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6, 2008

放下‧執著

記得有一年為學校新添的書做記錄,其中一本書叫《放下‧執著》。其實我沒有看過,只是,今晚突然想起這書名,再想到近日似乎有著太多執念。

我有時覺得,可能是執念把自己困著,有點說不清。

明天一早起,是一連五天的山東之旅,或許,看看世界,又有另一番體會。

放下,我希望是不得不放下。

各位,五天後見。

第一滴血

友人有免費的書展入場券,問我有沒有興趣。從沒去過書展的我,一直怕太擠迫,但今次倒想進去見識一下,便答允了。順理成章,我在會場內流下我的第一滴血。對,相比其他人,真的只有一滴而已吧,只花了四百多元。

我們在晚上7時到達,下班的人潮和我們一起湧進去,所以頗為擠迫,同行者抱著預備鬧人的心態進場,可見場面之恐怖。其中最恐怖是mcmug的攤位。咩。事。啊。簡直是混戰,一班虎視眈眈的餓狼等著獵物,免費的嗎?像極古裝片有錢人家派饅頭的模樣,而我……擔任窮人甲。

樣衰阿闊表演嘆世界﹗真的超。樣。衰。但我很喜歡。

在有規矩只會吃虧的世界,你會怎樣?我和jessica依然守規矩,結果害另兩位友在外苦候良久。疼女兒疼得沒話說的媽媽,我為什麼知道?她對我大力鬆踭,那一刻開始,我覺得母愛更偉大。可是,我很想講:好痛喎,媽媽﹗
選了3個小公仔,一條樣衰阿闊橡筋和一把摺傘。付錢後,在員工試傘時,我聽到一把聲音:把鬼啦,用左2次就爛左。其實,這位施主可以顧及我的感受嗎?

這是我入場不久後買的,極便宜啦,兩本共30元。買完後,十級開心,好抵啊﹗
這是在書展前已打算買的。
嘩,我竟見到《失樂園》全集,之前一直沒見過,只是間中見過幾本,都不齊全。我明白在書城可以買到,但我還是買了﹗292元,千金難買心頭好。
隨書附送的空白光碟。保險圖竟在包裝紙上發現博士式真理:「空白光碟‧可燒錄」。
買《失樂園》時,大塊文化的袋子。讚﹗讚﹗讚﹗看來很漂亮,而且環保,我把其他書放進去,可以省回不少膠袋。

其實我們只逛了三個hall,在我和jessica等鑽進mcmug攤位時,兩位友已在hall2跑了一圈。我和jessica像戰士回歸地走出來時,已沒氣力再走下去。
嘩,總結,很迫﹗

寫封信給你。六十九日。

R,

從前你說過,緣份是人為的。那時我或不信,或不明白,現在我終於知道了。我像一個被針刺得洩了氣的皮球,勇氣都隨空氣溜走了。

一轉身,地球就自轉了一半,再不回頭。我的確有些心傷,然而,我總是個能快樂的人,今天在書展中努力找尋樂趣,把那陣沉鬱吹散。買了好些東西,幸好友中有兩位風度男。在不用獨立的時候,我便放任一會吧。

另外,告訴你,我今天取了眼鏡,平凡而有款,哈,頗滿意﹗不過,我想你不會看到。

今晚聽到一首歌,不是我的故事。

c


hi angela

在書展一直逛,突然……

jessica說:你見唔見到好多angela baby打扮既女人啊?但成30幾歲喎﹗

道長說:angela baby?sorry,係angela auntie囉。

這是全晚最有質素的一句話,哈哈。

星期四, 7月 24, 2008

買舊書

與友相約在旺角鬧巿,集合後再一起唱k。

到達後,有以下對話:

soo:有冇人叫你買舊書?
c:冇啊。
soo:有人叫我買喎﹗我似中學生咩?(沾沾自喜的模樣)
保險圖:喂,我都有喎。(笑騎騎狀)
c:(對soo)人地叫你幫個仔買書啊?
(再轉向保險圖)人地……叫你幫個孫買囉。

啊,何時開始,我們開始為看似年輕而沾沾自喜了?

