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5, 2008

寫封信給你。五十二。

R,

好些事情發生了,工作期間遇到一些特別的事,讓我百感交集。如果你想知,將來有機會,讓我一一告訴你。

你喜歡坐過山車嗎?現實中,我怕得要死了。你大概知道我畏高。最近,像坐過山車,心情跌跌宕宕,哎啊。之前,約好和人看電影去,是《緣來吹吹風》。然後,我知道原來不止這些,還附帶別的。至於哪才是附帶的,實在不敢問。今天,接到一通電話。哎。哎。心情不知不覺的好。愉。快。就是一個人會無端的傻笑那種。想提早,雖然之不過是因為想看的緣故,但心不由得輕了起來,在空中飛舞。

哎。我不想像少女般訴衷情,但……哎。 我明白,一切,就是幻想才能叫人最快樂最沉醉。

這都是我的小秘密,就讓我在這裡無聲地告訴你。

c

星期日, 2月 24, 2008

火星,你好﹗

沒有盡頭的一片黑,只有幾顆珠。

在藍綠色的小珠子中,那些人遙看遠處的紅色的、灰色的、啡色的……珠子。好生寂寞啊﹗他們落力地尋找生物的蹤影。那管是和他們相似的、不相似的、大的、微小的,只管找。

找得著又怎樣?說聲你好,來個抱抱?

那顆紅色小珠裡的,會被馴養?會被吞噬?這一片土,是誰的?

這思想確實簡單,一點不錯。然而,有時太複雜也不是好事。

星期六, 2月 23, 2008

血色月亮

那一個晚上,
我們由獵戶座腰帶,
追尋……

追尋到天空的另一端,
血泊中的月亮,
霧靄縈繞。

當時淒風颯颯不覺冷,
斷不知,
那自是一種暗示。

延伸閱讀:紅色的月亮?
思憶的原點

星期三, 2月 20, 2008

奇情

當有人說想寫一個奇情的故事時,看到這一則

究竟算是怎麼樣的感覺?
悲涼?黑色幽默?
愛書之人,葬身書海。
要選擇的話,
某程度上,會是一種福氣嗎?
而這種福氣,
未至於叫人人永遠懷念,
但卻是很多人的損失。

延伸:關於一個幻奇結局

星期日, 2月 17, 2008

破事兒

當失去理性時
只會自討沒趣
一切來得太遲
不想像個白痴
但總躍躍欲試
好一齣破事兒

因為年輕,所以美好

假期的日子,每晚都待到很晚才睡,彷彿以後再揮霍不起。

這兩晚都聽到這首歌。

親愛的 那不是愛情

教室裡那台風琴叮咚叮咚叮嚀
像你告白的聲音 動作一直很輕
微笑看你送完信 轉身離開的背影
喜歡你字跡清秀的關心

那溫熱的牛奶瓶在我手中握緊
有你在的地方 我總感覺很窩心
日子像旋轉木馬 在腦海裡轉不停
出現那些你對我好的場景

你說過牽了手就算約定
但親愛的那並不是愛情
就像來不及許願的流星
再怎麼美麗也只能是曾經

太美的承諾因為太年輕
但親愛的那並不是愛情
就像是精靈住錯了森林
那愛情錯的很透明

那溫熱的牛奶瓶在我手中握緊
有你在的地方 我總感覺很窩心
日子像旋轉木馬 在腦海裡轉不停
出現那些你對我好的場景

你說過牽了手就算約定
但親愛的那並不是愛情
就像來不及許願的流星
再怎麼美麗也只能是曾經

太美的承諾因為太年輕
但親愛的那並不是愛情
就像是精靈住錯了森林
那愛情錯的很透明

太美的承諾因為太年輕
但親愛的那並不是愛情
就像是精靈住錯了森林
那愛情錯的很透明

因為年輕,因為單純,看到的,如斯美好。
也因為如斯美好,才教人忘不了。
就讓它們放在貼了美好標貼的盒子裡。

星期六, 2月 16, 2008

怎樣才夠?

