我們便不時有見面的機會。點點頭,打一聲招呼,就覺得他是那樣的謙謙有禮。那時候,我們的接觸亦只限於此。

英語室負責人已經歷了三代。第一代和第三代都喜歡他,覺得他人很好,又能幫忙。第二代不喜歡他,與其說不喜歡,不如說是夾雜妒忌和一些不相干的敵意。妒忌他深得人心,說他的英語口音其實很怪(不同地方也有不同口音吧),說他深得某老師喜歡(而第二代當時極恨這老師)等。一直以來,深入的溝通是沒有的,全是聽回來。好生奇怪呵,總聽到有關他的事。

到我快要走的時候,他回來做兼職,每天辛勤勞苦,也刻盡己責。我們還是老樣子打招呼。到我last day,臨行前我和他say goodbye。第二天,我竟收到他的email說keep in touch。後來我們開始msn,4,5次吧。他進入了我的母校,雖不同系,但同一書院。

他的人真不錯,我的macbook上不到網,他很幫忙。他甚至在和家人去旅遊時,買了手信給我,嚷著約出來取手信兼聚聚。

他和英語室的人都斷了聯絡,只有我。我把這事告訴第三代聽,她說了一些話。在我分享這段友誼的奧妙時,我又聽到一些說話。

其實,做朋友講感覺和緣份,你我都知道。他只是人很好,我們何必這樣疑心?

每每是我們築了一度牆,又或自行預設一切,世界真的如此嗎?這樣的話,實在太沉重。

星期五, 9月 14, 2007

agnes b餐廳中的火星文餐牌

說是火星文,當然是誇張啦,只是我看不明白而已。不是米搞講起,我也不知道原來agnes b有餐廳。想買一隻agnes b的手錶,卻一直捨不得(我對自己比較吝嗇)。扯遠了點嗎?也不算,只是覺得agnes b餐廳同樣都是貴價的東西。

先談談吃的東西。




一籃子餐包,賣相好看,我吃的是燕麥包,十分硬。




我不大懂西餐,其實什麼都不懂得,只懂得吃。以下吃的大概叫作頭盤。第一道菜是蜆,完整的名字都忘了,算吧﹗連餐牌都看不懂嘛。黑漆漆的蜆,放在一個大碗子內,點了兩客,味道不錯,fresh而不腥。




附送薯條,幻小的薯條十分香口,小孩子口味的我,喜歡喜歡。






之後的是田螺,一客6隻,釀著一些香菜什麼的,放在一盤子鹽上,吃的時後沾了一丁點鹽,加上那些香菜,同樣新鮮,美味。







這個叫什麼呢?不知道,只像沙律,有蟹肉、粟米,比較開胃,本來只點了一客,但原來份量很小,要再點。



點了牛扒,是黑椒汁嗎?微辣,朋友體貼地切好,本來一人份量的食物,這樣分甘同味,豈不更好?蘸一點汁,咬下去,還可吃到牛味,不錯﹗












主菜是兩道pasta,一道是海鮮,一道是牛肉。牛肉粒的比較惹味,把牛肉切粒,加上較濃的,吃的時候把麵沾上醬汁,感覺很好;至於海鮮那款,比較清淡,海鮮仍是豐富和新鮮,但我比較喜歡吃濃味重的食物。
















米搞帶來的icewine,真有心。其實我很少喝酒,也不大懂得欣賞(我想起人家盛讚紅酒時,我喝了一口已想吐)。像提子汁,發了酵的提子汁。喝下去,心頭一暖,非常舒服。我相信,我的酒量還不差的。

瓶子很美,設計很特別,前面像有扇窗,透視到後面,變成圖畫,十分欣賞呢。

至於服務,給我們介紹的侍應小姐還不錯。可是,夜已深,開始有點快被趕走的感覺。上洗手間也不是太方便,要跑到log on那邊才有。結賬,大約每人$220,還可以啦,除了吃食物之外,還吃格調。如果$220可以買到愉快的晚上,那不是很值得的嗎?

dinner for 7 餘韻


這是餘韻。對,因為我是最遲的一位。時間是這樣運用的,不珍惜星期六和日(珍惜的定義是什麼呢?),便要等一星期。

在工作上好frustrated,拖著皮囊,我知自己是時候充充電。更何況,我要赴的是十分難得的約會﹗平日的我衣著隨便,今天穿了一條裙子,想令自己快樂一點。遲了一丁點,因為有事要處理,但即使到達了,我仍是不敢走進餐廳。除了惡女,其他人我全都沒見過,其實我有點怕生的。

待惡女到達後,一起進agnes b餐廳,覺得自己高貴了(哇哈﹗)。一張張臉孔,你說他們陌生嗎?我又彷彿每天見過他們的笑臉。我怕生,米搞說我很靜。

打開餐牌,看不明白,大家相視而笑,然後叫侍應小姐隨意介紹。菜餚精緻(但我們有七個人喔),更高興是氣氛很好。食物不講了,在紀錄飲食時再講。中間雖然發生了點事,但我仍為此到滿足,朋友間彼此支持的感動溢出,在茫茫人海中的你與我,不是很難得的嗎?喝過米搞的icewine,心變得很暖。