又,有一班喜歡唱歌的朋友真好,今天,唔夠喉囉﹗
------------------------------------------------------
越來越多友人知道這裡了,但我開始寫他們喎﹗開名喎﹗好大的膽子﹗

催婚

電視劇的情節。

媽:去邊啊?
女:同朋友食飯。
媽:拍拖啊?
女:唔係啊。(是一個句號,十分平淡,你甚至可想像她聽了多少遍)
媽:快d拍拖快d嫁左去啦﹗

***

由小時候自己產生種種結婚的憧憬,到不知不覺忘記了,轉而被催婚。
這種經歷,我總算開始體會了。

作家夢

小時候,我的(其中一個)夢想是當作家。

可是,在大學時被迫選讀和自由選讀的寫作課上,我都可說是名落孫山。被迫選讀的寫作課上,我得到比外系生還要差的全班最低分;在自由選讀的課上,我認為老師幾乎想說:你還是不會寫。實情是他說我的閱歷太淺,寫的東西平淡乏味。

到在這裡,我仍在寫,繼續寫平淡乏味的文字。眼看好些blogger出書賣個滿堂紅,再版又賣光,實在太羨慕了。其實我也想出書的,例如找人畫畫我的小動物,為牠們出本小書,又或是看看有什麼喜歡的文字能結集。

最後,我打消了念頭。原因有二:我沒錢自資;我不想到最後,書本都可憐的堆在房中。

我沒有才華,也不是theresa,所以還是算了吧。

星期三, 7月 23, 2008

貝。晶。歡。迎。妮。

奧運在北京,其實我沒甚感覺,又不覺得很振奮。哎,可能我不夠愛國。

保險小姐約我見面,想我轉plan,先附上一份小禮物。她說很難買,有錢也未必買到。她買時,部分已賣光了,像很矜貴。這是一本memo pad,裡面的紙不錯,頗好看。

想起上年去西安,有老師發了狂般買福娃剪紙,我也買了一pad,像送了人還是什麼的。福娃剪紙不錯的呢,如果還在家,找天拍給你們看。

眼鏡

我在中六才開始戴眼鏡,當時只有120多度近視,現在已是400度的近視妹。

我的鼻子十分奇怪,不是扁鼻子,但在鼻樑位置卻平平的,所以很難找到意的眼鏡。因為舅舅開眼鏡店,所以我只會到他的店子。每次我要選眼鏡,他便大傷腦筋,因為他將預備取出超過50副眼鏡給我試。其實,每次試完眼鏡都很累,嗯,但我相信舅舅比我更累。

第一副是黑色眉框,很斯文的眼鏡。第一副眼鏡當然是由舅舅送的啦﹗其實我覺得還不錯的,但中學的好姊妹笑我:嘩哈哈,四條眉啊。這樣嚕﹗對我是一大打擊。

第二副,立即選了無框,但又覺得了無新意,所以選了略帶粉紅色的鏡片。大學時期轉的,像在大學一年級。這副眼鏡只是200元,舅舅只收了我的鏡片費。有一次,我把眼鏡放在床上,在嬉戲時不小心整個身睡上去,壓爆了。再換了一次。

第三副,大約在大學二年級時換的,前男友所送。記得配的時候,鬧得頗不愉快。那時前男友叫我,別告訴舅舅送眼鏡的事,以免舅舅抬高價錢。我心裡不高興,覺得他抵譭我的家人。另外,之前說過了,我沒有鼻樑的,所以很難配膠框眼鏡。不過,我又想擺脫斯文到飛上天的形象,終於,我找到了它。你可能發現除了第一副,我選的都是偏紅色的框,對,面色看來更好了。

第四副,唉,還原基本步?我再配了眉框,這是上年八月配的,為了工作而配。嗯,工作上,有斯文的形象會比較好吧。起初很喜歡,覺得很不錯,但到後來,不知哪一天,我突然不喜歡它。放心,我對人不會這樣的。

第五副……啊,沒有影出來,不是因為戴著,而是未取啊。今次我配了黑框眼鏡,框的髀位內側是紫色的,希望能帶它到山東吧。有機會讓大家看看。

有些人,戴什麼眼鏡都好看,例如鄭丹瑞和蘇永康。其實很多人都說,我不戴眼鏡好看一些。可是,無奈天生眼乾,不是水汪汪的美女型,不能長期戴隱形眼鏡。只有在和人玩,或我重視的約會,除非太累,否則我都會戴隱形眼鏡。

小時候很喜歡戴姐姐的眼鏡,現在倒有點後悔。夏天出汗的時候,戴著眼鏡總覺得十分辛苦。可是,我又不夠膽做laser,眼睜睜的看著人在眼上動刀,嘩嘩嘩,嚇死人呢﹗

星期二, 7月 22, 2008

第一次愛的人

有一段時期,我們可能會以為某人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

懺悔錄?