我有一個舊同事,初相識已一見如故,談得很多。這個男同事有六呎高,樣貌不差,風趣幽默,健談貼心,細心體貼,樂於助人,又是個運動健將。

他有四個女朋友。有一個比他年少近10歲,是工作時認識的。我指是他工作時,那個小妹妹,當然就是學生。他們交往後一個月,他便離職了,是個人事業上的打算。現在他們一起兩年半了,小妹妹很會撒嬌,搞到朋友團團轉,自覺犧牲了很多時間。妹妹還曾在公眾場合(前後都是長龍的巴士站上)一個勾拳打在朋友的臉上,但仍然,他們一起兩年半了。

他還有女朋友a,b和c。a和他交往九年,今年都24,5歲了;b是大學裡認識的校隊隊員,嚴格來說是紅顏知己型;c也是校隊隊員,可能因為知道朋友的底蘊,期間也會和別的男生交往。a不滿b和男友太親密;b和c又知道彼此的存在;朋友會把和小妹妹交往的煩惱事告知b。嘩,好混亂。 個個都愛,個個都不捨。

問題一:這樣多選擇為何仍忍小妹妹?
問題二:這麼多煩不煩?
問題三:不覺得這樣做很對不起女朋友們嗎?
問題四:真心愛,一個便夠?會同時愛這麼多人嗎?
問題五:幾多個才夠?

今天約了一起吃午飯,談了很多。我最後只能說,為自己想想,為女生們想想吧。

這種人,做朋友可以,常常逗得人樂透。可是,當男朋友,這是糟透的一種了。

對話

a:我覺得同你談話有一種感覺……
a:是和別人談話時沒有的
……
b:無聊?
a:原來我們談話給你這樣的感覺啊
b:btw,pls dun mind if i reply u so late
b:im focusing on sth else
……
……
a:我會mind的
a:!!!
……
……
a:我相信你待我已比待別人好
……
b:yeah!
……
……
a:那種感覺是
a:一廂情願
a:或可有可無
……
……
……
b:@@v
。。。。。

星期五, 2月 15, 2008

我的勇氣

一塊冰
溜到陽光下

一雙手
烙到鐵板上

一粒鹽
跳到熱水裡

一個身體
爬到針床去

都是我
我卻完整無缺
只因我愛逃

拒絕美

最近身邊發生了些事,哎,總之感到被纏擾著,有點心煩就是了。有人說自己一直想做好人,我不知自己的心態是否如此,總括來說,就是不懂拒絕。

從前嘛,我幾乎是完全不懂拒絕人的。媽媽要我穿五彩繽紛的衫,我便穿;爸爸要幫我剪指甲,即使知道可能會流血,也讓他剪;就是和人交往,也只有一次並非因為未能拒絕而走在一起。

我想,拒絕絕對是一種學問。可能是想做好人,所以不會拒絕。可能是因為耐力驚人,所以不會拒絕。可能是因為隨隨便便,所以不會拒絕。有時也因為不會拒絕,而自招麻煩,就像近日。

不過,人是會進步的。慢慢地,學習拒絕,有時一刻的勇氣,反而叫人往後能吁一口氣,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拒絕是一種堅持。
拒絕是對真善美的追求。

星期四, 2月 14, 2008

寫封信給你。五十一。

R,

那句祝福的說話,說了也徒然。這個不是我們的節日。

神推鬼使地,其實還不是因為我,造就我們談了一個下午的時間。這個節日,不是用來慶祝的,是用來懷緬的,於我來說。放心,我只會把開心的記著,不開心的我收藏在盒子裡,壓縮了。

胡亂的說話,問一些無益的問題。其實除了身材一流和比你年少10歲外,其他的我都有信心辦到。我是說,撇除這些,我覺得我有資格。可是,我不是判官。這些不應說的話,讓我才這裡發洩了便算。

你潛水看比你大的魚。很遠,我覺得我們真的很遠。

而我,總要辦一些不可能的任務,就像當初。

c

沒有情人怎麼好?

明天便是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重大的情人節。

曾經,我在和男友大吵一場後,仍獨自偷偷跑到觀塘那些工廠區買材料造朱古力,然後浪漫地在大尾篤的堤壩上曬月光。這個地方真不錯,一邊是海,一邊是湖,真有意思。

今年的情人節仍在放假,我不禁想,很多人羨慕吧。沒有情人的放假,有情人的想放假也不成。因緣際會下認識了鐵鎚的朋友(﹗),在msn談了不久,她竟發我兩個網址,約我去speed dating。天哪﹗我真的那麼不濟嗎?又其實,說說笑罷,去speed dating的人不是全都很差的啊,別來打我。我是這樣想,可能有隱形富豪的後代(看我多貪錢,嘿)。

