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29, 2009

movenpick對冰箱細訴

天黑黑
快樂過後
我不快樂

造夢以後
只是場夢

問題纏繞著我
永遠只是問題

偷吃雪糕的孩子
只會有口難言

我真的......

或許
這才是讓我難以投入的因由

我偏要走出去
即使承受著
等待融化如沙漏

來告訴我
你的故事
好嗎
你願意嗎

星期四, 8月 27, 2009

無題

一束水銀傾瀉
我掙脫出軀殼
血在流
抑或封存
我們都不懂

我張開嘴
閉上眼
說了一堆無聲的
無意義的問句

溫度濕度如煙
細聽我的心跳
細察我的靦覥
感受我的莽撞
我只是一隻
不怕外傷的小鹿

為什麼
你不牽著我走

星期三, 8月 26, 2009

放生

無論如何,可以給人一條生路,給人一個小小的喘息空間嗎?
名人的另一半,即使喪親也要被追訪嗎?也要心甘命抵嗎?
難道好奇心代表一切?
為了銷路,可以把別人的感受拋諸腦後。
或許,這個世界本來如此。
然後,這真的很醜陋。

星期二, 8月 25, 2009

遙遠的

周末上了其中一位中同的家,其餘兩位友張羅食物,我下車後先上友的家。

步進友的家等待,看著她的結婚照,想到高考時代,我們四個是最親近的友。那時四個女生沒事便空想閒聊,當時想著我們四人誰會先嫁人呢?沒想到現在已有一個出嫁,時間不會偏頗任何人,只管往前有規律的走呀走。

突然,我再次感到,自己距離所有人事物都很遙遠,像個坐在最後排的觀眾,可是全院只餘下我一人,伸手不見五指,卻想抓緊空氣,多無力。怎麼世界這麼陌生?還是我太陌生?

星期一, 8月 24, 2009

失敗作?﹗


在工作間找到朋友實屬難得,故此,友要搞house warming,我便幫忙預備食物。

之前一天,買來的易潔鑊終於送到,但未買餐具,故沒有很大的碗,只能拿一個最大膠盒和用麵煲分別地醃雞翼。醃好後待著半小時,然後才開始煮。先煎雞翼,我覺得可以再煎得脆一點。久久未下廚,而且第一次煮這麼多雞翼,心情十分緊張。媽媽把小半枝紹酒給我,我便弄我最愛的酒煮雞翼。另外,媽給我一小盒蒜蓉和炸蒜碎,都想著可以用。

先下點蒜蓉炒香,是噗鼻的香,很喜歡嗅,然後再下之前煎熟了表面的雞翼。炒得均勻後,再下了酒和水。最失策是我下了太多酒,所以水也下得多,變了太多汁。最後,我怕太稀,便下了不少生粉水。最後再加點炸蒜碎炒勻。

吃著也算不錯,但即使下了點雞粉醃製,仍有點冰鮮雞翼味。另一位友在ot,自告奮勇的拿了一盒本來已打算留給她的雞翼到她的工作間。她說味道好,我心裡高興,因為覺得她不是騙我的啦。

怎料,到第二天,拿雞翼到友的家,用焗爐翻熱後便出事。汁變得更稠,有一位同事說他吃到生粉味。唉,我的酒煮雞翼變了生粉雞翼。我想,如果不是用焗爐翻熱,效果應該不會那麼差。另外,下次下酒時不要下這麼多,感覺有點浪費了。

最後,30多隻雞翼吃剩10隻左右吧。還好啦,吃了2/3,其實我吃了2隻啊。

我不會被打沉的,我會再努力﹗

星期日, 8月 23, 2009

真心意

人越大,遇到的人越多。一樣米養百樣人,實在不得不認同這老掉牙的話。

人不可能是個體,為心的需要好,為口的需要好要生存便是接觸不同的人。如何在百樣人的社會中好好的待,實在是件不簡單的事。過往總覺得自己算是個平易近人的人,和不同人相處也實在不差。後來時間久了,遇到和自己合不來的人,心裡由極難過,到後來想通了點,就是感覺到……也不過如此吧。

我們總有方法讓自己過得好,只看自己的心態。有一種人總會讓自己得到好處,在不同的場合,他們太會演討人喜歡的角色,於是被人喚作「世界仔/女」。其實世界仔/女沒什麼不好,如果為了最終的結果,過程不開心也做的話,當然不好;但如果過程中沒什麼負面感覺,而又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這實在不差,逗得別人高興,自己也快快樂樂的。可是,最極致的一種人是,為了巴結而違心的說三道四,實在不該,也十分可恥。

我發現,我越長大,越感到難以違心。

因為靜默,10月的當值表中,其中兩天公眾假期都由我當值……-.-"

星期六, 8月 22, 2009


儘管屏息靜氣
逃不過
呼吸的起伏
伴著思緒
一夜輕柔的話


只是一場夢吧
總悄悄如花瓣隨風飄到遠方
捉不及

星期三, 8月 19, 2009

知道。不知道。

警察:你以為沒有人會知道你殺了人嗎?
殺人犯:對!我以為沒有人會知道。
警察:沒人有知道便可以殺人嗎?