我這天兩在檢討,我的morning call post會不會太硬了。

孖瑩問我,你不怕無朋友做嗎?我當下告訴她,我不怕。事後我會想,沒錯,朋友做得不對,我絕對會指正;不過,又的確太強硬了。

套用友的說法,我是句句「窒到應」。我可以坦然告之,我覺得自己一句也沒說錯的,但是我自覺態度不夠好。又或如友人說,你從前這樣縱容她們(我認為是包容喎,嘿),現在這樣的嚴正,效果實在太強烈。

我想她們有丁點改善的,請繼續努力,做個守時和有擔帶的人,別再做朋友眼中的積犯了。

我真希望這次引起的不快,會帶引人反省,而不是到達自傷自憐的境地。

主人

和友在夜裡有貼心的談話時間。

她說,工作以後,可能是有了點權力,人人都聽她的,使她開始覺得自己有操縱他人的慾望。雖然我當下不承認,但有時我會想,我不多不少的也會有這種情況吧,特別是更會批判。

在工作以前,我已知道自己是個會批判的人,所以我時刻提醒自己要有量度、要包容。然而,近日我越發覺得自己的不足。我相信我越來越像自己的同時,我會越來越失去包容的特質嗎?

小時候,我們希望當自己的主人;長大後,當我們能當自己的主人時,我們希望當別人的主人。或者這種說法不盡準確,我深信我們只是冀盼有美好的。可是,我仍覺得……這樣,很恐怖。

我發現,只有在文字上的我,才是最溫柔的。

***
後記

突然,我憶起過去。

我有一位很要好的中學朋友,她是個樂天派的模樣,而我則是個不知好歹的悲觀女生。我一直很羨慕她,覺得她能時刻保存快樂的心。

在中五的紀念冊上,我才知道,原來她的家庭並不如意。她的爸爸有了外遇,生了孩子。最後,女人走了,留下孩子,她便多了個小弟弟。她的母親很傷心,而她則恨她的父親。

我的淚滴在她的文字上。我告訴自己,我以後要更愛她。

嗯,再次,願我保守著溫柔的內心。

星期一, 7月 21, 2008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其實這個標籤下的十多篇小短句,
大家喜歡嗎?
它們給你什麼感受?
我以為每一段文字,
總會帶給不同人不同的衝擊、感受或想法,
我很希望這會是一個交流的機會。

嗯,其實我考慮過不再寫,
可是小動物就像我的寶寶,
我害怕太輕易便能扼殺生命的感覺。

長頸鹿

看著跑到老遠的小豹,
長頸鹿說:
對不起,
這是基因出錯的舍弟。
哎,
過度活躍。

斷尾

你常見到流浪貓嗎?或許你不曾注意,牠們大部分的尾巴都是斷的。

我知道一個關於斷尾貓的傳說。

流浪貓在流浪之初,尾巴仍是長長的。到牠們慢慢長大,在晚上,牠們會偷偷地溜近人居所的窗外。日子久了,牠們才知道自己是流浪貓。牠們很傷心,但牠們不懂流淚,所以尾巴便斷了。

黃昏,在回家的路上,我又見到幾隻初生的流浪貓。求偶的季節過去了,不經不覺到貓寶寶出生的日子。牠們自在地躺在地上伸懶腰,不知道自己將來的命運。

到傷心的日子過去了,牠們還是自在地瞇著眼過活。




這個傳說是我胡亂編的。
其實我不知道為何要寫這個,只是,心裡像有了這一篇,便寫了。

星期日, 7月 20, 2008

morning call

其實我很怕別人無責任感。

山東之行,其中兩位友人是遲到王加飛機王,即使大家表示不滿,以致日寸夜寸,她們仍沒甚畏懼。有好人的朋友說:不如我morning call大家﹗我們都說不用啦,但那兩位小姐竟大姐一樣說好,像理所當然的。

咩。事。先?老。奉。啊?一位是現職教師,一位是來年教師。我一向認為教師的責任更大,難道你又遲到,第一節還在家睡覺,讓學生自修嗎?簽約前要加一項,要校長每天給你morning call?

