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8, 2008

齊來打怪獸

請各位惦記我,
用念力支持我打怪獸,
死光死光死光死光死光﹗

哎,好大壓力。

明天,可能有好戲上演。
劇本,我是想好了。


又,
按捺自己的心,
卻按捺不住自己的手,
不想任性。

星期日, 1月 27, 2008

沉默是最好的交代

世界繽紛又喧鬧
而我單調又沉默
沉默是最好的交代
代我收藏你
收藏你到心裡的保險箱
箱中還有星星和月亮
給你我溫柔的光芒

星期五, 1月 25, 2008

寫封信給你。四十八。

R,

今天我很快樂,原因不止於是星期五。

約了他,純粹為我的未來鋪路。談著,他教了我不少理財知識,間中夾著一兩句閒話。他是一個有趣的人,而且是一個很好的人,對朋友好到不得了。他笑我像小孩,簽名每次不同,我卻打從心底裡覺得愉悅。不得不把自己的體重相告,萬分不情願啊。在新世紀步向太子站,短短的路程,覺得很relax,很安心。

告訴你,我搞不清自己的心思。不過,一切將不會改變。

我只能這樣保護一段關係。

c

星期四, 1月 24, 2008

高低關係

忙越走向高峰,每月的篇數便越低。喜歡這片草原,但也不得不為現實種種負責。

爸爸出院了,很想對大家說,讓大家也高興高興。我想,大家會為他的安康而快樂啊。

最近忙得發瘋,工作不斷。我發現自己對假期又愛又恨,假期後要重新適應,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剛適應不久,下星期完了又放長假。10幾天的假期,沒有任何計劃,我想會在家好好休息和備課吧。

其實我應該開心。

給我一個留言支持我好嗎?我知這樣很幼稚,但我很想啊。

星期日, 1月 20, 2008

好姊妹

我的朋友不多,好朋友更不多。

而其實,能真正無所不談的好姊妹,直至今天,可以說只有兩位。
我們很少見面,一年幾次吧。
我總是一個人,有時覺得很寂寞,卻無礙這份姊妹情。

早幾天,收到其中一位姊妹送我的禮物,是上年的生日禮物。
高興的,並非為一條名牌毛巾,而是那份心意。
超過半年了,她仍記在心內。

這是我收到的第二條anna sui毛巾。都很好看啊,但捨不得用。但不用,又似乎失去了它的目的價值。

無論如何,我愛你,謝謝。

我永遠的好姊妹。

星期五, 1月 18, 2008

親子

今天探爸爸,他轉了去復康大樓,買完東西得走一條很長的路,是剛建成的新翼。一路上,竟有點進入《魔幻羅盤》的感覺。

買了水餃麵,他吃得不多,但精神不錯。看著他夫著支架一步一步走,心寬了不少。我想出院的日子應該不遠了,真好。曾經,我有擔心過他會行不到,想來也諷刺,這個手術是為他將來仍能好好步行而做的。

下班前,有機會見到很多帶孩子的父母。感覺上,他們都很相像。有的樣貌相似,有的步行的姿態相似,有的笑容相似,有的散發著相同的氣息,就像天生告訴你:我們是一伙的。看到一伙一伙人,感覺很溫暖。這些為人父母的,為的是希望小朋友走上一條美好大道。他們的熱切,令年紀不輕的他們變得分外活潑,充滿能量。

走到復康大樓的魔幻羅盤路很長,一路走,拿著沉甸甸的東西,氣息變深,世界彷彿只剩這一呼一吸。很像爸爸,真的很像。原來,我和爸爸是這樣相似的,我們的呼吸很相像。自己聽著,即使未到病床,已覺得爸爸站在身邊。再想想,我們同樣倔強、固執,我們的脾氣有時也很相似。還有,我的嘴巴、鼻子、膚色和爸爸幾乎沒兩樣。

這段時間,爸爸不在的日子。走廊的燈壞了,沒人更換,每晚我就拿著電筒走。

以後,無論爸爸身在何方,我懂得用我的方法記掛他了。

來個深呼吸吧。

星期日, 1月 13, 2008

寫封信給你。四十七。

R,

突然間,我覺得情緒低落。

可能是再次正正式式地投入工作,很難說得明白吧,總之工作繁重,而且再要處理些紀律問題,心理壓力很大。心。裡。十。萬。個。想。放。棄。我真沒用。

數數日子啊,還有半個月,加油,半個月後又是假期了。為了假期而活的模樣,對我來說實在很沒意思。

告訴你,爸爸最近入院做手術,我覺得他真的老了。對於父母老了,不知怎地覺得很突然,很害怕。

很多感覺想告訴你,但不知從何說起,只是,我很慌張。

還有,已經好一段時間,心裡住了一個人,如此不知不覺。我就讓他繼續居住,我們互不打擾。我開始想,快樂便好了,要維持快樂。變,可以美好,亦可以很可怕。我不想賭,人大了,更怕輸。

嗯,透明的花消失了。 我卻不敢隨心所欲。

c

星期六, 1月 12, 2008

我能為你做什麼?