像被趕走似的,我們轉戰pcc。點了些 cake,喝果汁。我像上了育兒課、社會課、文化課……雖然我還像個bb,但我愛聆聽。

惡女、怒眼媽、喵喵、北北、米搞、程先生,
我愛你的真情流露,
我愛你的健談,
我愛你的可愛笑容,
我愛你的文靜與溫柔,
我愛你的風度,
我愛你的細心,
我愛你的貓貓書,
我愛你們(特別給你倆啦,呵)的甜蜜,
我愛你們的見識廣闊,
我愛你們的廣闊胸襟,
我愛你們愛我。

緣份飛來,我感恩(雖然基督教味很濃,但我喜歡這兩個字)。
沒想過自己竟然會來到這裡,有一段時期寫得很瘋。沒想過緣份把你我連上,然後對話,進而見面。我的朋友不多,遇上你們只能講一句:真好。從前寫的時候,雖說是給自己寫寫、抒發情感,又總覺得自己寫得很差,然而,仍想有人欣賞喜歡吧。得到你們的喜歡,真溫暖。

臨走時,怒眼媽在地鐵關門前提起朗誦會之約,嘿,我想會好好玩﹗有機會,冬天時bbq,圍在火堆唸,像營火會,哈哈﹗

星期日, 9月 09, 2007

堅強啊﹗

昨晚,轉轉折折之下,在旺角坐巴士回家。伴著我的ipod nano,送給我的正是這首歌。

心淡
作曲:徐繼宗
填詞:黃偉文
編曲:唐奕聰
監製:陳永明/舒文
想不起 怎麼會病到不分好歹
連受苦都甜美
我每日捱著 不睬不理
但卻捱不死 又去癡纏你
難道終此一生都要這麼 不可爭一口氣
*很謙卑 只不過是我太過愛你 
連自尊都忘記 
跌到極麻木 只好相信 
又再爬得起 就會有轉機 
若我不懂憎你 如何離別你 
亦怕不會飛*
#由這一分鐘開始計起 春風秋雨間 
恨(限)我對你以半年時間 慢慢的心淡 
付清 賬單 
平靜的對你熱度退減 
一天一點傷心過 這一百數十晚 
大概也夠我 送我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春天分手 秋天會習慣 
苦沖開了便淡#
Repeat*(#)
(說甚麼再平反)
只怕被迫一起更礙眼
(往後這半年間)
只愛自己 雖說不太習慣
畢竟有限 就當 過關
Repeat(#)

我想起妳,shuuu,別哭了,我們都不哭了。
隨著時間,淚全都蒸發掉。

負能量釋放站?

雖說上班的首半個月不會發薪,但上班要有三個星期了。

經過剛完結的一星期,我的感覺其實就是:煩惱。

我不敢對人說,我真的很害怕,每天心緒不寧,很擔心,很厭倦。

一年多來我一直堅持向前走,直至今天,我踏上舞台,見到的不是燈光璀燦,而是動魄驚心。

我真的很想退縮,怎麼辦?很想對人說,最後卻沒有。

其實我真的很不開心。

我問自己:

你真的喜歡現在?
你其實能否堅持下去?
你到底想做什麼?
是偏執?還是稍稍有可推開的障礙?
應否離開?(至少這一年不會)離開是逃避還是尋找適合自己的路?

我的年紀不小了,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很清楚。
我要的是怎麼樣的路呢?而我又能成就怎樣的一個自己呢?

煩惱。

意大利薄餅:grappa's

辛勞了一個星期的你,星期五晚的歡樂時光,不可錯過的大概是一頓豐富的晚餐。吃這一頓,如果說得衰一點,就像解穢酒,甚麼前塵痛苦往事都要給忘掉,把快樂的鋪在床單上,伴你入睡。

這一個晚上,我到了在怡和大廈的grappa's晉餐,是一間意大利餐廳。侍應貼心地問我想喝什麼,我說想要點水,友人貼心地補充一句:要溫水。她說,若不說清楚,侍應會為我開一支礦泉水什麼的(當然要收費哦)。

打開餐牌,是英文和意大利文。我的英文很差(看來我走不到高檔路線,哈哈),意大利文更不消提。都是英文很好的友人點菜,我給一點意見就是了。

餓了,點了菜後,大家都不客氣地吃了。我是大鄉里,不懂得這是什麼麵包,有一小碟子醬汁,我沒有蘸過,不知其味,是醋吧。麵包吃上去,很軟,微辣,十分有趣。不過,我只吃了一片。


這一碟嘛,其實是源自兩客不同的菜。一是蝦,什麼蝦,我不知道。我從來很少吃貴價食物,所以對於一隻只盛有6隻蝦的碟子,心裡暗暗驚嘆(大鄉里出城啊)。蝦的味道很好,保留了原來的蝦鮮味。另一客是凱撒沙律,一向是我喜歡的,這裡的也很fresh。