ok,為什麼上班不遲到,約人卻遲到?根本是一個人潛意識會區分,何時可以遲到,何時不可以。

我很討厭這些人,把聚會視為可以不認真,十分不尊重和沒責任感。

好,發洩完畢。

只能抱著你

兩把我喜歡的聲線

我懷疑,每個人都發生過同樣的故事……

只差在你是哪個角色。

星期六, 7月 19, 2008

寫封信給你。六十八。

R,

大概,只有在終結時,人們才知道可惜。
然後,又忿忿於未能確切記得一切。
朦朦朧朧的其實有可不好?
只是,總令人有一種想吐又不能吐的感覺。

一切都完了,我這才知道。

c

螢火蟲二

有時,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特別是
當我見到人拿著一大疊……
一大疊帳單皺眉時。

螢火蟲

嗯,很抱歉,
我怕黑。

很抱歉,
我未懂求偶,
已偷偷亮燈了。

你不是好情人?

天生情人16種》測驗結果:

讓人依靠的照顧者型(ISFJ)

你是成為完美父母的最佳人選。你最大的欲望就是用你體貼、溫柔、樂於付出的方式去照顧他人,這樣的特質讓其他人感受到安全、溫暖及受到呵護。

你的最高指標是建立一個家庭,對你而言這比事業或其他興趣更為重要。雖然你的工作或許很順利,但在你的生命中,卻沒有什麼比照顧小孩和另一半更讓你感到快樂的事情了。

嘩,天生媽媽型﹗

未出發,先興奮

這個包團的旅程,成就今晚自製的茶會。
在茶會收到某大集團贊助的膠面釘裝彩印團刊一本,認真製作精美,廢話多籮籮。
這便是「未出發,先興奮」了。

如果你有(不?)幸在我們出發或回程時在機場,側邊有一群嘈到拆天、以講廢話為樂的natural high人士,就是我們了。

博士又一經典:
咦,你d頭髮短左好多喎。
係啊,冇晒,咪咁短囉。

星期五, 7月 18, 2008

流浮山之旅:攀關係大大件海鮮團(三)

最後最後了……

ok,菜都影。對﹗菜都特別大碟、特別大塊。這一頓飯,其實真像去了大人國。爽脆﹗
嘩,其實已飽了,但又上了清蒸鮑魚。長6cm,闊也有4cm左右,實在沒話說。大家見到鮑魚時,是全場:「嘩」,就是這樣了。 20元一隻。
萍姐說現在吃奄(不懂得寫)仔蟹最好,我們要叫蒸的。看起來體積不大,但看看,那些膏都溢出來了﹗看看下圖,半隻蟹可以有這麼多膏的嗎?好肥美﹗十粒星。如果不是吃得很飽,吃三隻都可以﹗

連橙都別甜,真的沒話說。認住它﹗海景,在流浮山東正大街,在右邊的,一直走,便會見到﹗
連汽水在內,這頓飯每人花費230元左右,飽得幾乎走不動,你們想不想去?

流浮山之旅:攀關係大大件海鮮團(二)

好菜餚陸續有來…… 西芹炒斑球。魚肉不會輕易夾散,但又不韌,剛好﹗魚肉醃過,不失鮮味,但醃得好,不知如何形容呢。魚的皮很厚,吃下感覺好rich,覺得皮膚會迅即變滑啊。另外,個人很喜歡甘荀,哈哈。
豉椒炒蟶子。本來有同事點明要吃蒜蓉蒸的,但萍姐說這裡的蟶子較小,蒸的話會不好吃。我第一次吃蟶子,最有印象是牠活著的樣子,看古怪。我喜歡用手點一點牠,牠會躲起來,很有趣。原來蟶子很美味爽口,吃來口感有點像吃象拔蚌,但當然沒有象拔蚌獨有的味道,但還不錯啊﹗
登登登登﹗我最愛的流浮山炸蠔。萍姐說現在不是吃蠔的時節,蠔都小小的,不過,個人口味反而是喜歡吃小蠔。我從沒在別處吃過炸得這樣鬆化的炸物,炸出來,一件蠔,那些脆脆不會散,但一咬下去,脆脆便散在口中,感覺很特別,完全沒有油膩的感覺。喂﹗到流浮山必吃﹗
一魚兩味,這是炆班球,又是另一番風味。斑球先炸一下,有一層薄薄的炸粉。咬下去先是一層薄薄的脆,再到煙韌的感覺。然後,牙齒很快會落在斑球中,魚的肉汁被炸粉封著,一下子都咬出來了,故咬一口,煙便會冒出來﹗除了炆斑球的美味,還有一陣蔥香,十分合拍。
超級大的粉絲蒜蓉蒸扇貝。單計扇貝的肉,直徑有5厘米,一點也沒誇張。我是從來也沒見過這麼大的扇貝。這味也是我很喜歡吃的菜,鮮美的扇貝與吸味的粉絲在一起,實在是絕配。粉絲吸收了蔥香、蒜香、醬汁和扇貝的鮮味,嘩,不得了﹗