我想,去speed dating最弔詭的地方在於那些全是陌生人啊,你在混雜著八兩金、吳彥祖、劉德華、微型李澤楷、大傻當中,找出你的dream man,而同時你又要是他的dream girl。我以女性角度出發啦,男性角度可能有李嘉欣、馬蹄露、林嘉欣(﹗)之類的人吧。在陌生人當中,七分鐘找出可能,感覺很怪吧。我想起一些電影或電視劇片段,很多張桌子,男人每兩分鐘便轉到另一張桌子,還夾雜著一些笑料。

看那網頁,十分有趣,有好些分類。例如成熟組和年青組,又有一些是才子佳人組,有一些表明女性是漂亮的,男生的學歷有大學或以上,又有一些專門給大學生或以上學歷的人士。看得人眼花繚亂呢﹗

那位要我考慮的女生,倒似乎很急切想一試。嗯,我想,我不想這麼快走到這一步呢。

喂,咁快行到果一步,再遲d咪冇貨?哈哈哈﹗

***
又,左眼眼眉跳了近10小時,人家說左吉右凶啊。怎麼就不給我一個男人?哈哈。
其實,沒事發生已屬好事了。
情人節,如果沒有人約我,我希望自己能好好與課本為伍。

星期三, 2月 13, 2008

失眠

失眠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
看看,小丸子也失眠。可是,看到最後,我覺得她有點慘。家裡人起初不相信她,除了媽媽叫過她做做運動外,似乎一直沒有解決過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雜記

我總有一種,無從傾吐的感覺,零零碎碎的。

+++

+ 剛才很想吃湯圓,衝到樓下找找找,發瘋地找,但也找不到糯米粉。
+ 情人節的宣傳來了,像雪花紛飛。雖然沒有男人不會死,但我實在想過一個有男人的情人節。如果這樣是庸俗,讓我來認。
+ 我慢慢覺得,要我不吃家裡的零吃、不喝家裡會致肥的飲品,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我鎖進保險箱。
+ 其實我想我喜歡了一個人,但又無聲無息地被拒。
+ 最近我心如鹿撞,人家的尋常生活態度,打亂了不尋常的我。
+ 上個假期和今個假期的我,有天淵之別,說的是勤力與散漫的分別,今個假期是後者。
+ 開始造和工作有關的夢,夢見小丸子的媽媽是個在街巿賣魚的。
+ 小弟弟說想吃我造的草餅,上一次造草餅要數到3年前吧。我造的是皮厚餡少,媽說不好,但我就是愛那口感。
+ 我對家裡的暖風機又愛又恨。用它前,我冷得瑟縮在被中;用它後,我有時熱得流汗,就是永遠達不到中庸之道。
+ 無線在年假時每晚播兩齣電影。哎,不要再播《酒店風雲》了,繼續播電影吧。
+ 電話有時收不到sms,我不知如何解決。
+ 最近,我曾經刻意不接聽電話。因為,我被掛過線,在未接通前。
+ 我的hsbc蛋仔不見了,今年到銀行處理,但原來打一通電話便可以,真笨。
+ 大口仔塗紅唇膏,猜一英文生字。我猜不著。
+ 我開始胃痛,但我身邊有半罐未喝完的百事可樂。
+ 有一位朋友打算買一對近一萬元的gucci戒指作情人節禮物。年輕人,去tiffany逛一圈吧,你們的感情不是用錢經營的,她會依舊愛你。
+ 假期前經過新城巿,商場內加設了burberry的counter,撲鼻而來的是我很喜歡的香味,很想買。
+ 今晚我吃了花膠、蠔皇鮑和海蔘,都是媽媽造的,突然富貴起來。其實,還不是一頓家常便飯?
+ 今日發了瘋的寫網誌,是逃避的一種。
+ 早幾天,爸爸突然說:網誌就網誌,叫乜鬼部落格?好核突囉。
+ 年初一,媽媽派利是時,祝我早日找到男朋友,另外,還叫我不要時常黑口黑面(﹗)。
+ 很想喝那瓶送了出去的紅酒。
+ 洗澡時,手腳冰冷,熱水淋下去時,嘩,一陣麻麻的感覺。
+ 最近我在想,不如暑假去旅行。一個人去好嗎?怕照顧不了自己,找住的地方也不好找。
+ 全城熱話圍繞著一堆照片,是很多人會做的事。暴雪成災、雲門失火、南大門倒下的消息,像陪葬品,陳列於一旁。
+ 我買了很多枝四色筆,有一兩枝的紅色用光了。真蠢,我根本不應買四色筆。
+ 明天是假期後第一個上學的日子。一個朋友還身在北京,一個朋友說不回去了,只剩我一個,好不寂寞。
+ 我想寫好一點,但總是寫不好。
+ 從前我喜歡拍拍照,不敢說是攝影。可是,現在雖還把相機帶在身邊,但已很少拍照了。
+ ipod nano的電很快用光,哎,真差勁。
+ 我把《四代香港人》看完了,《東京鐵塔》看了一些,但老闆要我看的卻一點沒看。
+ 後天不想留在家中,哎,不想被揶諭啊。
+ 昨晚有人問我一夜情的看法,答案不好說,嘿,總之我不幹就是了。
+ 想起從前的瘋狂行為,我想,人生有過這些瘋狂歲月,才算是不枉此生吧。
+ 早幾天上午,我看了真人版的小丸子,看得我哭了。其實我覺得小丸子是很感人的。