類近事件每天都在發生。

星期日, 8月 16, 2009

腫瘤?﹗

20090815 @iphone

會不會太了一點點?
實實的一個髮髻,真的很多頭髮啊﹗
哈哈哈﹗

星期六, 8月 15, 2009

姐弟

在當值晚上,吃完東西便看電視。電視播著《烈火雄心3》,竟看得我落下淚來。

不大喜歡看胡杏兒的濱出,就是一副「囧」樣嘛(哈,像說髒話),讓人直想關電視。話說胡杏兒和鄭嘉穎結不成婚,不開心地坐在房中,她的弟妹拿著熱的檸蜜給她。妹妹說,姐姐如何想找人談天,半夜也叫醒她;弟弟說,姐姐想到哪,他都願著陪伴。

這一幕,我感動得落淚,真的很漂亮。

我的姐姐脾氣差,從前常發脾氣;我的兩位弟弟,一個年少反叛,搬了出去也很少聯絡;一個和我年距甚遠,還是在學階段,不怎麼會談心事。

然而,我慶幸我也有感動過的時刻。我知道,我們多麼的愛大家。我們是一家人。

星期五, 8月 14, 2009

繁華中的點綴


到過台灣(或台北吧)的朋友,印象頗深刻的,除了美食,大概是處處可感受到的文化氣息。

我只到過台北一次,在捷運站中的小型音樂會、地下街的書攤,以致在某個角落好好存活著的小店,都教人感到愜意。就像荒島中一個又一個綠州,為已奔波勞累不堪的人注入能量,清爽上路。那時候總會想,如果香港也能這樣,你說有多好呢?到處有一種可以好好生活的狀態,讓人停步,讓人喘息,讓人思考。

這幾天心情不佳,但仍張羅著搬家的東西。昨晚在彩虹地鐵站轉車,見到這三個肥版天鵝湖,不禁駐足。空間一直都在,很難得地終於願意花在藝術品上。我想起小學時的60周年校慶,老師請上午班的一班肥仔穿芭蕾舞裙,演出Q版天鵝湖,真的很有趣。

在意志消沉的時候,得著思考的空間,得著回憶的空間,簡直是繁華中的點綴,讓人重燃半點希望。

星期三, 8月 12, 2009

可以不說的話


我們的距離再遠
都不及心那麼遠
虛假的
我不問
你也別說
真的夠了
用火酒給我消毒
很痛

無用

我覺得自己好無用。

完。

我不想你看得懂

我不想你聽明白
那個不符合你的我

洋蔥片片撕落
只有讓人記恨的淚
撕光了
一片不剩
我那麼的害怕你曉得
那麼的害怕

你遠飛如雁
我只好保留暖風

星期二, 8月 11, 2009

中心

人人沉醉在黃金四角
遺忘了
中心的美好


星期一, 8月 10, 2009

煙火

20090731 @iphone


抽身
隔岸觀火
從來只是願望
火已燒著心房
帶半點笑
欣賞光芒

星期六, 8月 08, 2009

獨立體驗

早陣子有機上參加一些training,參與者包括好些剛畢業的新同事。


由於training主要為訓練他們而設,在自我介紹環節中,教授要求他們談談過往有沒有living-learning的經驗。席間不少在外國升學的指在獨立生活的體驗中獲益良多,指香港學生完全不懂照顧自己,在外國生活讓他們學會自行料理家務,照顧自己。更甚者,有兩位同學提到自己學會洗廁所。