流浮山之旅:攀關係大大件海鮮團(一)

小時候,爸爸的家族做海鮮生意,住在流浮山。今次,和同事到流浮山吃海鮮,自然地變了導遊,還找到一家好店子。後來我才知道,老闆娘萍姐是爸爸小時候的玩伴。

不多話了,邊去相邊談。 蕎頭,其實我不知是不是這樣寫。很久沒見的桌上小吃,記得小時候在酒家吃晚飯,總會見到兩小碟子。對它,我是又愛又恨,饞嘴的我既想吃,又怕酸。每次到見到,心裡就想:嗯,吃一小口吧,結果酸得瞇起眼睛,哈哈。
白灼蝦,沒什麼特別,就是新鮮。同事說醬油很味,是經特別調製的。我反而覺得很一般,還是喜歡媽媽調製的甜醬油。
老闆娘送的湯,是豆腐白菜魚湯,很濃郁,魚香四溢,總不欺場。
老闆娘說龍蝦不抵吃,幫我們點了大蝦上湯伊麵。我以為是浸著湯,原來是上湯獻汁。大蝦肉鮮而有口感,伊麵不會太稔,上湯獻汁拌著伊麵吃,令人胃口大增。
東風螺。很大粒﹗最大的,我想比一個乒乓球小一點吧。很爽口,點甜醬,正﹗

星期四, 7月 17, 2008

突然發現

打算弄頭髮時,我永遠記不起上次在髮型屋的痛苦。
這天,一待便是12至6,頭痛得龜裂。

嘩,剪了頭髮一身輕,電加染,highlight紅色,使我今天變得很high,哈哈﹗

下次,我仍會記得這一役嗎?
可以肯定的說,不。

夢中殺人事件

現在是0238。這個突然覺得頭痛的晚上,我2230左右便爬到床上,結果被客人(﹗)吵醒了。聽到媽媽和客人一路往上走,並介紹家裡的佈局,嘩,咩事呢?0238了。

醒了,便記下兩個夢境。

***
長茅殺人記

我和一男一女的同伴在跑,跑到天橋上,天橋有很多個不同的通往隧道的入口。突然有一個女的引我們往一個出口走,男同伴便向那方向走了。正當我們也想跟著走時,我們意識到是一個陷阱,於是我和另一同伴便往另一個通道走了。

到了那通道,我們才發現是和男同伴那個相通(還以為自己很有智慧﹗)的。我們打算折返,突然,有一個男的拿著長茅追殺我們。嗯,很張揚,是長茅啊。我的同伴跑得比我快,自然比較快被殺手發現,她見到殺手當然是轉頭走,又跑啊跑,又跑過我的頭。唉,點先,夢境和現實沒有相反,我依然這樣慢,我已盡力跑啊。

殺手和我最接近了﹗我突然心生一計,就是扮。無。知。正當殺手想攻擊我,我說了一句:唉,咩事在隧道跑來跑去呢?真係阻住晒。他以為我是路人(﹗),便繼續追殺我的同伴。殺手跑到上一層時,我趁其不在意,搶了長茅,插死了他,有點像叉牛柳那樣。叉了一下,怕他還能反抗,拔出來再叉(﹗)。他死了,死相很糟,因為我不小心叉到他的臉。

***
你還有勇氣看下去,我便說第二個。
***
肉醬殺手

有命案,是連環殺手幹的。我像知道了點線索,很想破案(但我不是神勇女幹探喎,我仍是一名無知婦孺)。我走到一個人的家裡,和兩個同伴一起。我拾到一隻手指,放心,不是斷指。我趕緊想將它插入不知何時出現的手提電腦,在插入的一刻,我意識到其中一個同伴是內鬼,便叫另一人站在我側,怕手指被搶。

