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31, 2009

最討厭的感覺

大概是找不到信任的人,除了樹洞,找不到一雙可以聆聽的耳朵。

星期四, 7月 30, 2009

20090725 @iphone
圍繞我的
只有這片天
我心應如此澄明
又那麼孑然
原來
所有人也各自被一片天圍繞
飄浮

星期三, 7月 29, 2009

受虐兒

曾經,我是一個受虐兒。

小時候,生於小康之家,父母常忙著做生意、四出應酬,我們三姊弟(當時二弟還未出生)由家傭照顧。就在初小時期,家傭來自泰國。那時候弟弟還是個嬰孩,所以可說是自小由那位家傭照顧,因此家傭和弟弟特別親厚。我家對待家傭很好,從不疑心她會做什麼,媽亦教導我們視家傭為姐姐,不得呼喝差遣。家裡的食物一起分享,晚飯一起用膳。

不知她何來的壓力,需要發洩時,總找著我。姐姐是隻小辣椒,惹不得;我是頭小綿羊,被欺負總不哼半聲。家傭一有什麼不滿時,晚上我會當災。她常常拿木梳子大力敲打我的頭,很痛很痛,我痛得默默流淚,因為哭出聲又會被打。

記得有一次,媽媽的友人來了,找我談天。那天客廳只有她和我,她問我工人待我如何,我本來不肯講。後來,她說無論如何也會為我保守秘密,我不虞有詐,便說了真相,小時候多天真﹗那天晚上,家傭在麻雀房出來,媽召我進房,問我下午說過的話。後來,她覺得我是貪玩胡說,身上又沒有傷痕,便著我以後不能亂說話。

那晚回房,我被狠狠打了一頓。

直至現在,我摸摸自己的頭頂在左邊的位置,比右邊的凸起,按下去,就感到那時候被打的痛。

我心裡一直想:請相信我。

星期二, 7月 28, 2009

沒有汁的蒜蓉汁雞扒?﹗

因為有幾位駕車上班的同事,我們間中會離開學校用午膳。早幾天,我們去了西貢的蘇珊娜餐廳。同事說有兩間,聽說是兩兄弟開的,所以兩間的質素都有點不同。至於哪一間好些,我不知道。又,因為我是地理盲,所以我不懂說明如果分辨兩間餐廳的位置。總之,它們就在彼此的對面。

餐廳不大,有一個長長的bar,店員在裡面調製飲品,也有好些酒。有點像一間舊式餐廳,紅色桌布,每個位置有一塊食物膠墊,有些黑白格子和花的圖案。輕聲的播著一些老英文歌,有一丁點、只是一丁點暗。

坐了不久,送上多士。這裡不是吃餐包,而是吃多士,十分香脆。牛油已滲在麵包內,感覺不太膩,剛剛好。

然後是餐湯,我選忌廉湯,味道尚可,個人不感到很特別。他們說這裡的湯很美味,可能是指羅宋湯,比以往是稀了點,但仍是材料、味道十足。有機會要再試。

然後是我點的主菜了,我點了蒜蓉汁雞扒配薯菜。上菜時,大家都呆了說:走汁?對,在一塊很厚的雞扒上,有滿滿兩匙蒜蓉。我把它塗滿整塊雞扒,仍舊是很多很多的樣子。我吃下去,連同好些蒜蓉,雞扒頗滑,蒜蓉香得很﹗我想要用牛油煮的,煮熟了,一點我很害怕的辛辣都沒有,但有很多油﹗吃完一整塊雞扒,還有好些蒜蓉留下來。

另外,配的薯菜認真誇張,多到不行。薯條炸得很好,脆脆的,但又不會炸得過久。菜是我最愛的西蘭花,還要有很。多。很。多。西蘭花很美味,煮的時候有獻汁的,一流﹗我很快便吃光所有菜。

這裡的食物分量頗多,連餐飲的杯子也比一般餐廳大一些。要吃光所有食物真的……要捧著肚子走呢﹗

間中一次往外走走不錯,連同分擔停車場費用,這頓飯$47元(5元是停車場費)。不過,我還是奉行慳家主義,以後要節儉些,外出還是間中一次便好。

星期一, 7月 27, 2009

一人多戶

你有多少個msn account?你有多少個facebook account?