有機會再寫,不如再看看書。

星期二, 2月 12, 2008

失敗作


平常喜歡做點小手作,例如用膠紙封住這樣一個信封,變作書籤送人。
而這個本來想送給阿v的,卻因為那個穿繩孔弄得不好,改送另一個過膠的大象信封。
這個嘛,雞肋……留為己用吧。

無線電話的回憶

電視播著一個港台節目,討論獨自留家兒童的問題。

小時候,父母做點小生意,時時外出應酬。我們幾姊弟留在家中,幸好有傭人照顧。媽媽每天把100元交給傭人,我們想吃什麼便煮或買什麼。我們試過整個星期吃麥當當,很驚人吧,現在還未吃厭呢。

閒日是見不到爸媽的,一星期只有星期日見到他們。一家人上茶樓,然後爸爸會走,媽媽便留在茶樓和人打牌,見面的時間少之有少。

小學時,我們唸的是下午校。每天起床上學時,爸媽仍在床上倒頭大睡。那時候已有一個習慣,我們要每天簽手冊,我們會把每天要簽名的手冊和通告放在桌上,用黃色的memo字列寫要簽名的項目。黃色memo紙成為我們溝通的橋樑。

記得一個星期六,姐姐不知到哪,我突然很想吃美心的炸雞髀。要到美心,得坐至少30分鐘車程。可是,媽媽不會讓我們出門的。最後,我想出一條妙計。我把家裡的無線電話帶在身,以為遠到天涯海角仍可接收到。然後我和傭人及年僅5歲的弟弟一起坐車出去,順利地吃了炸雞髀。

回想起來,實在很幸運,如果當時媽媽打電話回家,我便完蛋了。

小時候,天真得可愛。

唯一

長大了,是否會不再天真不再傻?

重看一封題為「傻妹」的電郵,那封上個月我拼了命找也找不著的電郵。今天我又把它找回來,雖然我不明白自己找來幹麼,又或是不明白自己為何抓破傷口再撒鹽花。有些事情,總叫人看不破;又或者看破後,那樁已像是上世紀的事了。

是否因為不再天真不再傻,才越發以為唯一之不可信?我卻步了。而另一邊廂有人告訴我:連某某都不知道,我只告訴你。

而我,只是一味壓制自己,不想再造夢。

唯一,不是亂說的。唯一,有著很珍而重之的情誼。

別再對我輕言唯一。

有獎競猜

照片拍得不好,如果能把鞋一併攝進去,效果可能更佳。

這件外衣可以嗎?還不錯吧?

你能猜出它的價值嗎?