開了手指,發現有好些圖像,以小圖示的形式排列。我不敢開來看,怕見到真的斷指,甚至核突的死相。我閉上眼,叫同伴看。然後他說:喂,冇野睇喎。看看圖片,全是些空酒樽和一些空的四角錐體瓶子。我相信,這案件會和四角錐體有關。

查了很久,我們仍是毫無頭緒。聽說報警的是一個老伯,他聽到槍聲,發現有屍體和受傷的人。不過又不大合理的,在夢中,我忘了原因,那個原因都不大合理。總之,由他發現是不合理的,而他又真的發現了(夠了沒有?)。

兇手被抓住了,就在獄中等我們破案。他是變態的,耐不住我們久久未查證到,便給予提示(好囂張的兇手﹗)。他說事發現場的一個架,我們不知用什麼物料做出來的架(根本無人研究過),其實就是人肉架。他把那些受害人斬成肉醬,再砌成那個四方錐體的瞭望架。 唉,好明顯,法證先鋒都去了無線拍劇。

突然,謎底解開了。我像走到案發時,變了一個旁觀者。有兩個人走近人肉瞭望架,被殺手發現了。他們想拼命跑,其中一人卻被殺手槍擊,跌低了;另一人緊接中槍,但同時拔槍射中兇手。三人都躺在地上。老伯聽到槍聲,從老遠跑來。他經過了一條很闊很平坦的路,兩側還有很多樹。

嗯,接著,我被吵醒了。

星期三, 7月 16, 2008

寫封信給你。六十七。

R,

如果,待我的好,只為人帶來創痛,
我寧願化作雪花,
即使我如何的不想融化。

c

小企鵝

我疑心著
人們都病了
怎麼一窗之隔
他們穿得這麼少?

小小腦袋

小小的腦袋
有時真的不知裝載了什麼
是每個父母也想知道的吧

星期二, 7月 15, 2008

小飛象二

有些小象很羨慕我
拍拍耳朵

飄啊飄

只是
牠們都不知道
當媽媽的身影越來越小時
我的感覺有多難受

於是
我還是窩在媽媽懷裡
期望耳朵會慢慢退化

寫封信給你。六十六。

R,

對,我又來了,為的是找情感的支援。雖然我明白,我來這裡是自說自話的多,你則在忙你覺得要忙的事。

記憶不由我選擇,也不由他人。我很惱自己,真的。我像專接收壞死細胞的地方,全是壞死了的東西,沒有修復的餘地。只有我,拿著壞死的細胞在無聲哭泣。

你最懂得放手,告訴我,我這次放得很好。摸摸我的頭,對我微笑。

c

星期一, 7月 14, 2008

蛇吞象

為配合政府減免柴油稅,油站於7月14日起將油價調低。

電視台訪問一位司機:「哎,有咩用丫﹗減得個五毫子。」

***

我想起了一個在班房中的情景。

在對卷時,我補回0.5分給某學生。他說:「哎,有咩用丫,加得個0.5分。」

我說:「好,唔加。」

***

我不知道油價是實際的那回事,只是,總覺得嘛,人心不足……

小鸚鵡

我不止會嘰嘰呱呱
別小看我
我在做的是實驗
我在做的是統計

我每天叫
美女、美女
帥哥、帥哥
數算有多少人回應我

小松鼠

我整天跑啊跳啊
跑啊跳啊
沒有人知道我在幹什麼

我知道
我小得……
令人想一腳踢死我

我偏要跑啊跳啊
你就是逮不著我
實在叫我樂透了

寫作與真我

記得上年的西貢bbq聚會,大家都說,三點的真人和blog裡的她最相似。我呢?究竟在泊的我,與現實的我又相差多遠?

有些人,覺得我在這裡反映了真我,與我親身見面和相處,反而成了了解我的窒礙。這個嘛,我實在不知道。

有些人,看到這裡,喜歡便在自己的泊留個連結,什麼可愛女人、簡單女生都出來了,哈哈。這大概是我給人的形象。

有些人,在很久以前,被好些傷感的文字吸引了,一直在看。嗯,看到這一刻,你們看到了人生的轉機嗎?