我各有一個。

早前和一位同事交換了msn,想著問起事情比較方便,又可以多了解,反正就在電腦旁。後來,我發現該同事很少上網,也不以為然。今天吃午飯時談起,我說同事們都不像我,沒有人是addicted to internet,他才道他一直有多個msn accounts和facebook accounts,甚至電話號碼。我問他為何要這麼多戶口,他說是為不同圈子的人而開的。

人是複雜的,有多面的,我願意向所有人展示我的多面。當然,人有時真的不自覺在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展現不同的自己;然而,刻意營造的,又或刻意避免展現自己某些面向,卻讓人多麼的不適意。 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價值觀和選擇。最後,我刪除了這人的msn,因為我感受不到他的心。

人是複雜的,我卻越來越單純(愚笨?頑固?幼稚?)。

星期日, 7月 26, 2009

全英memo

我不在辦公室的時候,根本無人懂得填這表格。
當我在辦公室的時候,根本無人需要填這表格。

星期六, 7月 25, 2009

更好的選擇 vs 承諾 (二)

很少寫這類題材的文章,因為我是無腦的,哈哈。事緣有一次懷疑自己變成牙簽,又幾乎被人爽約,引發我想到這個題材,頗有意思,有點像「人生交叉點」之類吧,所以決定試試以個案形式書寫。


匿名先生/小姐問:「甚麼是更好的選擇?」也是的,這個很含糊。然而,對我來說,就是清楚不過的含糊。人是很奇怪的生物,有著說不出來的情感。舉例說,jenny覺得albert給她心如鹿撞的感覺,而她意識又好、潛意識又好,比較偏向想與這種人親近,對她來說便是更好的選擇。而原因,可能不明,又或是一句「因為我鍾意佢多D囉」。

關於承諾,於很多人而言,由於心裡比較渴望與albert約會,自然會浮起不如爽vincent的約了事。於我而言,則承諾較為重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最害怕失落失望的感覺,有時我寧願別人別給我希望,也不要約了我,讓我期待著,然後落空。這非只套用在愛情,簡單如朋友的約會,也會讓我滿心期待,我討厭期望落空,自然也不想別人期望落空。除非對方萬不得已,有合理解釋,我自當體諒。正如我也因為好友失戀,情緒低落,需要人支援,我只好萬分歉意地解釋,盼望得到原諒。亦因這個原故,影響太大的承諾我總不敢誇口答允,亦不會問伴侶會否愛我一生一世。

關於更好的選擇,想不到大家這麼快到了選定一個人或拍散拖的階段。好了,說甚麼承諾更重要,這是否代表我放棄自己期待的人或約會呢?非也。小瓶子的意見說中我一半的心意,我同時會願意對albert表達我希望與他見面,以至會喜歡和他見面的心意。這樣不很好嗎?另一個考慮點是,心如鹿撞的感覺很容易令人迷惑,改約日子,既不會失vincent的約,感受一下和vincent的相處,又可以在時間冷河中沖一沖,再想想自己的感受,應該更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吧。至於是否拍拖,似乎言之尚早吧。

這樣的寫了一篇,很理性似的,但大部分人總受感情左右,答案有時在我們的心,避過腦袋的追捕,就走出來了。

星期五, 7月 24, 2009

天上的鯨魚

20090722 @iphone

你有多久沒發現雲的可愛?