間場兩張是外衣的牌子,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牌子。

姐姐在媽媽的衣櫃找到,覺得好看,挑走了兩個肩墊,說可以再穿呢。不太厚,十分暖,而且質地好得沒話說。

想不到,十多年前的衫了,在中環買,當時價值一萬。對,一萬。

猜中的話,獎你一句:你。真。的。厲。害。得。沒。話。說。

星期一, 2月 11, 2008

難以接受

有不少人今天已開始上班,與我不同行業的人都很羨慕我,說我的假期特長。

這個假期,除了在第一天改好了兩疊測驗,什麼都沒有做過,過著糜爛的生活。我一邊很有快感,一邊很有罪疚感。

哎,尚有一個星期的假期,其實已經開始感到不安。或許是假期太長,或許是什麼原故。

哎,尚有一個星期的假期,我想……我比誰都更難接受重新上路的事實。

哎,當有一個星期的假期。

星期日, 2月 10, 2008

寫封信給你。五十。

R,

新年快樂﹗今天已是初四,不知你在做什麼呢?我常暗自驚嘆,當我在睡覺、在打字、在工作、在吃飯,又或是靜聽空氣流動的聲音時,其他人同時間在做些什麼呢?能存在於同一個時間裡,做著不同的事情,我覺得是一種恩賜。

我昨晚造了一個夢,夢見你,是十分古怪的夢。我的衣櫃放在外面,我們見到好些中學同學,後來,你就在遠處,和其他人在一起,我沒有走近,心想我不在意我不在意。不久,我見到D,她似乎來和我打了一下招呼,便走到你處。忽然,很多人簇擁著你們,我扮在衣櫃找衣服,想看你們,但完全看不到。夢醒了,我感到好失落。

這是第五十封信了,我決不會讓自己走回原點。

c

星期五, 2月 08, 2008

神秘女子的面紗

有人說打開心扉開放留言,我則是打開心扉與其他bloggers見面。蠻有趣的,未見其人先讀其文,我喜歡透過文字感受人,總覺得自己在往人的心窩鑽。

見過不少人,套用z的話,是發了瘋般與不相識的人見面。排名不分先後,三點、喵、北(喵,我今次記得了)、米搞、鐵鎚伉儷、老餅伉儷、et、小貝、怒火媽媽、程音語、郡主、兵姐、逍遙、黑人、leona,我希望沒有數漏(好驚啊)。

今天,我見了一位揚眉女子(免費宣傳﹗嘿,難道人有願意在我處出錢嗎?)。她和我住得相近,唸相近的學系。我們在MSN聊,讀她的文字,我以為她是那種頗嫵媚的女子。約會前一天,我問她,你的衣著會是成熟型還是青年型(什麼來的?)。她答頗成熟啊(﹗),我說,我要與你相襯,嘻,很傻。

首次約會的節目,一直以看電影為首選。我和三點的第一次約會是看周董的電影啊。可是,今次我們竟然兩。個。人。去。唱。K。對我來說,等於首次見面便結婚,我可是真正的打開了心扉。兩個人唱了3個半小時,只花了$55,不錯吧。本來想再看電影,但都沒有好的座位了,回去後再吃壽司,一邊不著邊際的談談。很多時候是我說些瑣碎事,像個老太婆。

揚眉女子沒有我心中的媚,反而是個滿親切的女生,笑意很年青。而打扮上,好了,我比她成熟10倍。

假期真好,我想見的人其實很多,你們也來找找我啊。你們總讓我覺得,世界還真美好。

關於惡教

鐵鎚講到惡教,還問我什麼叫惡教(又不開comment)想,來……這個問題也難答,容我沒組織地說一遍。

我很欣賞他提到的「其實錯的,是我們自己。」他舉的例子可算經典,無論大人還是小孩,有時我們便是缺乏一種耐性,將自己的一套硬生生套在別人身上。當老師的,這更是一種要不得的行為。教育是影響生命的工作(請別怪我把自己的工作說得如此神聖),我絕對相信。因此,先入為主的態度,往往便成為精神的虐殺。我建議大家看看魯迅的《風箏》,很能說明這一點。要教人,先要學會自省,先要學會客觀地主觀。

早陣子想寫一篇關於學生的文章,以「我能為你做什麼?」為題,但一直擱著,又有一些不能寫,始終不大好(結果寫了自己的父親)。只能說惡教可以有很多原因,教育制度問題、老師墨守自己的成規、學生無目標、學生背景問題……可以數出很多。我想起經濟科學過的demand與supply,好明顯師生之間在供求上出現落差,就是溝通問題吧。我想,我也有情緒主導而誤會學生的時候,不會沒有吧。

早陣子看一篇叫《色彩》的新詩,人生出來便是一張白紙,很土氣。先不論什麼性善性惡論,我相信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枝畫筆,為自己和別人塗上色彩。小孩時候最受長輩影響,上一輩那枝筆不慎下錯了,就會影響畫的美感。當然,自己也不無責任,說到底,所有人都有畫筆,包括自己。

我常常想,我們一班所謂想扶人成才的老師,圍起來想對策,想幫他站起來。我有時感到很氣餒,有時又覺得要咬緊牙關,最後我問自己,他想要什麼?其實他自己也找不到。有時我又想,他應該要出去碰碰釘子。究竟,怎樣才是他該走的路,有誰來說?