來這裡的原意,是因為我愛文字,更愛以文字表達感受。除此之外,我自知寫得不好,卻又愛寫,便把這裡當道場。其實我暗地裡用標籤來區別……有無聊多是一些胡話或是寫作練習;微詩細語當然是我的深情話(別嘔好嗎?)了。

早兩天,又興起了一個寫作的念頭,給自己一個題材,就是以動物園的動物來寫。哎,結果呢,很多人把我代入動物裡,以為我都傷感。或許,我的文字一直都流露出鬱鬱的情緒吧。或許這是我的一部分,一丁的部分吧……

現實中的c,其實愛胡思亂想,愛亂說話,也有開朗的時候,有時頗麻煩,很喜歡很喜歡笑,不秀氣也未算粗魯得過份,不很年輕但間有孩子的心。所以嚕,其實我也是蠻快樂的人。即使有不開心的事,自我調適的能力也是很驚人的﹗我是打不死的鐵人。

又,我很喜歡「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的系列。你們喜歡嗎?靈感來自幾米的《失樂園》,只是創作,別太擔心我。往後我希望為動物賦予更多不同的個性,不知我還能寫多少呢?我甚至自戀到想寄信給幾米,告訴他這裡有個很棒的系列呢﹗ok,夠了,好自戀。

又又,我在做功課喎。

年輕的心

我明天要交功課喎﹗
但我還在和孖瑩說無聊話喎﹗
嘿,一起持守年輕的心啊﹗

星期日, 7月 13, 2008

小鱷魚

我一掉眼淚,
他們便掉我一塊肉。

只是,
他們分不出我是餓,
還是傷心。

或者,
他們不知道我會傷心;
或者,
他們不敢走近。

久違了,一首很喜歡的歌。
那音樂,那聲線,讓人跟著唱。

星期六, 7月 12, 2008

北極熊二

園長說,
只有把毛髮塗得白白的,
才有人來看我。

園長說,
只有把樣子裝得呆呆的,
才有人來看我。

我想,
我天生便是呆呆的,
否則我不會呆在這裡。

北極熊

拖著疲累的身子
爪子握著擦子
沙啦沙啦
白色都溶化了……

北極熊
我叫北極熊
我是來自非洲的北極熊

其實我好累了

寫封信給你。六十五。

R,

從前,總好奇地想知道所有事情,那管是一粒微塵的小故事。
現在,我才發現,無知也有它的好處。
或許,現在才知道,未算太遲。
即使,人已變得傷痕纍纍。

我暗暗地後悔。
我只會要自己傷心。

c

星期五, 7月 11, 2008

小飛象

小飛象很自卑很寂寞。
雖然,
牠在天空上自由地飛。

小飛象低著頭說:
為什麼不乾脆把我變做鳥兒?
為什麼不乾脆把我變做小象?
為什麼只有我有大耳朵?

小飛象,
一點也不自由。

約翰兔

「嗨﹗賓尼。」
你們看華納電影多了嗎?
別再叫我賓尼,
我叫約翰。

我重申,
我叫約翰。

小斑馬

小斑馬走到孔雀跟前,
哎……
我們……
我們可以交換嗎?

小刺蝟二

小刺蝟
為身上的箭苦惱
牠想給人擁抱
卻很怕血

小刺蝟常輕撫自己的心
這是牠的愛

小刺蝟一

小刺蝟
把不敢說的話
都刻在心裡

心裡滾燙著
滾燙著……
滾燙著肝
滴燙著脾
滾燙著肺
滾燙著腎

小刺蝟
把不敢說話的
都刻在心裡

因此
牠豎起箭頭
亂竄

星期一, 7月 07, 2008

我最愛的證件相

我突然從床上彈起來,糟了﹗快遲到。我匆匆忙忙地跳下來,梳洗更衣,心裡一邊在想,哎,校服燙得不夠直,裙的帶子平衡嗎?哎哎哎,時間夠了,快趕不上校車。

粉紅的腮,帶著微汗跳上校車,喘著氣。在一程車上,心噗通噗通的亂竄,直至下車仍沒有減速。背著沉甸甸的背包,走入陰雨操場,同學已在排著隊,預備走到台上。台上沒有紅布簾,是一道藍色的摺門。門關上了,究竟背後是怎樣的呢?我心裡很著急。