星期四, 7月 23, 2009

更好的選擇 vs 承諾

有多少人會為更好的選擇而放棄承諾呢?可能有很多。

單身的jenny最近認識了兩個有可能發展的異性,vincent和albert。有一天,vincent約jenny看電影,jenny想著反正周末晚上沒事做,就答應了。同時,就在周末的中午,jenny收到albert的來電,即興地約她用晚膳。

本來,jenny是答應了約會vincent。可是,這下jenny可心亂了。心底裡,jenny的確喜歡和vincent相處,他的平和總讓jenny覺得很舒服;然而,albert又予jenny心如鹿撞的感覺。她這下子實在忐忑,vincent總有意無意的約會她,而她和albert則較少見面,一來albert少約她,二來兩人的時間似乎較難配合。

哎,機會難逢,jenny害怕謝絕了這次約會,會失去一個機會。然而,她本來答應了和vincent看電影,因為這麼原故而爽約,又實在於理不合。

假如兩個約會只能選一個,如果你是jenny,你會怎選?

星期三, 7月 22, 2009

超級巨聲

星期日看了超級巨聲,劣評如潮,但我又未至於覺得不值一看,散記感想。

+ 開首合唱還不差,但為什麼有些人可以solo,有些不可以?有什麼準則的呢?
+ 100人的佈景板,我覺得其餘70人真的幾灰。
+ 評判方面,實在有欠份量,除了伍樂城和Eric Kwok,其餘的人真的能勝任評判?我不是否定他們的能力,而是我真的不清楚他們的實力。與星光大道相比,似乎評判真的差得遠了點。
+ 評判的評語精簡得嚇人,聽完都幾乎不明白。
+ 古巨基講了幾次:音調有問題。除了舉過一次例,都講不出什麼實質的評語。
+ 謝安琪的評語是:很高興你選了廣東歌,因為廣東歌無論在編曲填詞都比英文和國語歌難。可是,到達演繹者的表現如何?她沒有說到。
+ 孖生兄弟參賽者,弟弟外貌比哥哥討好得多。
+ 11歲的妹妹,我覺得用show off來批評未必如實,雖然很有可能,哈哈。她完全不能表現出愛唱歌、享受唱歌的感覺,只像一個臭寸的0靚妹。
+ 幾乎是越唱得好,樣子便越抱歉。
+ 這個節目似一個特輯多於一個歌唱比賽,難免令人失望。希望往後的比賽能多聽參賽者唱歌,又,如果可以每集(或每幾集)請一位特別有份量的評判客席,我覺得會好看一點。

聽說atv的亞洲星光大道有肥媽和劉以達當評判,下星期有機會看看。

星期二, 7月 21, 2009

甜品奇遇之與美女共享綿綿冰

剛過去的星期六,約了兩位久久未到過元朗的友共晉午餐。我們本來只打算到勝利牛丸吃東西,吃罷mr. j 嚷著要吃綿綿冰。於是,在三十度高溫下,我們步行至綿綿冰店子去。就這樣,造就了這天(mr.j)的甜品奇遇。

美女:呢個係蜜瓜綿綿冰,就等我地一齊黎試下丫。
mr.j :(口水在心中流,但故作含蓄)好啊。
美女:等我又試下先。
mr.j:(心中默唸:目不斜視目不斜視……x n次)

美女:你覺得呢個味道點啊?好唔好味啊?
mr.j:口感有d似雪糕……(你好味d……)

美女:好涼啊﹗
mr.j:嘿嘿……嘿嘿,好涼啊﹗透心涼﹗

我們在店子裡遇到《蘋果日報》的人做訪問,同行的v和j 都被看上了,成為受訪者。在j受訪時,v立即取出相機拍啊拍,捕捉mr.j 最美的時光。聽說星期三副刊會出,網上還會有錄像片段呢,大家可以留意一下。

又,看看mr.j的左手,一直沒有放下來啊﹗太緊張了﹗

又,以上對白純為設計對白。

星期一, 7月 20, 2009

幾時返黎食飯?