從來,不覺得死亡與我如此接近。

有人說,年紀越大的人越怕死。我想這話也算得上準,但不是怕自己會死,而是怕身邊人離去。

爸爸近年身體益發變弱,容易氣喘已是早有的事。十多年前做的骨骹手術也得重做,說是那個假骨骹老了,要更換。聽著爸爸要被人切開,即使是為他好,心仍會驚懼。我常常覺得,我做得不夠,把這些心思都放在心裡。從不表現很關心,淡淡然的,只是暗地裡著急,沒有建立良好的溝通。又或是我不敢太關心,愛逃避。

坐車時,我盤算著見面時要說什麼。我心裡不期然地想起兒時的事情,小時候,我總覺得大人中只有爸爸疼我,其餘的人都因為我不是男孩而表現冷漠。爸爸最愛做的事,是替我剪指甲。我的指甲很細小,很多初相識的人都為此嘖嘖稱奇,小得這樣可憐。我有時會想,是不是小時候剪得太深的緣故呢?其實,由爸爸操刀是一件痛苦的事,他愛剪得很深,有時會弄痛我。現在細想,究竟是不是剪得越深,愛得越深呢?那時候,我對剪指甲這動作可真又愛又恨,很怕自己會流血,但那種親密感又是我所渴望的。

天氣回暖,但醫院還是一貫的陰冷。病人多得要睡在走廊,沒有熱鬧的感覺,只是令我很不安。姐已在,爸爸很疲累的樣子。已是完成手術的第3天,我現在才來探望,心裡不禁充滿愧疚。有些事情,我想做,但然後一直拖延,有時真不懂我這蠢材在搞什麼。爸不肯吃醫院的東西,媽弄了米粉,他都吃得不多。結果,晚上餓壞了,沒有氣力。姐買了魚柳包、一些蛋糕和紙包飲品給爸,笑說救了爸一命。

我沒什麼話,只是問:「daddy,怎樣了?現在還痛嗎?」我詞窮,不懂說話。期間,爸爸嘆了一口氣,沒有人在意,但卻像我心裡的芒刺。爸爸問我:「何時下班?」我說:「說不定啊。」說完後,心裡又一陣心酸,我是否答錯了?逗留了不一會便離開,爸爸一直目送我們,我一再回頭,看見他仍看著我們。那雙眼,就是我的雙眼,只在一刻,我們交換了彼此。

晚上和媽說起,才明白爸不肯吃東西的其中一個原因。原來他不想上洗手間,因為要在床上辦好,尷尬且不想煩人。

我知道,我無法深切體會他的痛苦。可是,他身上的一刀,彷彿恨恨地割在我心上。

星期二, 1月 08, 2008

我覺得……

好忙,忙到喊。

說說而已,其實我還像喵喵之前所講,我是「笑著訴苦型」。

笑臉仍掛在我的臉上。

忙得……與所有人、事、物疏離割裂了一樣。

各位,一起加油啊。

讓我靜靜感覺你們。抱抱。

星期日, 1月 06, 2008

平安夜的早上

常常回想過去,似乎不是一件好事。

剛才到超級巿場買東西,夜了,其他店都關了。燈光微弱,剎那間竟有點心驚。想起小時候,平安夜的早上,明珠台會播一套西片。西片的內容是幾個貪玩的小朋友躲在商場裡,那些人形公仔都動起來,追著他們。對兒時的我來說,簡直是一秒一驚心。雖然好恐怖,但我還是被迷住。

連續幾年,爸總愛大播聖誕歌,把全家都吵醒。然後,家人在廳中不知幹什麼時,我一個人跑到爸媽的房中看那片子。躺在那張有特厚床褥的五呎大床,電視就放在床尾的白色、有九個由屜的大櫃子上。那溫度、那光線、那氣味,我都能記起。

只是,我從來都沒把它看完。

似完未完的,對,就讓你常常來看。

星期四, 1月 03, 2008

寫封信給你。四十六。

R,

又一年了,祝你好。

我回來那天,你要走了嗎?
「新年快樂﹗今天有空嗎?」
是你嗎?

很多問題像飛鳥,在我的腦海中盤旋。
其實,那組號碼,是你吧。
是你在最後一天才記起嗎?

可能是臨別一見。
可惜,你來了,我走了。
然後,你走了,我來了。

雖然,我像未凝固的啫喱,
但我告訴你,我會活得一年比一年好。

c

心情散記

同事新婚,問及她新生活的感受。她說新婚後遇著假期,她覺得全世界只有她和丈夫,她怕長此下去會很悶。最後,他們一起參加家庭聚會去。

假期尾聲,和大學同學去大陸玩,很想停留在那三天的時光中,真的很快樂。可能是因為有不快樂,所以有快樂。又或者是有快樂,所以有不快樂。新一年,重新上路,不知是快樂過後,還是間歇性情緒失控,竟覺得十分空虛。比全世界餘下自己還難受,像一個人站在世界的圍牆邊。可能是自己沒有拍門吧,真搞不清自己的心思。

閒錢是沒有的,但我很想在新年假外遊,想去大阪。沒有去過日本,只是同事回來後說不錯,而且比起歐遊便宜得多。

***
打完這篇才發現這是08年第一篇。嗯,竟是這樣的一篇。

大概是因為身體不適,所以這樣吧。昨晚胃痛,醒了近10次,真要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