拉扯著裙擺,摸摸頭子,才發現其中一束頭髮飛起了。我使勁地把它往下拉,卻怎樣也不成,難怪媽媽說我「惡教」。

「咔擦」,命運像在剎那間被安排好,再沒有轉彎的餘地。

一個星期後,我收到照片。唉,睡眼惺忪,一大一小的,那頑劣的頭髮仍舊掛在頭上……很無奈地,我把照片貼在手冊的資料欄上。心裡想,慘了,12張,有排用。

***
從前的證件相沒有底片,像一張貼紙,撕下來,再貼上。遺憾的是,不能翻晒,只餘下這一張。現在回看,倒得蠻可愛啊﹗

我死了後,可以選這張相嗎?大家步入禮堂,見到這張相,大概能帶著微笑送我。

寫封信給你。六十四。

R,

我急不及待地發你一封信,我重遇n。好,我得承認,不是什麼重遇。

我總錯過美好的。你本來只是一條紅線,結果卻因我的無知,把紅線剪斷。那紅投到別處,我便一直像被厲鬼纏身。錯過了,我想是生命裡頭一件令人抱撼的事。是你是我還是上天,要人彼此錯過?

我害怕與他見面,因為,我希望我還是那個我。我知道我已夠傻了,還是閉嘴吧。

不堪提,不堪提,我心裡的淚卻滴滴猛淌。一切已太遲了。

c

***

演奏廳內

小提琴是上天賜予戀人的禮物
時而纏綿
時而激越
一切都那麼不由人

與幼長的身段毫無關係
我的低語總讓你找上
是躲貓貓的失敗者

手和指揮棒纏著透明線
拉拉扯扯
左左右右
布偶隨著走

我不想拉開肚皮
我做了你想我做的
呼喊
我不想拉開肚皮
鋼琴說
你只傾聽
你不明白
眼淚的味道很鹹
很鹹

星期日, 7月 06, 2008

想念




藍色衫是我,紅色衫是姐,還有弟弟。

相比第三張斯斯文文,拍得我較好看的照片,我更愛首兩張。原來,我曾在家中毫無保留地表現自己(發晒癲咁)。

我是從何時開始,變成現在的我?

萬綠叢中


幸好有伴兒,一點也不寂寞。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東京鐵塔——我的父親母親》何時在香港上映,我已忘了。只記得在不久之後,我買了lily franky的《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一直想分享感受,卻又沒有。要分享閱讀經驗,總覺自己的話太淺陋,不敢多言。

看了eli lau的閱讀筆記,向大家推介一下。我想,如果你沒有看過這本書,這會是一篇不錯的引介。

有時候,看一本書,不求催淚式的感動,只求把一份感動如流水般收在心裡,讓它能長流不息。

寫封信給你。六十三。

R,

早前把macbook交到apple代理的修理公司,剛回家時收到修復失敗的電郵。哎,我想我會先把這hdd拿回來再試試,不過已不存太大希望。

幾年來的照片、一些重要的文件……一下子都泡湯了,像從沒出現過。

突然,我想起從前有過的backup,還有老友給我燒錄的畢業照光碟。我跑到樓上的儲物房找找,找到一些光碟,包括03至05年6月的照片和從前的日記紀錄。剛過去的數小時,我把時間花在這些舊東西上。在大學時期的種種,一一呈現。原來,我從前是多麼的不開心,那些文字再次震撼我的心靈,現在就像有一噸碎石壓在我的心上。我知道這些已成過去,但心裡不知為何,還是感到很不適意。這些不適意,實在無從說起,真的無從說起,也不知可以找誰說。我的心思,不知可以找誰說。我只是,覺得很疲累。

大部分畢業照都能找回,但和家人拍的偏失掉了。或許,是要我繼續唸書,好讓我和家人再拍一次畢業照。

你知嘛,從前的日記紀錄都亂了碼。回憶,只能藏於心裡,不能寄存在任何一處,我感到很害怕。你明白嘛,我的一切像崩塌了……很無所適從,我想乾脆逃跑,跑到世界的盡頭。

我知道,這些只是小事,我是何其渺小;而正因我這樣渺小,才這樣傷感。

c

星期二, 7月 01, 2008

住在村裡,各家各戶外的水管,充斥著這類廣告,十分有趣。我常常看,不會刻意記著,但總覺得通渠行業很發達,有無數的人在幹這行業。

***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我想這是常有的事情,或許,我們應該調適一下,想想你心向的,到底是不是明月吧。

說到底,選擇這回事,難說。

***

小時候,廚房的溝有點淤塞似的,媽買了通渠的東西回來。橙色的瓶子,上面有一個表現得像個好幫手的漫畫公仔。

把化學物倒進去水位,冒煙呢﹗當下覺得十分恐怖,嗯,那個「好幫手」,其實可能是殺人兇手。

***
每個人心裡也有一條渠,卻也是世界上最難通的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