因為轉職,連帶搬走。在申請工作後,已和家人談過,將來有機會搬走。

後來,知道有offer了,立即告訴爸媽。

爸第一句說:咁你幾時回來吃飯?
c:都未知安排架。
爸:咁你第時即係幾時回來吃飯?
c:要等返工先知。

晚飯時……
爸:咁你幾時返黎食飯啊?
c:仲未知啊,要就啦。
爸:你第時一定好少機會返黎喇,好似以前住宿咁。

第二天早上,我到樓下去。
爸:咁你搬左,幾時返黎食飯?
c:真係要等返工先知啊。
爸:你第時實好少返黎食飯啦。
c:盡量就啦,一個星期至少都返一日啦。
爸:第時實好少返黎喇你。

兩天的對話是loop死了的,但我真感受到爸爸含蓄的愛。

星期日, 7月 19, 2009

20090715 @iphone

以為紊亂
多麼想假裝混亂
惱人的電話聲久久未聽
便開始懷念
不言自明
不攻自破
卻那麼的想
那麼的想說破了
讓晴朗的天空更晴朗
或晦暗

星期六, 7月 18, 2009

辦公室外的景致

15072009 @iphone
今天天氣很好(但極熱),天很藍,陽光很猛。
在辦公室向外看,便是這個景色。一片樹擋著視線,只看到像一個小湖的海水。
真想燒了那堆樹呢,但這麼嫩綠,又叫我怎捨得?

星期五, 7月 17, 2009

合寫

一直喜歡寫作,自知寫得不好,只為興趣,也為抒發情感。


沒想到,在這裡一寫便是2年多。這裡成了我的秘密花園,讓我近乎毫不忌諱地說出感受,更讓我得到不少真摯的友誼。

好了,我不是像要封筆,便像在說身後事。事實是兩者皆非,早陣子反而多了兩個網誌,都是和人合寫的。這份感動,實在非筆墨能形容。

我的第二個網誌「心:Cc」,對我來說,定位很清晰。某程度上,那是我的一扇窗,隨時為我而開窗;那是我的告解室,24小時為我服務。自從我不再寫信給R,她總關心我,愛我,為我分憂。而且,讓我愛寵若驚,就是C+。這個聰慧女子,和笨笨的我很不同,總讓我思考更多,或得到寛慰。

我的第三個網誌「一塊詩憶飛散時」,和另外兩位blogger合寫,實屬難得。從來自覺文字乏味,想不到再有人找我合寫。起初我是有點困惑的,第三個網誌,我要寫什麼?以後寫作場地的定位如何?後來總算想好了,一題三寫,就算是寫作實驗。很抱歉的說,我們還是個大孩子,想法還是模模糊糊。這實在是個好玩的提議,就讓我們玩下去,讓我們用文字感受大家。

有機會你們也來看看啊,留言給我!哈哈!我很膚淺的,如果渴望收到留言是膚淺的話。

星期四, 7月 16, 2009

優質港男

昨天友邀請我參與飯聚(犯罪?),因我本身有約會,所以便推說不行。

友:哎,還打算介紹位優質港男予你認識。
c:那真慘。
友:很難得的啊,想著介紹給你,推掉那個約會吧。
c:不能呢,約了幾位舊同事慶祝生日,下次吧。
c:有幾優質呢?
友:樣子不差,26、27,在某上巿飲品公司做senior marketing。
友:不煙不酒,乖仔,骨子裡是個電車男。
c:什麼是骨子裡是個電車男?
友:即是會蒲會落bar,但其實趣是砌高達模型和睡覺。
c:啊,原來如此。
友:分手回復中。
c:那等他回復一下先吧。
友:很快會被人要了啊,要把握機會啊。

我對港男港女這些標示,只拿來開玩笑,就是搞不懂那些意思,更遑論優質了。不過我開始想,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而我想要的,我又能否得到?又或者根本不用談什麼得到得不到?