最後想加的一句話,是我在interview說過的,說得漂亮,但真能打動我心。有人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我想修正一下,我覺得學校和社會不同的地方是,學校是一個給機會人的地方。

又胡亂的說了一篇,資歷尚淺,或有不當處。

星期四, 2月 07, 2008

新年二三事

本來,我不打算為農曆新年寫一篇。過了廿多年,還是這個樣子嘛。可是,這些年來新年實在帶給我不少有趣的回憶。

置新衣

從前家境不俗,大時大節前,媽媽一定會帶我們買新衣。那些地方的衣服價值不菲,但媽媽總很捨得花費。就是小學跳橡筋繩時,也被同學發現我穿sloggi。那時候算是比較有名氣的牌子,但她不講我是不知道的。媽媽喜歡我們穿得色彩繽紛,但我們卻愛裝巨人,專挑些啡灰黑,搞對抗。最後,我們還是捧著那些彩裝,嘮著咀回家。

夾萬的密碼

家裡曾經有一個很大很重的夾萬,兩個人都抬不起那種,像與地深相連。小時候就覺得它放錯了位置,應該是在掛畫後的吧。最喜歡看媽媽開夾萬,左扭幾多次,右扭後多度,十分複雜。印象中,我曾經開過一次,媽把那組數字寫在保險公司派的記事簿中。中間錯扭了一次,又得重頭再開。

有一年,媽媽掉失了記事簿,又忘了密碼,所有紅封包和媽媽的穿戴都在內,一定要開。我們住在西班牙式別墅的三樓,樓下有一個很好的伯伯。最後,由伯伯和爸爸合力(神力啊)把夾萬抬到樓下,伯伯幫我們爆開了。哎,到現在我還未明白,為何要把夾萬抬到樓下呢?

不准洗頭

自小到大,年初一前夕都得趕在晚上11時洗頭,年初一不能洗。 媽媽說不可洗走運氣,我們曾經打算在年初一晚的11時立即洗頭,但媽媽都不准,要年初二晚才能洗。對每天洗頭的我來說,絕對是一件苦差。

小時候聽話,後來,媽媽年初一留在婆婆家打牌,我們便偷偷洗頭,就如我今晚一樣。

紅包錢

年紀越大,紅包逗得越少。家境好時,爸媽派得多,我們收得也多。有時我會等十五後才一口氣拆,很有快感;有時我會每晚拆,享受每天累積記數的樂趣。自懂性以來,那些錢都是自用的,沒有儲錢的觀念,又不用交給爸媽。小學時期,最快樂是年假後跑到學校對面的小明書屋抽獎和買零吃,還會到對面的車仔麵店吃東西,平時只吃魚蛋和米粉,年假後容許自己多買一條香腸,好快活。

這回憶很美好,可惜,小弟弟的紅包錢現在全數上繳,我覺得他好慘,少了這段美好的回憶。

後話

不寫不寫還是寫了這麼多,其實最後想說的是:

老餅,我等你的紅封包﹗
你真的可以用paypal過給et的,哈哈哈。
祝各位鼠年生生猛猛,心想事成﹗

星期三, 2月 06, 2008

我只能用耳朵閱讀你

很難唸,真的很難唸,我說的是每個人家中的經書。

***

我們是大同學學兼好姊妹。她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弟弟,今年5歲。有一次,我到她家,和她的弟弟閒聊(我們特別投緣),我問他的姓名,發現他和她不同姓氏。她告訴我,她的生父在她小時候已離世,媽後來改嫁了,是一個裝修師傅,她並不喜歡他,見面只叫一句uncle。幸好,姊弟情沒因此礙著。

聽後,我只能默言。

***

今晚,他告訴我,他拒絕了回家吃團年飯的「邀請」。他說不能面對父親,因為他常做一些引起麻煩的事情。而原來,在他小時候,曾被一個外人問及,如果父母離婚,他想和哪個一起。他有一個曾經有外遇的父親。