環節完了後,教授打趣說,學洗廁所在香港學也可以啊。

或許,他們所學的就在心中,自己仍未能意識或言說,但願如此。否則,實在浪費了海外升學的時光了。

撇除這個,我看到的是媚外的心態。曾到海外留學便以為自己與別不同,比別人視野廣闊,處處流露不屑,實在無知。我相信真正視野廣闊的人,是有胸襟的。

+++
又,近日開始真正的忙搬家的事,頗心煩。

要找搬屋公司的車,十分昂貴。沒法子,要運大床褥、洗衣機、電視機、防潮箱、衣物、書本等。剛巧遇著星期六要當值,不能回家收拾,變得十分匆忙。

另外,因為資金有限,就上網看看二手傢俱,有時看到合意的,趕不上便給人買了。看到合意的便相約上門看,然後又得處理運載問題。

然而,正面點看,不少好事情在我身上發生:
1. 雖然沙發被買,但我可先暫用上司替我找來的沙發,再慢慢看。
2. 看了一個不錯的電視櫃,300大元,還找到小學同學幫我運載。
3. 星期二約好了看書櫃,一大一小的,只是400元,原價約850。
4. 友說要把他的5.1 hi-fi送我,又找到朋友幫忙運送。
5. 舅母的媽媽送我床褥和洗衣機。
6. 好些友說來幫我搬家。

我是幸福的。

星期五, 8月 07, 2009

壓軸出場

大概想
也沒心思想

是想 不想

實情
在優次上
一切如常

歡慰此乃壓軸出場
唯恐未及現身 已完場
已離場
嗟嘆長

星期四, 8月 06, 2009

中英夾雜

新工作給我其中一個感受是:這裡幾乎沒有人能只用廣東話講完整句說話。


我們的中文詞彙真的如此貧乏嗎?

星期三, 8月 05, 2009

看不清

20090802 @iphone

隱隱約約
有人喜歡
有人恐懼
你是哪種?

星期二, 8月 04, 2009

彩虹

20090801 @iphone

這個世界原是很簡單
只要你願意尋找
合上眼
也可見到彩虹

星期一, 8月 03, 2009

自助餐上

吃自助餐未至於可見人生百態,但總有機會見到人的貪念和自私。


瘋狂愛吃蟹腳的Z 吃過某酒店的腳蟹後,大為讚嘆,當想著要再取時,已被取光。他深心不忿,一直站著坐不下來,在食物前踱步,直接用手拿盤上的蝦片來吃。

後來,廚師拿著蟹腳出來,他立即緊隨其後,拿了4杯。

我打趣說:一隻手最多應該可以拿3杯呢!
Z:我們不可以這麼自私的嘛,要留給其他人,要為別人想想嘛!
(只拿4杯,真為人著想喎!)

火速吃完4杯後,Z又想出發取蟹腳。因為蟹腳太受歡迎,當然,又被取光了。Z繼續站著走來走去,像等著蟹腳來醫絕症。第三輪蟹腳出來了,他拿了6杯。

Z:真多餘,別用杯嘛,又要洗,要弄花時間處理。

我心想,如果不用杯,我怕你半盤直掃進自己的碟子呢!

自助餐場地,真是好一個社會縮影呢!

星期日, 8月 02, 2009

間歇性情緒低落

又經歷情緒低落期了,真不明所以。或許是我道行不夠,否則怎麼會這樣呢?

我思考情緒低落的原因,可能是很雜亂的,但起碼心裡有點點明白,找著點痕跡。

然而,有時找得著痕跡也徒然,因為我們根本不能做什麼。

能改變的,大概只是自己的一念。

星期六, 8月 01, 2009

最牢不可破的隱形屏障

這個月,認識了好些自我保護意識極強的人。有兩種情況會因而出現:

情況一:不願意透露丁點關於個人的資料和事情,很普通的事情都顯得很隱晦。他們亦幾乎對別人的事毫無興趣,可揶諭的除外。舉例如下:

c:咦,你住邊區架?
d:好近。
c:……哦。

d:b和c今日不和我們吃飯呢,兩個人一定有古怪。
e:嘿嘿……
d、e、f、g:blah blah blah
但從來無人問及b和c不與他們用膳的真正原因。

情況二:事不關己,一定要己不勞心,以免招惹麻煩。而且,要盡量配及上司,例如上司揶諭他人時,要加以配合,成為一個和上司較親近的人。至少,要死的第一個不會是他。他們不是刻意要巴結,他們也是善心的,只是實在太害怕負面事情發生在自己頭上,故才有這種表現。

我想,雖然他們建起了似乎最牢不可破的隱形屏障,但他們的肉身卻脆弱不堪。是受過太多傷害嗎?

從前,人類衣不蔽體;後來,為了保護身體,避免受傷和抵冷,所以東西遮蓋身體;再後來,我們覺得露出身體重要部位是可恥的事……直至現在,人類開始慢慢為自己的心穿衣服。這,會慢慢演變成自然的事嗎?

原來,對很多人來說,打開心扉是多麼困難的一回事。