星期三, 7月 15, 2009

蒜蓉多士以外的驚喜


第一次去意粉屋,印象中是近年的事。意粉屋就是和pizza hut同類的吧,至少在我心中是這樣。不過,意粉屋的選擇似乎較多,pizza hut我幾乎只喜歡吃至尊批,但意粉屋有幾道食物還不錯。

意粉屋最讓我深刻的是蒜蓉多士,十分香口,脆脆的,每次必點。早陣子和兩位友到雅蘭意粉屋用晚膳,等著其間,看看餐牌,發有新菜式,確實名字倒忘記了,像是什麼蜜汁豬肋骨配薯條和凱撒沙律。侍應很細心地問我們要不要先切開,不過很奇怪地,他是端上前再問,然後又拿去切。

菜真的端上來後,大家分著吃。薯條很一般,凱撒沙律不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補充一下,我深信美味的凱撒沙律能令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讓我以為想著要去再吃。說回正題,豬肋骨的肉不少,雖不至鎖著肉汁,但咬下去卻十分鮮嫩。感覺就像吃了自己燒的超水準蜜糖豬肋骨,你大概會說,燒烤啊?即是人人都能弄啦。不,我指的是由自己製作而又超水準的豬肋骨,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感。蘸了那汁,甜而不膩,美味美味。

希望有機會再吃。

星期二, 7月 14, 2009

沿路風光


近日陽光很猛,總不想外出。現在每天走向辦公室,都是沿著海走。雖然離海邊仍有一段距離,但感覺還真不錯,有山有水,藍天白雲,如間中有陣陣微風,感覺便更好了。我想,我不會看厭這片海。

星期六, 7月 11, 2009

入定 vs 靈修

與友t 談起工作間的阿姐。

c:我入到去,竟然見到佢0向度靈修緊囉。

t:你入定。

c:下?

t:你用你既元神同佢既靈性搏過。

c:哈哈哈哈﹗

星期五, 7月 10, 2009

有趣友善的同事

才上班兩天,兩天都和同事吃午飯,感覺很好。雖然我們在工作期間幾乎不會見面,但大家通常會一起吃午飯,胡扯一番,簡直是一天最快樂的時光。其中兩位同事很會搞笑,一頓飯除了吃,就是吃吃大笑。

今天午飯其間,我們繼續胡扯。

同事1:今日係小暑,真係熱到死。
同事大:咁小暑要食d咩?
同事1:冬瓜囉。
同事大:唔係喎,唔係大暑先食冬瓜架咩?
同事1:咪一樣……
同事大:唔係喎……
同事1:哎,是但啦,大暑食大冬瓜,小暑食小冬瓜囉,得未?

……講起小朋友……
c:我細細佬細個試過報警,話「警察姐姐,好悶啊,可唔可以陪我傾計」。
同事高:嘩,應該俾人告架喎,獨留子女在家。

……
同事大:啊,話時話,我在rm xxx時都報過一次警。
同事高、同事1:(分別怒吼及痛苦地扮報警情況)我好熱啊﹗快d黎救我﹗

……
同事3:我果次真係嬲到震囉,發生左咩事唔緊要,佢叫我做阿叔囉,我真係……﹗
同事1:(對同事高)喂,有冇人叫你叔叔架?
同事高:咁又無。
同事1:我早幾年開始有啦。
同事大:通常d細路見到我,熟果d都知要叫我哥哥架喇。唔記得果d,一叫叔叔,我即刻望實佢講「叫多次」。
c:咁人會老,係正常架嘛。
同事大:所以我越來越唔鍾意d細路。
同事1:(悲慘狀)d細路係無罪架﹗係你自己老左之嘛……至多佢地叫「哥……哥……哥斯拉」啦。

+++
同事知道我住得遠,都說叫我坐shuttle bus,說有一架到我居住的區域。4時多,同事致電給我,說她去坐車,說著要帶我去。5時多,收件時間,收到另一個同事在網上找到的shuttle bus路程及時間資料。真。窩。心。

雖然最後發現沒車到我居住的地區,但仍找到較近的車,真好,全賴同事的關顧。又,這裡極支持員工準時放工,因為一不準時,便極有可能錯過shuttle bus,一秒都不能﹗否則,就像我今天,急步到幾乎心臟病發。

星期四, 7月 09, 2009

honey honey

honey honey - 孫燕姿
+++

細細咀嚼一夜軟語
細碎細碎
在缺氧時拿來拼合
彼此已明瞭
這是最適合不過的距離
你就是會笑話我
我就是知道我在你心裡

星期三, 7月 08, 2009

相投

曾經,和前男友看電戲,我駐足看《傲慢與偏見》的海報。他上前,只道:你唔使旨意我會同你睇呢d戲啊﹗便逕自往影院走。那時候,心頭像被針一扎,為甚麼會這樣?