聽後,我只能默言。

***

三點說給z一個散步機械人。我不懂安慰人,但如果可以,我想給你們一個安慰機械人。我不會唸這會經書,連自己的都唸不好,我只能讓你們知道,我心裡有你們。

星期二, 2月 05, 2008

寫封信給你。四十九。

R,

快到農曆新年了,獅子國有假期嗎?你會回來嗎?這陣子又變得音訊全無了,生活種種太繁雜,要顧念的著實多。過去的,在優次上只能悄悄墮後。這無聲無息,大家一直不以為然,到發覺時除了呼一口暖氣,又能做什麼呢?噓,我並沒有不開心,只是計劃要往冥王星居住。

很多人事物,習慣了很難戒掉,我很清楚。可惜,我還是一次又一次地染上。上星期,我給自己美沙酮,止住了癮。我以為漸漸完結的事情,永遠偷襲我。其實沒有什麼,我只有丁點害怕,卻又容讓自己。我不敢說你不會明白,你一向自信了解我,你會訕笑我連苦茶也不敢喝。

這個新年,很冷。如果你待在獅子國,便會和我過著溫差很大的新年了。

c

星期一, 2月 04, 2008

k聚後感

真正的假期來臨,第一個節目獻了給聚博客,k聚是也。

喜歡k聚,原因很簡單,有話便談,沒話便唱,不唱便看(mv),總能讓你處之泰然。也有擔心,久久沒唱過k,歌喉亦不好,加上聲音長期勞損,只怕嚇壞人。無論如何,我愛它能助我減壓,不需用腦。

人多總有其好處,能長時間佔用房間。以為自己會遲大到,結果準時到達,而房中的oc伉儷已在恭候。有點尷尬啦,我比較怕生,和oc首次見面,在網上亦不多交流,故作振定,點了食物。第一個聽到好消息,真恭喜。人陸續的來,喵、郡主、鎚生鎚太、黑人、鎚太朋友k小姐、北、et,還有後來趕上的三點。大家點了食物,然後又點歌、唱歌。能親身到場欣賞大家的歌藝,感覺真好,真是臥虎藏龍,原來大家的歌喉都很好,除了oc和喵(不用說啦,大家曾聽出耳油),鐵鎚原來也是新一代歌王。郡主也利害,大部分歌都懂啊。黑人果然是黑人,唱rap歌,鼓聲在我心中激盪。比較含蓄的是大家沒插爆歌,很難點嘛,歌曲年代的range太大,但感覺很好,經老餅演繹後,發現不少動聽的舊歌,讓我眼界大開。

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見面啊,說說感受。
oc伉儷:oc有點點米搞feel,我和喵都覺得呢。這對伉儷嘛,相敬如賓,溫馨到……難以形容,好幸福呢﹗ 感謝兩位的chicago鎖匙扣。
郡主:是一個說話很溫柔的女生,希望她能找到目標,喜歡和她談話。
et:我們會有很多話題啊,原因不詳,嘿。又,她給我很年輕的感覺,還有,她喜歡花百多元坐的士。
黑人:真人和profile pic一樣,還會rap歌,人如其名。
k小姐:爽朗型,相信是個好好的朋友。她會陪我唱歌,我還給她msn呢,認識了新朋友啊。

很盡慶的一晚。三點下班趕來,真苦了她。她應早點回家休息嘛。時候不早,結果她只待了一會,我、et和黑人陪她吃點東西,談談話。最後她陪我到車站,一路上又談談話,貼心,我們彼此祝福。

最後,又祝北和三點一切安好。

很難得,我寫得不好,部落格也很微小,難得大家會找我玩,很開心有緣份相識。

星期日, 2月 03, 2008

又因為不能留言

我成為米搞後,又一個因為鐵鎚處不能留言而出post的人。

今天將有博客聚會,很期待。其實不止博客聚會,在任何聚會前夕,我都感到緊張。哎,只能解釋,我從來都不是辦大事的人啊。

今天才真正算是假期,昨天還是留在工作間大掃除兼批改一些拿不走的東西,結果留至1730左右。拿著10個鐵餅回家,差點斃命。

所以近日嘛,就是連平常時時到訪的部落格也沒多去,google reader時時累積至超過150篇(大家的產量真多)。又有好些將會見面的朋友的部落格是我較少看的,我倒以為不必每個也細看,像臨考試前上速成班,就當是認識新朋友吧。

各位,我唱歌很難聽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