最後,我們還吃了grappa's的original pizza。拿來的時候,惡女還未到,但受到香味的誘惑,抵不住開始吃了。味道真不錯,有辣肉腸、蘑菇、菜(是什麼菜來的呢?)、cheese,還有原粒蒜頭(﹗)。整體來說,我是喜歡吃的,但如把蒜頭粒變成蒜蓉,我想它成為我的最愛之一(很花心﹗)。咬下去,薄餅的厚度剛好,各種食物的味道恰到好處,沒有搶去大家的風頭,不會太乾。

侍應很細心,惡女來時,pizza冷了點,他主動說幫我們加熱,使十分肚餓的惡女可以享用熱烘烘的pizza。雖然到達時很嘈吵,因為很多人在看球賽,有時也得扯高嗓子講話。幸好球賽完結後,幾乎全部男人都走了。

結賬,大約每人100元,也不錯啦,吃得飽,環境也好。但要留意,洗手間髒得很,比深圳的好一些吧。

星期六, 9月 08, 2007

三女的星期五晚

經過一星期的辛勞,終於到了星期五。而在早幾天,短短來回的幾封email,造就星期五晚的約會。有已見過面的爽朗惡女,和素未謀面的神秘寫手(原來只有於我來說才神秘)。

不公開說她是誰了,不知她會否介意。然而,這次約會的源起,是夠我高興的。一是因為被她邀請,二是來自一份被信任的感覺。其實我還挺緊張的,不敢打電話給對方,所以send sms。沒到過那間餐廳,生怕找不著。看﹗多麼的神經過敏。

後來,到了餐廳後,致電給她,很好聽的聲線。碰面,啊,讓我說說她。第一個感覺是:聰慧的女人。這麼一個漂亮人兒、有女人味(而我卻像個白痴)。我說她的英文比中文好,而她的中文其實是十分好的。總括來說,是個聰慧、漂亮、性感(是感覺,她沒有穿bikini)、謙厚、貼心和操外語口音的木土人。

等惡女,而大家都沒有吃東西,所以點了些食物(稍後再談)。我們談談彼此的工作,其實我對她的工作很有興趣,是真的,不過我想我沒有她這樣捧啦,寫得這樣好,還有其他的考慮因素(算了,我還是不要走進死胡同, 別想別想)。她似乎對我的工作有些興趣,想知多一點點。我喜歡這樣,聽聽不同的人的故事。

惡女加入,一起吃東西。而原來,她們是同屆的(我應該老早知道)。她們的有彼此認識的朋友,幹著有關係的行業。blahblahblah,雖然有時插不了咀,但還是挺快意,聽聽她們之間的一些事情。又知道一些自覺是驚世大發現的事,嘿,我不能說出來。

last food order和drink order隨著愉快的時光溜走,本來想過轉戰別地,但兩位都體諒著我很早起來,便嚷著分別。

惡女貼心地把我送到車站,我還真像個小孩子,謝謝你。

身體雖然累,但精神上的relax是最重要的。

星期一, 9月 03, 2007

中學生應否談戀愛?

請隨便留言表達意見。

1. 中學生應否談戀愛?
2.作為成年人,你認為處於中學階段的學生應否談戀愛?
3.角色遊戲:如果你身為老師,你認為中學生應否談戀愛呢?

歡迎留言,有空時我再寫寫這個題目。
------

想起這個話題,源於一個好odd的場景。然後,我還是決定不寫了。

星期日, 9月 02, 2007

寫封信給你。三十一。

R,

還好嗎?9月開始了,明天便是開學日。對你的意義可能不明,對我呢,是雙重意義,是正式上任的第一天和開學的第一天。

已開始上班兩星期,我想我是十分忙的。很多事情要編排,好好計劃,雖然明白會有變數,但亦要做足準備嘛。現在唸書和以前很不同了,學習重點變了,氣氛亦變了。在新的地方,接觸到很多很能幹的人,他們大多既高效率,又親切可人。工作環境對我來說十分重要,我想我算是幸運的一位吧﹗

至於工作嘛,大事小事一起來,瑣瑣碎碎的多不勝數。大至見學生、開會、備課,小至排座位、打電話,還接到緊張家長的電話(相信日後她會繼續做個好媽媽)。腦袋幾乎沒有一刻停下來不想相關的事情,但有時又覺得自己一事無成,十分矛盾。

昨天參加了新同事的workshop,要在眾人面前裝成第一天入課室,我有點緊張,但總算很會收藏。不同的嘛,面前有不少臥虎藏龍,有壓力。以後我要努力適應這種文化,我很害怕被觀課,感到不適意。然而,也有好處,他們會給我意見,讓我好好學習。

明天便開學了,一堆瑣碎事情要處理,下午又要開會。之後呢,又得趕去上課。

未來的日子會是怎樣呢?真不敢想像。我有點害怕自己想退縮,我會好好勵自己,撐住﹗

c
(偷空寫給你,哎,有罪惡感呢﹗)

星期六, 9月 01, 2007

生命影響生命的故事

每次看這段片,我都會感動到流淚。

不多講內容,看吧﹗十分值得看的故事。

http://www.makeadifferencemov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