有人說,投其所好是愛的應有表現。而很多人在追求仰慕的人時,亦便這樣。比方說,有人知道我唸文學,追求我時便會仿文藝腔的發我短訊。對,是「仿文藝腔」。也曾經有友介紹朋友予我認識,不斷鼓勵我說些足球話題,因為那男生熱愛足球。如果不抗拒還好,算是多認識世界;如若抗拒,那又算是甚麼?

予我而言,投其所好是一個探知了解的過程。我很希望了解對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興趣,對了解的事情有何看法。我喜歡感受他人的生活。僅此而已。如果話題引起我的興趣,我自會繼續探尋;如不,我就不會硬要投其所好。每個人也是自由的,即使兩個人在一起,可以有各自的興趣。在追尋各自的興趣之餘,仍能愛著對方,和對方在一起,那不是更美好嗎?如果硬要每刻黏在一起,迫著做對方喜歡做的事情,反而叫我受不了。這不單是浪費自己的時間,也影響對方享樂時的質素。

你大可不和我看《傲慢與偏見》,我願意找想看的,一起享受美好的時光。不過,下次可以改為「呢套戲我唔係太岩睇,你如果想睇既,不如搵其他朋友睇啦」,哈哈﹗那一針,只關乎語言的藝術。

星期二, 7月 07, 2009

分享:頗發人深省的一段話

  「在知識中能找到智慧,又或能改變性格與改善修養,罵莎朗史東,就不會以脫星來攻擊她。脫星有甚麼可恥?有修養有理有節的評論,該就她英語發言的內容口氣及身體語言出發,彈藥要對準一段發言的正誤;作人身攻擊指她也會有報應,也難逃被指為憤青到糞青,難逃這種劣根性,即使道理可能在己,也與對方同歸於盡。」

節錄自林夕《就算天空在深》,〈為醜陋解釋解讀及解毒〉。

頗發人深省的一段話。

星期一, 7月 06, 2009

網內網外

網內的一扇窗
與駐足的旅人對望
一會
一切清楚不過

星期日, 7月 05, 2009

悲哀嘉年華

人人參與嘉年華
遊戲攤位埋藏著的圈套
迷失的人裝清醒
或自以為清醒?
清醒的人有多少?
有多少清醒的人在嘉年華完結後
繼續歡欣?
如果只是一個會被遺忘的嘉年華
我們應為燦爛一時的煙花歡呼到何時?

星期六, 7月 04, 2009

口述網誌一篇

與幾位友共聚,吃糖水其間,談起寫blog。

s問:你平常會寫什麼?

未待我回答,搞笑的s已即席以口代筆,虛構我的網誌內容:

s口述網誌如下:

今天早上起來,
天氣很冷。
今天下午吃了鹹牛肉通粉,
味道很鹹。

之後還有很多句,但已夠我們笑死了,十分無聊啊﹗

話說回頭,其實我沒怎樣回顧過自己寫什麼,我沒什麼獨特風格,愛寫便寫。這陣子不知何故,沒太多心思下筆,所以也少寫了。

星期五, 7月 03, 2009

你說我說

你說
時間不對的話很慘

我說
我們就是時間不對

記於想你的29.06.09 2330

星期四, 7月 02, 2009

但願之二

但願懂得愛人的和渴望愛的人一樣多。

得閒。說話。

「得閒飲茶」式的說話
甚至承諾
我並不稀罕

星期三, 7月 01, 2009

美麗的錯誤

突然想到這首詩。

甚麼是錯誤?
天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